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四五节 炼丹很难,说了你也不懂

时间:2018-04-21作者:黑天魔神

    ,!

    贺天林轻声解释道:“这是一点薄礼,还望谢道友收下。”

    谢浩然目光落到了那块玉上。

    玉是好玉,通体遍绿。贺家之所以选用玉石作为谢礼,并非只是看中玉石本身的价值。在所有目前已知的物质当中,玉石与灵能之间的接洽性与互容性最好,是制作灵符灵器的最佳材料。尤其是在上古时代,品质绝佳的最顶级玉石,甚至成为了修炼世界的通用货币。当时它们的名字,就叫做“灵石”。

    贺家给出的谢礼,不可谓不重,基本上与那枚银琅果价值对等,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远远超出。由此可见,雷极门上下,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

    贺天林没有撒谎。

    谢浩然站起来,对着靠在沙发上的雷极掌门贺定元抱拳行了一礼,认真地问:“贺掌门,你这内伤已经很重了。那枚银琅果,想必是用来疗伤的?”

    贺定元缓缓点了点头,说话声音很虚弱:“……是的。”

    他偏过头,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贺天林:“小林是我儿子。我受伤后,雷极门上上下下到处寻找银琅果。这次要不是谢道友出手相助,我恐怕……”

    后面的话,被一阵激烈的咳嗽声打断。贺定元用手捂着胸口,脸色憋得涨红,表情无比痛苦。咳到后来,从嘴里喷出的唾液都带着血丝。

    谢浩然脸上露出古怪的神情:“贺掌门,你怎么会想到用银琅果治伤?”

    好不容易缓过气来的贺定元大口喘息着,艰难地问:“……我这伤势,必须用清元丹才能根治。上古……丹书……清元丹要以银琅果为引,这个……谢道友,有什么问题吗?”

    谢浩然脸上的古怪之色越发深重,声音也变得充满疑问:“清元丹?银琅果?这个……”

    刚说到这里,房门突然从外面被推开,走进来一个身材壮实,只是个头不高,大约一米七左右的中年男人。

    黑色衬衫,黑色长裤,脚上则是黑色皮鞋。浓密的头发是整个人看上去很精神,只是全黑的全套服装与他的身材气质并不搭配。以至于看上去有些阴沉,眉眼之间释放出凶狠的神情。

    他应该身份很高,否则不可能在不打招呼,也没有敲门的情况下,直接闯进来。

    除了贺定元与贺天林,以及送上托盘的美貌侍女,房间里还有另外两名贺家亲族。几个人视线不约而同集中到来人身上,贺天林更是抱拳行礼,态度很是恭敬:“金松道长,您怎么来了?”

    浑身上下黑色着装的金松道人没有搭理贺天林,他盯着摆在桌上的托盘看了几秒钟,无论银行卡还是那团大块玉石,都引起了他浓厚的兴趣。注意力随即转移到谢浩然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很久,才转过头,对着坐在沙发上的贺定元说:“贺掌门,我听说你们弄到银琅果了?”

    贺定元点点头,非常吃力地抬起手,虚指了指谢浩然,说话语速依然缓慢:“幸亏有这位谢道友出手相助……我……天林……才能把银琅果带回来。”

    金松道人双手背在伸手,神情很是冷傲:“就算是这样,也用不着给他那么大一块玉吧!啧啧啧啧……贺掌门,不是我说你,对于区区一个外人,你们也大方了。”

    贺天林顿时变得紧张起来。他朝着谢浩然的方向走过去,挡在前面,言语当中虽有恭敬,却也不软不硬:“金松道长,这是我们雷极门自己的事情。”

    金松被这话回得一时间有些悻悻然,又实在找不到理由发作,面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他冷哼了一声,颇不耐烦的将问题拉回到自己熟悉的方面:“既然银琅果已经到手,那就事不宜迟,现在就开炉炼丹。”

    贺天林紧张的神情略有缓和,奄奄一息的贺定元脸上也露出一丝微笑。

    “好的,好的。”他连连点头,抬起手,指向自己的儿子:“天林……去,把准备好的材料都拿来,交给金松道长。”

    下面的人很快端来了材料。用红布盖着,谢浩然也无法看到具体的种类。贺定元很激动,被人从沙发上搀起来,跟着金松道人一起离开房间。

    景天酒店里的大部分客人已经离开。四周很安静,房间隔音效果非常好。谢浩然完全被勾起了兴趣。他决口不提“告辞”两个字,只是收起银行卡与玉石,安静地坐在沙发上,与贺天林低声交谈。

