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四二节 停止服务

时间:2018-04-21作者:黑天魔神

    ,!

    这些年,可不比前些年。随着收入增加,人们对物质享受的要求也越来越高。用脚趾头想想,姚志坚都知道省府派来的专家肯定不会对旧招待所的条件满意。“四菜一汤”的餐饮标准也是特别交代过。住宿环境差,吃得很糟糕,换了是谁都会觉得不舒服。

    不舒服就不高兴,生气发火很自然的就会把矛头对准领导。到时候,省府方面自然有人找你的麻烦。

    所谓报复,就是这么简单。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姚志坚从凉椅上站起来,活动着胳膊腿脚,招呼旁边的老同学:“走吧,吃饭去。”

    郭平瑞午饭吃的晚,六点多钟到了洛底也不觉得饿。姚志坚只好随便要了点小食先吃着,两个人在酒店里边聊边玩,反正餐厅包房已经订好,就约了晚上九点开饭,算是连着宵夜一块儿吃。

    到更衣室里换上浴袍,姚志坚带着郭平瑞进了走廊,两个人说着以前上学的陈年旧事,看着电梯的“一楼”上行指示灯亮了,感应门徐徐打开,走了进去。

    从地下停车场升上来的电梯间里,站着四个男人。

    谢浩然不认识姚志坚,赵轩庭和李铭也没见过这个人。

    餐厅包间在三楼。

    姚志坚带着郭平瑞走在前面。

    刚开始,姚志坚没太留意谢浩然等人。只是等到后来,才发现情况不太对劲儿。

    景天酒店的餐厅在洛底市非常有名。因为装修格调高雅,菜品上乘,每天的客人都络绎不绝。尤其是包间,如果不是提前预定,临时过来根本没有位子。姚志坚有心要在老同学面前显摆,就早早订好了酒店里价格最贵,最豪华的“天品”餐厅套房。

    既然是“天品”,就意味着独一无二。

    景天酒店的餐厅设置很有特色:二楼是主厅,包间安排在三楼。按照价格从低到高的顺序,最贵的“天品”,被安排在走廊尽头。那里视野开阔,可以酒店内部整个庭院,以及游泳池全貌。

    姚志坚清清楚楚记得自己明明订好了“天品”包间,整个景天酒店也找不出第二间“天品”。可是为什么这些从电梯里出来的陌生人一直跟着自己走到现在?

    要知道再继续往前走,已经没有其它包房。正前方十多米远的位置,可以看到“天品”包间华贵精致的红木大门。

    难道这些人是酒店的管理人员?

    姚志坚脑子里下意识闪过这个念头,又在瞬间打消。

    不像……走在前面那个穿拖鞋的本地人也就罢了,跟在后面那三个明显是外地来的。还有,如果是酒店的人,为什么不穿制服?

    想到这里,姚志坚实在忍不住了。停下脚步,转过身,正准备张口问问这些人为什么跟着自己,却不想对方走得很快,距离又近,不等他说话,直接就从旁边的空处走了过去,直接超过。

    两名身穿淡紫色筒裙的女服务员站在“天品”包间门口,双手合十,微笑着对来人弯腰行礼。走在前面,本地人打扮的中年男子低声对她们说了几句,漂亮的女服务员推开房门,笑容可掬侧过身子,让出通道。

    姚志坚嘴巴半张着,感觉很是意外。

    站在旁边的郭平瑞看不明白,用手肘捅了捅他:“老姚,你怎么了?”

    姚志坚仿佛什么也没有听见。他用力拉上浴袍腰部的束带,脚趾扣紧了宽松的拖鞋,迈开比平时大了许多的步子,迅速冲过去,站在“天品”包间门口,不偏不倚夹在正准备走进去的谢浩然与一名女服务员中间,用愤怒的眼睛扫视一切。

    “这是我订的包间!”

    暴怒控制着姚志坚的神经,他觉得仿佛整个身体都被熊熊火焰点燃,喷溅着口水,指着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女服务员再次重申自己的权利:“我今天中午就订了这个包间,为什么现在偏偏是别人进去?他们是谁?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赵轩庭和李铭站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谢浩然所在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包间内部,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贺天林坐在对面,高兴地冲着他挥了挥手,只是这种表情立刻就被疑惑和不解代替。他侧过身子,叫过一个身穿领班制服的中年人,低声吩咐了几句。

    之前领路的中年男子也对这种变化猝不及防,过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注视着怒气冲冲站在包间大门中央的姚志坚,疑惑着问:“你订了“天品”包房?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今天中午订的房。”姚志坚话里夹带着火气,同时自抬身份:“我是自治区政府的,你们到底怎么回事?订好的房间不作数吗?要不要我现在打电话到工商局那边投诉?这简直就是恶意欺骗消费者。”

    贺天林从椅子上站起来,一直走到包间门口。他看了一眼满面怒火的姚志坚,目光随即落到了谢浩然身上,脸上露出微笑,态度也变得恭敬起来。

    “谢先生,请进来吧!”

