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四七节 赌点儿什么吧!

时间:2018-04-21作者:黑天魔神

    ,!

    “你要证明?那太简单了。”

    谢浩然脸上洋溢着强烈的自信表情:“这样吧!我们打个赌。”

    贺天林有些疑惑,不明白谢浩然究竟是什么意思:“赌什么?”

    谢浩然抬起右手,伸出三根手指,声音充满了诱惑力:“我已经说了,我是一个炼丹师。清元丹这种东西,在丹药里等级不是很高。龙虎山开给你们的那张丹方虽然伪装过,但银琅果却必不可少。正常情况下,一枚银琅果可分为三份,与其它药材搭配。也就是说,你们现在交到金松道人手上的材料,足够他炼制三次。”

    贺天林点点头,这不是什么秘密。龙虎山当时开出的丹方上就特别注明:银琅之果,一枚炼三药。

    接下来,谢浩然淡定的声音对贺天林产生了难以想象的巨大震撼力。

    “我就赌金松道人三次炼制都会失败。而且在失败以后,他还会死皮赖脸呆在你们雷极门,不愿意离开。借口就是“炼丹消耗了太多灵能,导致修为下降。”然后,继续要钱,要物,等待你们继续寻找第二枚银琅果,更多的炼丹材料。”

    贺天林顿时面色有些发白。他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走着。低着头,用力咬着指甲,脸上全是思索与紧张的神情。

    谢浩然没有说话,他安静地坐在那里,耐心等候对方做出选择。

    过了近半分钟,贺天林终于停下脚步,将视线转移到他的身上,发出复杂疑惑的声音:“如果赌赢了,你想要什么?”

    谢浩然眼睛里透出一丝笑意:“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贺家一定还准备了第四份炼制清元丹的材料,只是其中缺少了银琅果。是这样吗?”

    贺天林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隔了很久,缓缓点头。

    “把这第四份材料给我,我可以为你们炼制清元丹。”谢浩然平静地说:“这就是我的要求。”

    贺天林是聪明人。他的面容有些阴沉,因为这些事情对他,对雷极门来说,不算什么好消息。尤其是“金松道人炼丹失败”这件事,更是令他觉得有些东西正在失去控制,眼前也仿佛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无敌深渊,无论扔下去多少东西,都无法将其填满。

    “你想得到我贺家的帮助?”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想法。

    “这只是一部分,很少的一部分。准确地说,应该是让你们雷极门欠我一个人情。”

    谢浩然微笑着说:“当然,我更看重的,还是炼丹的机会。毕竟,我不是什么有钱人,收集材料对我来说很困难。贺掌门急需清元丹,我又可以炼制,何乐而不为呢?”

    贺天林微微一怔,脸上的表情也轻松了许多。

    仅仅只是欠下一个人情?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接受。

    想到这里,他认真地问:“如果你输了呢?”

    谢浩然想也不想就抛出早已准备好的答案:“三个月内,我会负责帮你找到第二枚银琅果。”

    贺天林眼睛一亮:“当真?”

    谢浩然的笑脸上全是自信:“我可不是龙虎山的那帮骗子。贺道友,去准备一下把,最好提前给贺掌门打个招呼,免得金松道友炼丹失败的消息刺激着他,导致伤势加重,就真正是得不偿失了。”

    ……

    这注定了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炼丹房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就是一个安静、宽敞的房间。金松道人不喜欢雷极门设置在大山里的宗门所在地,是他自己提出“可以在酒店里炼制丹药”。原因很简单,山里的生活便利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城市。何况酒店里还有各种娱乐设施,美丽漂亮的女人,反正自己身份尊贵,一切享受都可以免费。

    从炼丹房里出来,金松道人被直接带到了走廊尽头的一个大房间里。推门进入,发现包括贺定元在内的所有雷极门高层人员,全都坐在沙发上。

    贺定元仍然很虚弱,一边咳嗽一边问:“金松道长辛苦了,我要的清元丹呢?”

    声音很轻,话里也没有之前的尊敬成分。金松道人对此没太在意。炼丹需要消耗大量灵能,他很疲倦,精神远远没有之前那么好,也就没把贺定元的话放在心上。他扶着沙发慢慢坐下,抹了一把额头上渗出的汗,疲倦地摇摇头:“三次炼丹都失败了。贺掌门,我估计是你们给我的那些药材有问题,年份不足,这才导致化药以后无法凝丹。”

    旁边,一名贺家亲族面色愠怒:“怎么接连炼了三次还是这样?为了收集药材,我雷极门发动了所有门人弟子。金松道长,你也未免太不负责。说失败就失败,那可是价值好几千万的珍贵药材啊!”

