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四八节 供奉

时间:2018-04-21作者:黑天魔神

    ,!

    贺天林的记忆力不错,说得也很仔细。复述之后,贺定元再次陷入了沉默。

    之前说话的贺家亲族有些坐不住了:“大哥,我们手上的确还有一份材料,就是缺少了银琅果。要不,就让天林的那个朋友来试试?”

    贺定元没有直接表态,他轻轻揉着胸口,语调缓慢:“天林那个朋友我见过,这次的银琅果也是多亏了他出手相助。此人功力深厚,修炼境界连我也看不透。这样的人物,如果有心要对我雷极门不利,根本不会等到现在,也不会用这种阴谋诡计。天下间的散修何其多,却大多卡在一个“财”字上。尤其是炼丹师,对于亲手炼制丹药的机会,更是从不放过。”

    说到这里,贺定元把目光转向坐在旁边的亲族:“这次你们收集炼制清元丹的各种材料,总共花了多少钱?”

    对方显然是早有准备,回答的很快:“包括天林这次带回来的银琅果,总计费用为两千七百零四万。这还只是购买药材的直接成本,人工、车辆等方面的费用,都没有计算进去。”

    贺定元微微眯起双眼,大量皱纹在眼角集中:“银琅果虽然珍贵,想要得到却也不难。只是这价钱嘛……呵呵,必定是水涨船高,越来越贵。说不定,龙虎山那边都会主动拿出几枚,在拍卖会上故意让我们“捡漏”,真正是好手段啊!”

    灵果异实不是随便什么时候都能卖出高价。只有在迫切需要的人那里,它们才能发挥真正的价值。尤其是像贺定元这样,受了受伤,急需银琅果炼丹救命。可以想见,肯定会有针对贺家的银琅果抛售行为。这次贺天林在拍卖会上花费了好几百万,下一次,也许就是一千五百万,甚至超过两千万。

    再珍贵的果实都是身外之物,性命却只有一条。

    金松道人的炼丹水平到底有多高?这问题雷极门上下无人能够回答。但是从今天的情况来看,这家伙显然是个新手,“炼丹失败”的事情肯定还会继续上演。两次、三次,甚至还会更多。

    就算金松道人失败十次,雷极门还是只能捏着鼻子,花光口袋里最后一个铜板,去为这个技术拙劣的炼丹师到处搜集药材。这就跟病人与医生之间的关系是一个道理。某人患了怪病,偏偏这种病症全世界只有一个医生能治。想要活命,除了忍受这个医生提出的种种刁难,你还能做什么呢?

    贺定元不是没想过向别的门派求助。比如武当,或者青城。但是谁能保证上了武当山或青城山,就不会遇到与龙虎山同样的问题?对于修炼门派而言,实力强大才是维持下去的根本。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会使出各种手段。

    去了一个贪婪笨拙的金松道人,说不定还会再来一个更贪婪,更笨拙的银松、铜松……到时候,情况只会变得更糟。

    何况,龙虎山那边的炼丹契约早已签订。无论丹成与否,都要付给龙虎山足足五千万的“辛苦费”。

    想到这里,贺定元终于下了决心。

    他对儿子贺天林说:“去,把谢道友请过来。”

    ……

    同一间炼丹房,丹炉也是金松道人之前用过的那尊。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是贺家按照要求提供,不属于他私人。

    看着在丹炉面前把一份份药材顺序摆开的谢浩然,贺天林忽然有些担忧:“银琅果已经没有了。谢道友……你真的可以炼出清元丹吗?”

    谢浩然笑了笑:“银琅果灵能浓郁,正常情况下,药力会在丹炉里凝淤三个时辰,也就是六个小时。清元丹之所以使用银琅果为基础,就是因为它这种独特的性质。你先出去吧!一切顺利的话,贺掌门很快就能拿到清元丹。”

    贺天林听得脸上表情连续变了好几次,难以置信地问:“真的?”

    谢浩然收起笑意,认真回答:“我从不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

    离开炼丹房,关上门,贺天林回到父亲所在房间的时候,脑子里仍然回荡着谢浩然说过的话。

    复述了一遍,他从贺定元与族中几位长辈脸上,看到了毫不亚于自己的震惊。

    “谢道友真这么说?”

    “他就这么有把握?”

    “这个姓谢的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来头?依靠上一次炼丹剩下的药材灵能,这种事情我倒是在古书上见过,只是没想到还真有人可以做到这一点。不过……谢道友会不会是在夸大其词?”