    看到站在旁边的赵轩庭,贺天林脸上的笑意继续着:“我们今天中午见过,你是谢先生的朋友。”

    看着被邀请的这些人依次走进包间,贺天林再次看了看姚志坚,偏头对站在侧面的领班说:“把大堂经理叫上来,让他尽快处理。今天我邀请的客人很重要,不要让其他人打扰我们。”

    想了想,贺天林又加上一句:“要不这样吧!除了已经住下的客人,酒店所有区域从现在开始全部封闭。”

    这话对领班产生了巨大的震撼力。他身体不由自主微颤了一下,惊讶地问:“贺少,您是说,酒店营业暂时关停?”

    贺天林点点头:“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领班没有转身去找经理,不太确定,结结巴巴地问:“可是……酒店里还有很多客人。尤其是是露天泳池,还有游乐场、夜总会那边,现在正是热闹的时候。”

    贺天林被他絮絮叨叨说的有些不耐烦,挥了挥手:“总之我就是这个意思,你们尽快去办。我还有客人,就这样了。”

    随着“天品”包间厚重的房门缓缓关闭,姚志坚感觉自己被彻底无视了。

    两个身穿筒裙的女服务员站在门口,虽未说话,却明明白白用肢体语言表示着“禁止进入”。

    领班站在走廊侧面,用对讲机与其他人迅速联络。

    郭平瑞走过来,不太明白地问:“老姚,出什么事儿了?”

    这也是姚志坚想知道的。

    他按捺尊气,走到已经结束通话的领班面前,带着官员特有的傲慢,以及消费者被欺骗的愤怒,问:“包间的事情到底怎么说?我明明订了房,为什么现在被别人占了?”

    领班脸上露出几分歉意:“姚先生是吧?您的事情我刚才问过。您的确是今天中午订的房,但是因为我们临时有安排,需要用到“天品”包间,就取消了您的订房资格。酒店前台的服务人员一直给您打电话,可是您没有接。”

    姚志坚想起来了:进入酒店浴场,换了衣服,手机就与衣服一起,锁进了存放间。至于前台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估计自己正与郭平瑞在温泉里泡澡。

    完全是个人习惯。姚志坚不喜欢在休息的时候带着手机。无论单位上临时有事,还是家里老婆打电话过来,都会让他有种被搅扰,坏了兴致的感觉。

    领班带有歉意的声音在继续着:“因为姚先生您没有接电话,我们只能认为是您取消了订房。”

    下意识看了看站在身旁同样穿着浴袍的老同学郭平瑞,姚志坚觉得心中怒火正被理智碾压,一点点熄灭。

    “既然是这样,那你们必须给我另外安排一间包房。”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吵架,想要用另外一种方法找回面子。

    领班却摇摇头:“对不起姚先生,我们现在已经停止服务。请您和您的朋友尽快到休息区更换衣服。我们遇到了特殊情况,从现在开始,酒店不再接待客人。”

    尽管之前就听到贺天林说过同样的话,姚胜利却没有当真,震撼力也没有现在从领班嘴里说出来那么强烈。

    “你说什么?停止服务?”姚志坚发出仿佛见鬼般的尖叫声:“你们取消了我的订房,现在又告诉我酒店停止服务。那我怎么办?我们还没有吃晚饭呢!”

    领班的态度一直很谦和:“我们会按照您今天的消费金额,双倍给予赔偿。同时还会按照您的要求,在重新恢复营业以后,给予您最优厚的嘉宾优待。”

    郭平瑞在旁边插话道:“老姚,算了吧!我看他们真是遇到了事情。走吧!这里玩不成,咱们就换一家。洛底这边的夜市很不错,咱们就别在酒店里吃了,到外面转转。”

    姚志坚很恼火,对郭平瑞的劝解根本听不进去。他怒视着站在面前的酒店领班:“你们这是强行把客人撵走。我就不走,我看你们敢把我怎么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