    金松道人面皮一僵,一股怒火随即涌上心头。他深深看了一眼对方,冷笑道:“炼丹之难,绝非外人可以想象。既然你觉得容易,那咱俩换换?”

    那名贺家亲族被言语上挤兑得挂不住脸,不由得又气又急:“你……你这是什么话?”

    金松道人依然冷笑着说:“我在山上的时候,师傅就告诉我:炼丹不可强行为之。凝丹是技术,成丹看天意。其中困难无法形容。如果炼丹真是嘴皮上说说那么简单,恐怕这世上人人都是炼丹师,你们又何必求上我龙虎山?”

    极其嚣张的态度,顿时激怒了房间里另外几个人。

    金松道人毫不在意。类似的情况他早就看多了。是的,自己的确在炼丹方面只是初学者,但是师傅说过,自己天资聪颖,算是数十年来龙虎山上极为少见的“炼丹人才”。否则的话,这次下山游历的资格,也轮不到自己头上。

    现在的“游历”,与上古时代的“游历”区别很大。金松知道山上的情况:龙虎山虽是名门大派,可是山上灵脉早已不是上古时候的样子。斗转星移,时间流逝,灵脉日渐枯竭,山上培养出来的修士一代不如一代。百草园里栽种的灵果异实品质很差,而且数量稀少。在这样的情况下,培养炼丹师的成本越来越高。

    幸运的是,“龙虎山炼丹师”这块招牌还在。天下间的修士虽然数量不多,不比过去,可是对于丹药的需求,却从未变过。只要有人上山求丹,必定是自己携带各种材料,而且给予山上的费用,也是水涨船高,一年多过一年。

    普通人世界的经济增长,直接刺激了龙虎山对财富的占有欲望。从当年龙虎祖师“施丹救人,普度众生”,到现在一颗丹药高达几千万的“炼制费用”,只能说……龙虎山早已不再是那个龙虎山,山上的修士也变得利欲熏心,一切都在“向钱看”。

    金松道人下山的时候,师傅再三嘱咐:雷极门入世的时间早,贺家底蕴深厚,还在世界各地都有产业经营。为了达到最佳修炼目的,对于贺定元急需的清元丹,一定要做到“三炼三废”,让他们提供更多的材料。

    经验很重要。金松道人以前从未接触过清元丹。这次是他首次开炉。以前虽然也有过炼制煅体丹之类基础丹药的经验,却毕竟修为与见识摆在那里,材料消耗了不少,得到的全是废丹。

    倒不是说他刻意想要炼制失败,而是这种事情实在无法控制。金松道人牢牢记得师傅说过的话:清元丹能炼就炼,炼不出来就当做是积累经验。以雷极门贺家的能力,能够提供三次左右的材料,估计就是极限了。其中银琅果最为珍贵,也最难得。三次提供药物,就是九次炼制机会。你一定要好好把握。如果到时候实在炼不出来,师傅这里还有几枚以前炼制的清元丹,足够让你交差了。

    也许是因为从一开始就有了退路,也可能是资质愚钝,与传说中的“天才”毫无关联,金松道人连续三次失败,却没有丝毫心理压力。他对贺家人激烈的言辞报以冷笑,也不解释,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对着雷极掌门贺定元拱了拱手,也不说话,转身走出了房间。

    看着紧闭的房门,最先开口的那名贺家亲族恨恨地说:“这家伙,简直欺人太甚。”

    旁边,另外一名贺家亲族点头道:“炼丹失败,还这么傲气,一点儿愧疚表示也没有。真不知道龙虎山究竟是怎么教育门人弟子,一个个张狂到了极点。”

    说着,他把目光转向坐在侧面,一直没有说话的贺天林,然后看看坐在对面沙发上的贺掌门贺定元:“大哥,天林那个朋友说得真准。全都被他猜中了。金松这个家伙果然是个废物。要不是挂着“龙虎山门人”的名头,刚才我就把他一掌劈死。”

    贺定元脸色发白,呼吸沉重。他思考了几秒钟,抬起手,把坐在角落里的贺天林招至面前,认真地问:“天林,你再跟我说一遍那位谢道友的原话。注意,一个字也不要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