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四九节 天亮了

时间:2018-04-22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他们下手的力度很有讲究,火辣辣的疼,却只会在皮肤表面留下很浅的红色痕迹。

    姚志坚很想从床上爬起来逃跑,可是看到那个袒露胸膛,露出黑色胸毛壮汉拎在手里的刀,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对方把话说得很清楚:你可以不按要求做。让你考虑三分钟。时间一到,立刻送你上车,带到野外,要么脚上栓块大石头沉潭,要么直接送到山上找地方活埋。

    姚志坚不敢冒险,他知道这些人说得到就做得出。其实想想也是,敢在洛底这种边境地段开五星级酒店的人,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点手段?没有一点点见不得光的黑暗力量?

    仅仅只是在床上比划一下动作姿势,没有与那个女人发生真正意义上的身体交流。可即便如此,姚志坚也明白,那些人从此牢牢捏住了自己的把柄,无论任何时候,都得按照他们的要求做事。

    为首的黑衣壮汉一直在冷笑。他直言不讳:“我们知道你的身份。很意外是吗?你有我们酒店的贵宾卡,只要查下资料就知道你是什么人。说真的,之前没有动你,是给你几分面子。可你偏偏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回去以后好好呆着,说不定以后还会有用到你的时候。你主演的这部片子我就暂时保管。嘿嘿嘿嘿……说不定有人喜欢,还能卖个高价。”

    什么叫做无法无天?

    被惹怒了做出一些你无法接受,直接影响你生活与未来的事情,这就是无法无天。

    老同学郭平瑞应该与自己是同样的遭遇。他被另外一帮人押着,凌晨时分在酒店后门遇到的时候,姚志坚从对方眼睛里,分明看到了深深的怨毒,还有清清楚楚凝固在脸上的屈辱。

    他读懂了对方没有说出口的字句。

    “我怎么会有你这种老同学?我怎么会有你这种蠢货朋友?人家明明都说了愿意赔偿你好几倍的消费款,偏偏你还是不依不饶。不是我说你,发号施令也得看看对象,你跟这些人叫板,为什么把我也牵连进去?”

    郭平瑞想说却没有说的话,应该还有很多。

    穿上衣服,姚志坚没有回家,失魂落魄的在街上游荡。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去了单位。

    刚走上二楼,就看见正从对面走过来的赵轩庭,还有跟在他后面的谢浩然与李铭。

    姚志坚被吓得魂不附体,连忙躲进楼梯拐角,等到对方上了三楼,这才以最快的速度逃进自己的办公室。

    他清清楚楚记得昨天晚上见过的每一张面孔。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会出现在自治区政府办公大楼。

    尤其是赵轩庭,身材高大,宽阔的肩膀,还有那副标志性的黑框眼镜,看一眼就能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

    难道,他们是来找我的?

    姚志坚打电话叫来了亲信,吩咐“一定要弄清楚这些人的身份”。

    他很快得到了回复:那是从省里下来的专家。

    半小时后,姚志坚被叫到了副区长办公室,狠狠接受了一番训斥。

    “你究竟是怎么搞的?让你接待省里派来的专家,你倒好,直接把人安排到老招待所那边。姚志坚,你是第一天在这里上班?还是你不知道老招待所的情况?那种地方换了是你能住得下去?为什么你安排专家的时候,没给办公室打过招呼?”

    “还有,老招待所那边已经说了,是你给专家们安排的菜谱。四菜一汤……很好,看看你定的都是些什么菜。按照标准,不贪腐浪费当然没错。可你究竟安的什么心?你觉得让人家吃上一顿猪食,再安排到老招待所那种鬼都不去的地方睡一觉,把人家惹火了,就应该直接把状告到省里,把问题捅上去是吗?省里肯定会怪罪下来,毕竟那是下来调研的专家,到时候就得让我们这些领导来收场是吧?姚志坚,你这用心也太险恶了。”

    “别以为你那点儿小心思谁也猜不透。我已经问过区组织部,人家说了,这次之所以没把你列入晋升名单,就是因为你在工作上没有起色。守旧、愚蠢,而且非常傲慢。”

    “我早上跟区长和书记商量了一下,你现在就把手上的工作交接,下午有车,直接去草泞坝农场报道。区政府是个小衙门,养不起你这尊大神。”

