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三二节 凄凉的青春

时间:2018-04-21作者:黑天魔神

    ,!

    话说得很自然,好像市府领导是他儿子,伸手要钱天经地义。

    朱成恐惧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你们……你们不要去……真的……别去了。”

    虽然没有证据,但直觉告诉朱成,一旦村民们去了市里,事情极有可能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直接朝着最糟糕的方向转变。

    在过水村这一亩三分地里,的确是“团结就是力量”。警察为什么进不来?当然是因为全村人一起上阵,共同藏匿犯人,共同毁灭证据。别说警察找不到人,就算他们有本事把人带走,也不会从村民这里的到任何帮助。只要熬过法律规定的拘押时间,一切都会恢复原状。

    这样做,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不能把全村所有人当做目标。上百人藏匿一个人很简单,可如果换了是上百人同时犯法,警方介入的规模就会增加。到时候,单独拘押讯问,只要其中有一个人松口,对于整个过水村,就是山崩地裂般的灾难。

    安安稳稳呆在村里不好吗?为什么非要冲到市里,叫嚣着什么“找领导要钱。”

    你们以为自己是谁?

    具体的道理朱成讲不出来,他也知道无论说什么村民都不会相信。自己只是被他们摆在明面上的傀儡,村里真正掌权的人,是朱胜京,是那些一个个鬼迷心窍,作恶多端,手上直接或间接沾染了鲜血的老人。

    可即便是朱胜京,也无法压住这件事情。

    每家每户好几百万啊!这个数字足以令人疯狂,甚至做出极其可怕的事情来。现在可不是特殊年代,以“革1命”为借口根本无法笼络人心。每双眼珠子都在盯着钱,不要说是一下子没了几百万,哪怕是你动了我的一分一厘,也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乡里每年安排的普法教育没有收到效果。这些人只认钱,不知道什么叫做“法律”。

    颤抖扩展到了朱成全身。他站在那里瑟瑟发抖,语调带上了明显的哭音。

    “求求你们不要去,真的不要去。”

    “征地费没了就没了,钱以后还可以再赚,机会多得是。”

    “不要去……你们真的不能去啊!”

    杂乱的脚步,热情高涨的怒吼,亢奋激昂的神情,甚至有人起了个头,大家一起高唱着《团结就是力量》,迈着足以踏破大地,震撼山脉的脚步,从苦苦哀求的朱成身边走过,留下一阵漫天飞扬的尘土。

    ……

    谢浩然是从王利丰打来的电话里,得知整个事情后续。

    好几百人在市府门口叫嚣,无论在任何城市都会引起掌权者注意。

    追究原因,很自然的引出了三环公路变更计划。王利丰这个直接责任人也浮出水面,出现在掌权者面前。

    他直言不讳:是自己让出了部分利益,说动公路投资方修改计划,不再把过水村纳入征地范围。

    至于为什么……王利丰让人把罗伟昌和冯元泰送进警察局,交出了那些供述录音。同时递交过去的,还有厚达几十页的“分析报告”。内容有些复杂,是王利丰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详细叙述了当时在棋盘山下救下癫痫孩子的全过程。很多东西都是以猜测的观点写进去,没有证据。如果换在平时,警方肯定不会对这种毫无根据的东西加以重视。然而过水村民集体上访,而且提出各种无理的非分要求,已经给市府领导留下了恶劣印象。王利丰交游圈子广阔,对于这种能够说动主要出资方的人,市府方面必须给予重视……总之,种种条件累加起来,市局方面自然不可能敷衍了事。接下来,就是抽调大量警力,对整个过水村挨家挨户进行核查。

    朱胜京被抓住了。

    情况与谢浩然预计的一样,只要有一个村民在讯问的时候口吐真言,整个事情立刻发酵,变成了直接由省厅直管的重案、大案。

    谁说法律没有威严?那只是你的个人理解,也没有真正看到隐藏在和平世界里,那条无形的,维持整个社会正常运转的线。

    按下手机屏幕上的关闭通话键,谢浩然仰起头,默默注视着阳光明媚的蓝天。

    他深深感觉到身为修道者的“能力”。这在《珍渺集》上有过专门注解,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功德对道心的影响力”。

    可以作恶,可以向善,全凭一念。

    天空中漂浮的云朵正在随风改变形状。恍惚中,谢浩然仿佛看到了父亲和母亲在照片上熟悉的面孔。

    他从校长于博年那里已经知道了教育局批复跳级报告,允许自己今年参加高考的消息。

    燕京大学,我很快就会来了。

    ……

    头疼!

    头疼!

