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四四节 错位

时间:2018-04-21作者:黑天魔神

    ,!

    很多事情都可以在酒桌上说开,信息交流速度也要比平时快。

    赵轩庭性格随和,口风却很紧。他没有隐瞒自己省农科院教授的身份,只说是来清凉山实地考察。这说法挑不出什么错误,也很正常。

    贺天林倒是直言不讳:景天酒店是我家里的产业,只要赵老师喜欢,随时可以过来。我与谢老弟是朋友,你在这里的一切消费都可以免单。

    赵轩庭是聪明人,看出贺天林想要与谢浩然私聊。本想着吃完饭就返回招待所,可是拗不过贺天林,只好跟着他安排的人,带着李铭前往酒店浴场休息。

    杯盘狼藉的包间里只剩下贺天林与谢浩然两个人。

    一名女服务员带着他们,走进旁边的一个小房间。端上两杯热气腾腾的普洱茶,她退了出去。

    贺天林一扫白天在加油站时候的沮丧与悲伤,声音里充满了振奋:“谢道友,谢谢你。”

    谢浩然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问:“你在查我?”

    很简单的几个字,把贺天林准备好的所有感谢话语统统堵了回去。他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僵硬的身体半天也没有动静,脸上好不容易才挤出一丝强笑:“……我……看你们开车方向,就让朋友帮忙留意了你们的车牌号。”

    他随即诚恳地补充道:“我只是想请谢道友吃顿饭,好好谢谢你,没有别的意思。”

    谢浩然用深邃的目光注视着他:“你们贺家好像在这里挺有势力?”

    他脸上毫无表情,贺天林吃不准谢浩然的态度,只能是硬着头皮实话实说:“这是我们雷极门的产业。当然,谢道友也可以理解为我们贺家。”

    谢浩然缓缓摇摇头:“太张扬了。”

    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他认真地说:“你的想法可以理解,但是没必要把酒店里的客人赶走。大家都是修炼之人,这些俗礼毫无意义。我出手帮你的时候,没想过要你的回报。”

    贺天林高高提起的心脏慢慢落了下来,语气也变得正常,充满了感激:“这是应该的。不瞒谢道友,我们一直在找银琅果。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我们也不会认识。”

    说着,贺天林道:“敢问谢道友,出自何门何派?”

    毕竟是年轻人,话一出口才发现这样不太合适,连忙补充道:“请不要见怪,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知道谢道友的师承,以后也好上门再次拜谢。”

    谢浩然了然地笑笑:“我是青云宗门下。我们门派人数稀少,现在由我担任掌门。”

    这话说的半真半假,贺天林选择了相信。

    修炼门派已经成为古老名词。“一人一派”的情况并不鲜见。在加油站的时候,曾经与谢浩然交过手,对方显然未用全力,轻轻松松就挡住自己的攻击。光是这一点,就足以令他对谢浩然保持敬畏。

    聊了几句,谢浩然看看时间差不多了,站起来,说:“就这样吧!我去看看赵老师他们,今天很累,该休息了。”

    贺天林“嗖”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挡住去路。

    谢浩然脸上露出肃然的神情:“你想干什么?”

    “不,不,不,别误会!”

    贺天林连忙摆手:“谢道友前往不要误会。我只是想请你再稍坐一会儿。”

    谢浩然眯起双眼,问:“为什么?”

    “我父亲要见见谢道友,当面对您表示感谢。”贺天林诚恳地说:“雷极门所在地有些远,之前父亲打电话过来,说是已经出发了,要我务必将谢道友留下,他要好好谢谢你。”

    原来是这样。

    谢浩然脸上的警惕缓缓退去,想了想,点头道:“好吧!那我就等一会儿。”

    ……

    景天酒店外面的马路上,车来车往川流不息。

    一辆黑色“福特”轿车停在路边,透过半开的车窗,路灯照亮了徐蓉那张充满恨意和愤怒的脸。

    徐蓉是一个普通人。

    有些莫名其妙的自傲究竟是怎么出现的,徐蓉自己也说不清楚。她的家庭出身很普通,父母与“财富”、“权势”之类的词毫无关联。也许是小时候被家里骄纵惯了,徐蓉一向都觉得自己应该站在更高的位置,高高俯瞰脚下。

    因为在厨艺方面很有一套,偶然的机会,徐蓉成为了宋家的帮佣。

    接触多了,徐蓉就渐渐明白,这个世界上,有种强大而神秘的人,叫做“修士”。

    只要有想法,有心计,任何人都能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阴谋家。

    宋耀飞是宋家年轻一辈的长子,年满十八岁,已经成年。可是徐蓉仔细观察,发现宋耀飞在性格方面颇为古怪。她不动声色潜心接近宋耀飞,发现这个被宋家视为“接班人”的后辈,其实是一个在年幼时候有过心灵创伤,直到现在还有着恋母情结的年轻人。

