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三五节 教授

时间:2018-04-21作者:黑天魔神

    ,!

    任何老师都不会答应自己班上的学生一个月不来上课。

    但是谢浩然不同。

    他的跳级申请已被批准,从段伟松那里得到的消息,好像市府对谢浩然也很感兴趣,想要等着他的考高分数出来,酌情安排,将其打造成昭明市的“明星学生”。

    跳级申请并不容易。如果没有所在班级全部科目老师共同开具平时分“a”级的那张单子,恐怕教育局那边也不会通过审核,予以批准。

    难道就是因为考虑到谢浩然不需要接受日常课程训练,再加上的确需要有人对“社会实践”这份文件予以执行,所以才特别标注了他的名字吗?

    一环扣一环的事情,让于博年没有朝着最糟糕的方面去想。他觉得这种想法没错,应该就是正确的结果。

    出于谨慎,他还是给段伟松打了个电话,想要再次确认。

    得到的回复与于博年猜测差不多:“于校长,这个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前天出差,上午在市府召开的会议,是另外一个人参加。不过我觉得,既然文件里指明了要谢浩然参加活动,就让他去好了。我估计应该是上次市府宣传处和处长打过招呼,想要在高考前给谢浩然增加点儿个人经历,以后在入学推荐书上,更好看一些。”

    解释合情合理。

    谁也没有想到这是一个被爱情嫉妒心折磨得快要发疯年轻人的攥改行为。官大一级压死人,对上级部门下发文件有不明白的地方,当然可以向上询问。可如果所有缘由都合乎逻辑,那就没什么可说的,照章执行就是。

    谢浩然太特殊了。

    他现在拥有的知识量,已经远远超过了任课老师。

    这种怪物呆在学校里,纯粹就是浪费时间。还是让他去吧!提前见见外面的世界,也好。

    ……

    从校长于博年那里得到消息,谢浩然一夜没睡。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出远门,而且还是用不着自己花钱,全公费报销的那种。激动地心情完全可以理解,有些骄傲,更多的还是自豪。

    凌晨五点半就离开家,换洗衣服装在新买的拉杆箱里,双肩包里装着简单的日常用品,呼吸着令人愉悦的新鲜空气,朝着学校走去。

    那是约定的出发地点。

    一辆白色的“依维柯”旅行车停在学校大门侧面的路边。

    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看上去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站在车前。谢浩然看了看车牌号,与昨天于博年所说的相同,走过去,试探着问:“请问,您是不是赵轩庭赵老师?”

    赵轩庭头发已经花白,黑框眼镜在削瘦的脸上占据了大部分面积。他个头很好,看上去身体硬朗,双手十指反向交叉,伸展胳膊做了个朝前反掰的动作,温和地笑道:“你就是大名鼎鼎的谢浩然?”

    谢浩然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大名鼎鼎……怎么这么说。”

    赵轩庭为人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古板,玻璃镜片背后的眼睛里,不时闪过一丝成年人特有的狡猾:“高中一年级就能出来参加社会实践活动。我听你们校长说了,你的所有课程平时分都是“a”,今年还要跳级参加高考。用时髦的话来说,就是真正的学霸。”

    说着,赵轩庭朝前走了两步,比了比自己与谢浩然的身高,再次发出惊叹:“你小子今年真的只是十六岁?怎么跟我差不多高了?照这个速度长下去,再有几年,绝对超过姚明。”

    这绝对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场景。谢浩然忽然发现自己事先准备好的各种说辞,在这位“省农科院赵轩庭教授”面前彻底失去了作用。他颇为尴尬地握住箱子拉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赵轩庭应该属于那种守时的人。看看手表,他热情地拍了拍谢浩然肩膀,伸手帮着他拿起箱子:“时间到了,上车吧!”

