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三四节 只是加了一句话

时间:2018-04-21作者:黑天魔神

    ,!

    教育部三令五申,可是真正要落到实处,真的很难。

    在单位上被领导不公平对待,你可以据理力争。可如果换了同样事情发生在教你孩子的老师身上,你敢这样做吗?

    不是老子不敢动手打人,而是我儿子(女儿)还要在你班上,我只能忍气吞声。

    别的暂且不论,学籍手册期末评语你随便写上几句负面评价,以后孩子连升学择校都难。

    虽然他(她)是一坨臭狗屎,可是没办法,我必须把他(她)当做菩萨供着。过年节好处绝对不能少,三、五百块一张的家乐福沃尔玛购物卡塞过去,私加微信发给两百元红包,还要特别注明“xx老师辛苦了,祝您节日快乐。”

    教师这个群体的收入绝对不算低,尤其是班主任。

    请注意,“工资”只是“收入”的一部分。

    (老黑知道看这书的人不多,年龄层次也大小不一。我绝对没有诋毁“教师”这个职业群体的意思。任何群体都是有好人有坏人,已为父母的人对我所写内容应该深有体会。至于年轻人……等到你们结婚,有了孩子,上了学,自然就会明白。)

    戴志诚知道二班和五班的学生对他们的班主任不满。甚至还有学生私底下商量着,要找机会“好好收拾他们一顿”。

    那种事情距离戴志诚很远,他也没兴趣考虑。还好,罗文功没有丧心病狂到那种海量布置作业的程度。想到这里,戴志诚莫名其妙的又想起了谢浩然。

    作业。

    学习成绩。

    跳级。

    这些事情之间看似没有关联,戴志诚的眼睛却一直盯着电脑屏幕。大脑思维速度瞬间提升,让他产生了很多充满想象力的念头。然后抬起双手,身体在颤抖,却丝毫没能影响到动作。手指与键盘灵活接触,在那份指定下发给七十二中学的文件页面上,插进了简短的几个字。

    “指定高一三班学生谢浩然参加本次合作研究活动。”

    联系上下文,谁也看不出修改过的痕迹,语句文法也毫无问题。戴志诚迅速打开父亲在电脑上尚未关闭的qq邮箱,用力点下了“发送”键。

    他思维慎密,邮件发送结束,迅速删除了加入文件的那句话,点击保存。

    文件上规定的活动时间长达一个月。

    如果计谋得逞,学校方面真的派出谢浩然,那就意味着他整整一个月时间不能上课。

    戴志诚根本不相信什么“天才”。

    一个学期也就四个月,四分之一的时间不上课,我看你谢浩然还学个狗屁!

    跳级……哈哈哈哈!跳吧!我看你能跳多久?跳多高?

    做完这一切,戴志诚站起来,迈着略微带有颤抖的步伐,强行保持着镇定,走进餐厅,端起母亲摆在桌上的饭碗。

    “小诚,你脸色看上去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母亲对儿子很熟悉,非常关切。

    “脸色不好?”戴志诚故作惊讶的用手抹了一把脸颊:“没有啊!”

    母亲有些担忧:“是不是最近学习太累了?你平时要多注意休息。”

    大口吃饭是这个时候的最佳掩饰。戴志诚夹了一筷子鱼香肉丝,点头笑道:“好的,谢谢妈。”

    戴逸先从卫生间里走出来,舒展了一下胳膊,低头看了一眼电脑屏幕,脸上的表情有些疑惑。然后转过身朝着餐厅方向望去,声音比平时大了几分:“我说,你们是不是动过我的电脑?”

    戴志诚嘴里嚼着饭菜,含含糊糊的回答:“没有啊!爸,快来吃饭,菜都凉了。”

    妻子很不高兴地看了一眼站在书房门口的丈夫:“你发神经啊!我们都坐在这里吃饭,鬼才会动你的电脑。白天上班也就罢了,怎么回到家里还要加班?姓戴的,你到底吃不吃饭?一会儿我要收桌子,到时候可别说我没给你饭吃,让你饿着。”

    戴逸先一愣,连忙小跑着过来,在餐桌前拉开椅子坐下,端起碗吃饭,连声称赞着妻子厨艺高超,菜香味美。

    男人服软不是因为惧内,而是为了保持家庭和谐的一种退让。这与“面子”扯不上关系。何况,对妻子服软,也是爱意的表现。

    戴逸先隐约记得自己好像是点开了邮件发送页面,只是那个时候腹泻来得很仓促,慌乱中也没留意太多。不过刚才在邮箱发送栏目看了一眼,的确是有过发送记录。再看看时间,也就是几分钟前的事情。大体估摸着,就是自己上厕所的时候。