    还是那句话:只要有心计,你可以做任何事情,包括毁灭地球。

    徐蓉心甘情愿爬上宋耀飞床上的手,从未想过要成为什么惊天动地的伟大修士。她对那种事情不感兴趣。人生的乐趣可是要比艰苦修炼有意思多了。我要吃喝玩乐,我要环游世界,我还要在朋友圈里肆意滥发各种代表着身份与钱财的照片,让所有轻视我的人重新抬起眼睛,对我尊敬,对我羡慕,对我嫉妒。

    宋耀飞只是想要徐蓉那里尝尝鲜,领略一下久违的母爱温暖。徐蓉毕竟相貌普通,也没有专营这个行业女子的妖媚。她从宋耀飞那里没有弄到太多的钱,也就是区区几万块。对于她近乎于无底洞般的巨大胃口,根本无法满足。

    非常偶然的机会,徐蓉从宋耀飞那里得到了一块铭牌。

    在宋家呆的时间久了,徐蓉自然知道这东西代表的意义。她也知道关于修士的“地下拍卖会”。于是找了个机会,偷偷溜出来,以“宋家代表”的身份,想要强壤夺。

    有宋家的名头压着,谁敢不服从?

    “狐假虎威”这个成语很有道理,非常管用。

    她知道银琅果的价值,知道这东西能换好几百万。贪婪疯狂的心理促使她拿出宋家铭牌,强压着贺天林,把银琅果强抢到手。

    徐蓉想要尽快找到买家,把银琅果出手。却没想到贺天林死死跟在后面,穷追不舍。徐蓉很清楚修士的强大。她被吓慌了,迫不得已在加油站停车加油。之所以找上谢浩然这个藏匿对象,是因为谢浩然外表看起来很年轻,很容易被说动,也很容易控制。

    徐蓉记下了谢浩然所在的“依维柯”车牌。她打算空着双手与贺天林正面交锋,只要言语犀利,就有很大把握用宋家的名头将其吓退。到时候,再回过头来,找到谢浩然,从他那里要回银琅果。

    只要花点儿钱,再说上几句夸赞的话,应该就能达到目的。

    徐蓉把一切都想的很美好,却万万没有想到,谢浩然也是一名修士,而且修为境界远远超过贺天林。

    她一路跟随白色“依维柯”,看到谢浩然等人走进了自治区政府招待所,又看着那名李姓中年人带着他们上了车,来到景天酒店。

    徐蓉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多呆。贺天林记得自己的车牌号。贺家在洛底一带有着很大的权势,之所以没有寻找自己,肯定是已经得到那枚银琅果。可如果不小心遇上,对方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宋家的威名有时候不是那么好用。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不怕死,也不会被区区几句话轻易吓倒的硬汉。

    徐蓉觉得惶恐害怕:宋家的铭牌还押在拍卖场里。长时间不回去取,那些人肯定要去宋家讨要说法。到时候,自己的情况就会更糟,甚至可能成为宋家的通缉目标。

    思来想去,还是回去吧!找找宋耀光,看看自己能否从他那里得到帮助。那种妈跟儿子睡觉的感觉很怪,也很糟糕,但是不管怎么样,毕竟是目前看来最好的选择。

    ……

    贺定元走进房间的时候,一直在咳嗽。

    他佝偻着背,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在旁边小心翼翼扶着。走路速度非常缓慢,几乎是一个脚步换着另外一个脚步,像尺子那样量着走。头发有些散乱,脸上的皱纹也多。总之,整个人看起来很疲惫,不时捂着胸口,发出粗重如风箱般的呼吸。

    “谢谢……谢……道友。”

    贺定元没有要旁边人的帮助,独自站在那里,非常艰难,诚心诚意的向谢浩然抱拳行礼。

    他安然受了这一礼。

    谢浩然觉得,这是一种尊重,也是一种修道之人的相互理解。

    看得出来,贺定元受了很严重的内伤。他挣扎着,对贺天林抬起右手,脸上露出勉强的微笑:“天林,把……礼物拿出来,给谢道友。”

    贺天林拍了两下手掌,从旁边侧门里走出一个年轻美貌的盛装女子。她手里端着一个木质托盘,洁白的垫布上,摆着两件东西。

    一张银行卡,一块拳头大小,晶莹剔透的玉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