    贺天林的戒备心理没有贺定元那么强烈,在加油站的交手,也让他对谢浩然产生了本能的尊敬心理。说起话来,也就不那么拘束。

    贺家祖籍是河东省,为了躲避战乱,才全族南迁。对于一个想要确保血脉延续的大家族,贺家的确是做到了极致。族中成员在整个东南亚地区都有分布,门派经营重心放在国内。前些年,族中成员将目光放在大洋彼岸,于是在那边建了一个雷极门的分部。

    对于贺定元的伤势,贺天林没有提及太多。这本来就是门派内部的秘密,如果不是谢浩然出手相助得到了银琅果,贺天林也不会把他留下来,更不会对他说这么多。

    谢浩然大多数时候在听,他只提了一个问题:金松道长是什么人?

    贺天林没有隐瞒:“他是龙虎山的炼丹师。我父亲受伤以后,到处寻医问药,好不容易在龙虎山得到“清元丹可治”这个药方。只是龙虎山那边说了,炼丹师尊贵无比,丹药难炼,我们除了提供材料,还要付给龙虎山一笔炼丹费用。”

    说着,贺天林脸上露出一抹惆怅,叹了口气。

    谢浩然试探着问:“怎么,他们要的炼丹费很高?”

    贺天林沉默了很久,慢慢点了点头。

    谢浩然想要知道具体数字:“他们要多少钱?”

    贺天林本来不打算说的。只是想想谢浩然也是同道中人,龙虎山那边的事情就算自己不说,可能也会通过其它渠道知晓。思来想去,缓缓张开嘴,叹道:“他们要我们一次性凑齐三份炼丹材料,说是清元丹炼制过程中失败的几率很大。但无论成功与否,我们贺家只能得到一枚。”

    谢浩然觉得自己简直是在听天书,难以置信地问:“你的意思是,你们负责出材料。如果炼丹失败,他们不负责赔偿,也不管后果?”

    贺天林点头道:“是的。如果炼丹成功,无论材料剩下多少,无论成丹数量有几颗,我们只能得到一粒。”

    停顿了一下,他补充道:“除此而外,我们雷极门还要额外支付五千万的“炼丹费”。”

    谢浩然实在忍不住了,失口笑道:“凭什么?”

    “他们说炼丹会损耗自身修为,必须补充大量灵能。”贺天林脸上神情有些落寞,他耸了耸肩膀:“我们不会炼丹,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但是谢道友你也看见了,我父亲的伤势很严重,拖不得。龙虎山的要价虽然高,可是与人命比较起来,倒也算不了什么。”

    谢浩然眼眸里闪过一丝疑惑。他想了几秒钟,认真地问:“那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个金松道人消耗了三份材料,仍然无法练出清元丹,到时候该怎么办?”

    “龙虎山那边已经提到过会出现这种情况。”

    贺天林也是满脸的无可奈何:“当时他们就说了,炼丹不一定会成功。即便是准备了三份材料,失败的几率也很大。所以我们最好多准备一些材料,如果三次炼制失败,就得继续第四次、第五次,甚至第六次。炼制清元丹的其它材料倒是不多,也不算难找。唯独银琅果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说它普通吧,上了年份的果子实在不好找。说它贵重吧,很多修炼拍卖会上都有出现。只是一时间专门去找……呵呵!不瞒谢道友,我雷极门上上下下找了好几个月,只有我运气不错,好不容易得到一枚。”

    谢浩然微微点头,言语当中带上了不屑成分:“炼不出丹,还要找各种借口,真是……对了,如果三次失败,又该怎么办?”

    贺天林将身体后仰,靠在沙发上,苦笑着回答:“还能怎么办?五千万一样要给,少一分都不行。”

    谢浩然神情肃然。

    以前从吕梦宇那里听说“丹药难炼”,以及拥有炼丹师名门大派高傲姿态的时候,倒也没有太过深刻的理解。现在,亲眼看到金松道人与雷极门之间的交易,听到贺天林所说的这些事情,他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资源的绝对控制能力”。

    “这根本就是在故意刁难。”

    注视着摆在面前的银行卡与玉石,谢浩然缓缓摇头:“他们这是在借用你们的财力,为他们自己培养炼丹师。”

    贺天林坐直身子,表情有些惊讶:“谢道友,你怎么跟我爸说的一模一样?”

    谢浩然笑了笑:“贺掌门见多识广,经验丰富。有些事情,其实再怎么装也还是那个样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