    应该是我发送了邮件,一时间没想起来。

    是的,就是这样。

    造成思维模糊的原因很多,最重要的,就是来自妻子的不满与催促。

    看着连连点头,大口吃饭的父亲,戴志诚笑了。

    发自内心,真正的笑容。

    这一刻,他忘记了柳怡霜,也忘记了谢浩然。

    我有温和善良的爸爸,还有美丽能干的妈妈。

    我比很多人都幸福。

    ……

    盛夏的午后,整个世界仿佛被火炉笼罩。所有水汽蒸发一空,身上干燥得要命,灰尘在阳光下自由飞翔,肆无忌惮在每一个角落里称王称霸。知了在树上死命地叫着,针式口器深深扎进树干,狠命吮吸着对它们来说无比甘甜的汁液。

    于博年穿着一件白色短袖t恤衫坐在校长办公室里,汗流浃背。

    实在是热得难受,可是每天的教学工作仍要正常进行。

    前年就给教育局打过报告,请求在教室与办公室里安装空调。虽然这是一笔数目很大的钱,却不用局里拨款,学校自己的财政就能应付。可是局里的回复让人哭笑不得,领导批复的意见很奇葩:昭明四季如春,每年最高气温还不到三十摄氏度。

    很委婉的否决。

    按照国家颁布的相关规定:只有在气温超过三十摄氏度以上的地方,才能下发高温补贴,执行一系列关于高温地区的福利政策。

    看了一眼摆在办公桌上,上升红线突破了“三十四”的温度计,于博年只能苦笑着摇头。

    “气温”与“地表温度”是两种概念。一般来说,在夏天,地表温度都要高于气温。就像现在,气象局发布今天最高气温只是二十八摄氏度,但是房间里的温度已经远远超过界限。

    这种事情去找谁说理?

    市府方面只会支持气象局。日间最高温度超过三十,那就意味着昭明不再是什么“春城”,企事业单位也必须按照规定给职工发放高温补贴。这相当于凭空多了一笔财政支出,凭什么呢?

    至于你学校里自己出钱购买空调……没错,七十二中是市里的重点中学,很多教育资源都向你们倾斜,校方财政也完全可以自主购买。可是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其它学校?“不患寡而患不均”,这句话适用于任何情况,局里没有钱,也不可能为全市所有学校统一购买空调。

    当然,身为负责一市教育工作重任的局长和书记大人,乃至机关里工作的全体同仁,为了确保我们的工作不出状况,所以我们的办公室里一定要安装空调。

    学生嘛……锻炼一下。如果小时候不吃苦耐劳,长大以后怎么接手国家?总书记已经明明白白表示:国家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归根结底,还是你们的。

    老师嘛……你们是成年人,连学生都能在高温酷热下坚持学习,你们有什么理由凉快享乐?

    叹了口气,于博年翻开摆在面前的文件夹,目光落到了纸面上。

    这是半小时前从局里发来的文件,也是市府上午开会下发的通知文本。内容很简单,以前也有过类似的东西,就是强调教育改革,增加学生社会实践的机会,要“打破学校内部的封闭环境,让学生多看看外面的世界。”

    想法当然是好的,于博年也双手赞成。可想要真正得到落实,真的很难。

    任何一个老师都不会愿意让出上课时间给学生参加活动。高中不比初中,学习任务重,课程多。东瀛漫画里学生可以在各个部门里开展课外活动,其实都是想象出来的场景。换在国内,更不现实。

    家长也不愿意孩子参加活动。他们认为那纯粹是浪费时间。耽误的课程怎么办?考不上大学谁来负责?教育局当官的到时候能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吗?恐怕他们只会一个个躲着缩着,比乌龟还要沉默。

    所以这种文件只是走走形式,大家心知肚明,举起双手表示赞成,口头上叫一个“好”字,也就万事大吉。

    但是今年下发的这份文件有些特殊。里面居然指定了参加活动的学生班级,还有姓名。

    “指定高一三班学生谢浩然参加本次合作研究活动。”

    于博年对着这句话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确定每一个字都没有错。

    他觉得疑惑:真的很奇怪,以前从未有过这种先例。因为局里知道校方不可能完全按照文件执行,家长也反对,所以不会在文件上进行具体安排。可是为什么今年的文件专门提到高一三班,还有谢浩然?

    虽然之前已经看过,于博年还是翻了翻后面的文件内容,想要再次确认。

    今年的社会实践项目是与省农科院合作,进行果树栽培方面的研究。分派给学校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学生跟随农科院项目组前往中缅边境的清凉山,协同参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