    “我觉得不会。别忘了,要是没有谢道友,天林也不可能把银琅果带回来。”

    贺定元一直沉默着。直到周围所有声音都安静下来,他才招手让贺天林坐到身边,发出严肃认真的声音。

    “如果谢道友真的炼出了清元丹,就按照他之前所说,我雷极门欠他一个人情。无论任何时候,只要谢道友说话,雷极门上下任他驱使,决无怨言。”

    “另外……”

    贺定元偏过头,分别看了看坐在左右的另外两名贺家亲族:“老二、老三,我想邀请谢道友做我雷极门的供奉。”

    两名贺家亲族顿时脸色一变。

    “供奉?”

    “大哥,你可想好了,这种事情不是说着玩的。”

    贺定元一句话就把两人的反对意见挡了回去:“谢道友的功力比你们深厚。我看他至少也是筑基境界。这样的高手,已经非常罕见了。”

    ……

    天快亮的时候,谢浩然走出了炼丹房。

    一只拳头大小的白瓷瓶摆在贺定元面前。拔掉红色瓶塞,从里面倒出三颗体量黄豆大小,通体洁白的圆形丹药。

    贺定元、贺天林,还有另外两名贺家亲族同时瞪大了眼睛,异口同声叫了起来:“怎么有三枚?”

    炼丹对灵能的消耗很大。谢浩然疲惫地笑笑:“除了服用就能飞升的九转金丹,很多丹药都是一炉多枚。清元丹专治淤血内伤,这东西在上古时代很普通,不是什么珍贵之物。只是放到现在,灵物稀少,自然也就水涨船高。这次炼丹虽然缺少了一味银琅果,可是丹炉里的药效还在。说起来还是贺掌门会选地方,景天酒店是个福地啊!否则的话,也无法一炉材料炼制出三枚丹药。”

    说着,他朝前走了两步,笑道:“如果贺掌门有顾虑的话,我可以先尝一枚。”

    “不用了。我相信谢道友。”

    贺定元毫不怀疑,直接拿起一枚清元丹放入口中。随着药力在身体里渐渐化开,治愈伤痛的同时,强烈惊喜也在大脑里充斥着。

    这丹药是真的。

    一炉三枚丹,而且还是在没有使用银琅果的前提下炼丹。这意味着什么……一个强大的炼丹师,这是多少修炼门派梦寐以求,却无法得到的珍贵人才啊!

    感受着在丹田内部正在运转的药力,贺定元站起来,从衣袋里拿出一枚镌刻着“雷极”两个隶书文字的钢制铭牌,递到谢浩然手中,诚恳地说:“我贺定元,以雷极门掌门的身份,邀请谢道友入我宗门,成为供奉。”

    谢浩然愣住了:“供奉?”

    贺定元认真地点点头:“不知谢道友意下如何?”

    “供奉”两个字所代表的意义,谢浩然当然明白。这意味着,雷极门现在给予自己的好处,已经远远超出了预期,也不仅仅只是“欠下一个人情”那么简单。

    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伸手接过那枚铭牌。

    好处摆在面前,不要白不要。

    ……

    赵轩庭和李铭已经吃完了早餐,他们在酒店大堂与谢浩然会合。贺天林与其他几名贺家成员亲自将他们送上车,微笑着目送离开。

    “赵老师,你们昨晚好像过得很开心啊!”

    “小谢你那个朋友实在太可气了。嗯,这样的朋友很不错,值得深交。”

    “呵呵!那我们现在去哪儿?招待所?”

    “对,先把东西整理一下,然后直接去自治区政府的办公大楼,有人负责与我们对接,今天就去清凉山。”

    ……

    姚志坚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挂在墙上的石英钟指针已经越过了九点十六分。

    刚刚过去的这个夜晚实在太可怕了。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姚志坚做梦也不会想到,豪华无比的景天酒店里,竟然还有如此恐怖的地方。

    那些身穿黑色t恤的彪形大汉没有痛打姚志坚,只是把他捆起来,带到另外一个房间。那里灯光明亮,被推搡着带进去的时候,姚志坚就看到床上躺着一个女人。

    她具体长什么样,姚志坚已经记不清楚。他只知道那些如狼似虎的壮汉三下两下解开绳索,剥掉自己的浴袍,像扔玩具一样把自己扔到那张大床上。

    “张开手,趴在她上面。”

    “把屁股撅高一点儿,表情要自然。”

    “码的,你狗1日1的是不是没跟女人干过?还是你生下来就是一条阉狗?把身子转过去,多转点儿,你他吗的听见没有?”

    反抗与拒绝没有丝毫效果。旁边有人拿着细竹条,只要姚志坚的动作慢了,立刻就朝着光溜溜的身上抽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