    车里很空,除了司机,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叫李铭,是我的助手,同时也兼职司机。”

    赵轩庭安排谢浩然坐下,指着转过头来冲着他露出微笑的年轻人说:“小李,这就是传说中的学霸谢浩然。你们认识认识,说不定以后大家还有可能成为同事。”

    李铭年龄应该在二十岁左右。头发剃得很短,皮肤有些黑,咧嘴笑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他侧过身子,伸出右手:“你好,我是李铭。很高兴认识你。”

    谢浩然握住对方的手,感觉到沿着手掌传来的热意,于是笑了:“你好。”

    赵轩庭在旁边连声催促:“开车吧!定好了六点钟出发,现在都五点五十九了。别耽误时间,那是浪费生命。”

    ……

    此行的目的地,是位于华夏与高棉国边境位置的清凉山。那里交通不便,只有景纳州府才设有机场。在这种情况下,直接从省城昭明开车过去,是最好的选择。

    路途遥远,赵轩庭一路上给谢浩然介绍着情况,李铭也不时插进话来,三个人相谈甚欢。

    赵轩庭当然知道自己的研究课题被列为“昭明市中学生社会实践参与项目”。这种事情前几年就专门下发过文件,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年居然真的有人参加,而且还是全程参与。

    他很清楚学习的重要性,也没有对参加项目的学生抱有太大希望,甚至有些抗拒。在赵轩庭看来,如果真有学生参加,自己肯定会变成一个免费保姆。现在的孩子娇生惯养,不要说是高中生,就连上了大学的年轻人里,也有很多不会铺床叠被,不会洗衣做饭。如果真的摊上这样一个“少爷”,非但起不到帮助作用,还会耽误自己的研究进程。

    谢浩然显然不是赵轩庭想象中的那种孩子。

    他的言谈举止很成熟,没有夸耀成分,也并不因为成了项目参与而骄傲。车子驶出城区,在加油站休息的时候,他在休息区商店买了一箱“红牛”,很是殷勤地拉开封环,递给赵轩庭和李铭。

    懂事的孩子,大家都喜欢。

    闲聊话题逐渐展开,内容也更加丰富。

    谢浩然问:“赵老师,为什么这次的研究地点是清凉山,而且那么远。选个近点儿的位置不好吗?”

    赵轩庭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凝重起来:“这个……不一样的。先说说地理位置吧!小谢你应该知道,高棉国与我们接壤,而且我们与高棉国之间从未爆发过战争,外交方面也很友好。尤其是最近几年,高棉国与我们走得很近,各种支援和帮助我们也给予了很多。他们的元首素拉娜上台以后,启动了与我们国家之间的全面合作关系。尤其是经济方面,更是合作重点。”

    谢浩然点点头:“是的,我在新闻上看到过。”

    “我们再来说说清凉山。”

    赵轩庭解开衬衫领口,从旁边拿起一本杂志扇着风:“那个地方位于我们与高棉国之间的边境。面积很大,山脉主体在高棉国那边,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山脊线落在我们国内。因为地形复杂,周围环境恶劣,以高棉国的实力,无法对那里进行有效统治。呵呵;句话说,就是“执法外区域”,没有警察,也没有军队。”

    “高棉国很穷,他们的人均年收入位于世界排名末尾。人活着,总要有口饭吃才行。政府对清凉山当地的高棉人无法给与帮助,他们就只能寻找其它出路,什么来钱快就做什么,毫无顾忌。武装割据,自立山头,从几十年前就开始混战,直到前些年高棉国政府花了大价钱对这些私人武装招安,他们才在名义上服从。”

    “但是有个问题,服从归服从,当地老百姓同样也要吃饭。长期战乱,使清凉山一带无法进行正常的商业贸易。当地人最大的经济来源,就是种植业。”

    说到这里,赵轩庭卖了个关子:“小谢,考考你,这个属于课外知识。你觉得,居住在清凉山周围的高棉国人,靠什么为生?”

    谢浩然笑了,他曾经在网络上看过这方面的报道:“这个我多少知道些。他们种植罂1粟。”

    赵轩庭对此并不觉得意外,他点点头:“我的问题是一道连续题。罂1粟的危害与作用,不用我再多说。联系实际,还有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你觉得,我的研究项目,以及内容,所有这些,要达成的目标,会是什么呢?”

    目标?

    这才是真正的难点。

    谢浩然脸上露出苦笑:“赵老师,你的题目也太刁钻了。我想,应该有一份给我的项目材料吧?”

    “答对了,但是不加分。”

    赵轩庭微笑着拉开皮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在谢浩然面前扬了扬:“这就是给你的资料。但如果你看了,我的提问也就毫无意义。你们于校长对你评价很高,我想看看,被他称赞的得意门生,是不是真的名至实归?还是徒有虚表?”

    李铭从前面驾驶座上传来笑声:“小谢,接招吧!赵教授可是说了,如果你能答对,今天晚上这顿饭,他来请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