    头疼!

    戴志诚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脑袋会这么疼。从回家以后就这样,疼痛状态一直没有缓解。他想起了曹操,想起了说是曹操脑袋里“有两只螳螂在打架,只要我把你的脑袋切开,抓住螳螂,你的疼痛自然药到病除”的神医华佗。

    然后,华佗就被曹操砍了脑袋。

    柳怡霜已经不再搭理戴志诚。这让他有种天空阴暗的可怕感觉。学习什么的不重要了,身体里涌动的荷尔蒙对一个正处于青春发育期的少年来说,就是决定思维方向的基础。

    我要把谢浩然打成渣子!

    我要把谢浩然从楼顶上扔下去,摔成一堆烂肉!

    我要用刀子在谢浩然身上捅出几百个洞,让他变成世界上最可怕的人形马蜂窝!

    怨念是如此执着,戴志诚不由得想起曾经看过的那些恐怖片、战争片、动作片。电影里的主角和反派变成了自己与谢浩然。我打得很痛快,酣畅淋漓。像关爱女性的黑金刚一样把他撕成两半;像神勇零零七那样举枪轰爆敌人脑袋,然后抱着变幻成漂亮女主角的柳怡霜现场表演法式湿吻;再像《夺命食人族》那样,用刀子割开谢浩然的身体,挖出心脏,掏出肠子,挥刀削飞他的头盖骨,品尝热腾腾比豆腐还嫩的脑浆。

    谢浩然跳级成功的消息,像风儿一样传遍了整个学校。已经无法考证消息的最初源头来自哪里。戴志诚只知道,整个高一三班都沸腾了。

    有人震惊,有人欢呼,还有人对此非常冷漠,甚至说着“高一就跳级,看他以后怎么参加高考”之类酸溜溜的话。

    其他人的态度戴志诚统统可以无视。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柳怡霜身上。年轻漂亮的少女脸上充满震惊,细长白皙的手指并拢,轻轻掩住嘴唇。虽然隔着很远的距离,戴志诚都觉得自己仿佛能够听见她发出的惊呼声。

    白净细滑的面颊上飞起两道红晕。

    柳怡霜从未对别人说起过自己邀请谢浩然去家里吃饭的事情。毫无疑问,那是一种利用。但柳怡霜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效果很明显,母亲再没有给自己介绍过其他男孩。虽然在心里对谢浩然有那么一点点愧疚,却没有在柳怡霜脑海里占据太多思维空间。她仍然高傲,走路的时候仍然抬着头,挺着胸,像一只优雅的天鹅。

    可是谁能想到,本该处于下等地位的谢浩然,竟然爆出了“跳级成功”这种新闻。柳怡霜很清楚其中的难度,也明白如果换了自己,绝不可能做到。

    她脸上的红晕完全因为羞愤所导致。在戴志诚无法看透的胸腔内部,心脏正以激烈速度疯狂跳动着。

    是的,那是懊悔,还有愤怒,绝对不是戴志诚误以为的“害羞”。

    偏偏他自己就是这样认为。

    戴志诚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回的家。双腿像灌了铅,走路也没有精神。还好平时就有关起门来做作业的习惯,父母也没有在意。他们永远不会知道:儿子隔着一道薄薄的门板,正在无声地抽泣着。

    这是值得纪念的青春,必须被永远刻画在记忆深处,永远不可能被遗忘的初恋。

    谢浩然已经从最初毫不起眼的小人物,变成了对自己构成致命威胁的超级怪兽。戴志诚搜肠刮肚,忽然发现自己黔驴技穷,根本找不到任何一种可以对付谢浩然的方法。更糟糕的是,班主任罗文功因为上次的事情,对自己的印象急转直下,态度异常冰冷。

    白纸上画着一个丑陋的小人。圆脑袋,大身子,手脚朝着四个方向像树枝一样伸展。戴志诚手里拿着圆规,坚硬锐利的针尖朝着小人身上狠狠戳着。一个洞,两个洞,三个洞……很快,纸面上已是密密麻麻,布满无数的针孔。

    谢浩然很帅。

    但是戴志诚没理由把自己的敌人画成一朵花。他从小学习绘画,这方面的能力不差。

    书桌被圆规戳得发出沉闷声响,仿佛在哀叹,又仿佛是发出不甘的呐喊。泪水沿着面颊一滴滴落下,他死死咬住嘴唇,眼里全是仇恨。

    她不喜欢我。

    他抢走了我喜欢的女人。

    多么朴素的想法,多么简单的愤怒因素。

    这是起火点,也是引燃冲天火焰的信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