    做官做到这个位置,对很多事情都心知肚明。只要看看苗头,就能判断出风向。何况还有赵轩庭现场解说,对昨天晚上老招待所里那顿饭,有着细致到极点的描述。

    无论换了是谁被这样对待都会觉得愤怒。赵轩庭不是那种有苦自知的人。他很张扬。如果接待地方条件艰苦,他一个字也不会说。可如果是对方故意针对自己,或者因为某种缘故要求自己代人受过,那就对不起了。别怪我人闲嘴碎,直接敲开上级领导的办公室,咱们一是一,五是五,面对面说个清楚。

    姚志坚感觉天一下子塌了下来。

    草泞坝是整个自治州最偏远的地方。正在筹建的农场是为了安置山区百姓。无论条件还是以后升迁的机会,与现在的岗位无法相提并论。

    但是副区长的处理根本挑不出毛病。草泞坝那边的职位与目前在自治区政府这边是平级,也就是正常调动。就算姚志坚在省里有人,也很难把他从这个烂泥坑里捞出来。

    哀求痛哭没有丝毫作用。谁也不愿意把一枚定时炸弹放在身边。你现在就敢为了职位这样对付我,就算给你机会,谁敢保证下次不会再犯?

    滚,滚,滚,滚得越远越好。

    ……

    金松道人睡得很熟。

    连续炼丹对修士体内的灵能损耗非常大。离开炼丹房,金松道人回到房间,连澡也没有洗,直接躺在床上,很快就发出了鼾声。

    被人从睡梦中叫醒的感觉很糟糕。迷迷糊糊之中,勉强睁开眼睛的金松道人本能的想要张口怒骂,却听见对方的声音很焦急,也很熟悉。

    “师父,师父快醒醒。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好不容易睁开一丝眼皮,朦朦胧胧看到了年轻弟子的身影。

    金松虽然在炼丹方面是初学者,在龙虎山上,也有着师门配给自己的道童。之所以有这种便利,是龙虎山从上古时代流传至今的规矩。新人服侍老人,新进门下的弟子按照资质与实力,划分出一、二、三等级。如果道童数量足够,那就每人身边带上一个。如果数量不够,就实力弱的尊强者为“师兄”,提供各种生活上的便利。

    千万不要想歪了,“便利”不是指相同性别之人超乎友谊的思想感情。洗衣做饭,铺床叠被,端茶打扫……即便是在龙虎山上,也需要有人来做这些俗务。就连金松道人下山帮助雷极门炼制清元丹,同样也要带着专属于自己的道童。

    睡眼惺忪的金松道人想也不想张口就骂:“叫个几把,你没看见老子在睡觉啊?”

    道童年纪只有十二、三岁,稚嫩的脸上充满了委屈,还有焦急:“师父快醒醒,我们现在必须去机场。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金松道人觉得大脑正被强烈睡意困扰着,思维变得无比困顿:“去机场……为什么要去机场?”

    年轻的道童急得快要哭起来:“贺掌门已经走了。他说用不着咱们再帮他炼清元丹。”

    “什么?”

    最后这句话,像锐利钢针一样深深扎进了金松道人大脑,刺激着他猛然从昏沉状态清醒过来,“嗖”的一下在床上坐直:“你说什么?他不要咱们炼丹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道童连忙解释:“今天早上师父你刚睡下去没多久,贺掌门就派人叫我过去,说是雷极门弟子在其它地方找到了清元丹,不用咱们继续炼制丹药。”

    金松道人觉得心里突然蹿起一股强烈的寒意,一把抓住小道童的肩膀,厉声喝道:“这不可能!这世上只有咱们龙虎山才能炼出清元丹,他贺定元如果不想死,就必须老老实实给我们找材料。”

    小道童被他抓得很疼,双手死死捂住肩膀,期期艾艾地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啊!当时我也是这样说的,可贺掌门根本不听,而且看他的样子,好像迫不及待想要离开酒店,我拦都拦不住。”

    金松道人又气又急:“你为什么当时不把我叫起来?”

    小道童连声叫屈:“我叫了,我真的叫了啊!可是师父你睡得好沉,我怎么叫都叫不醒。我又不敢离开,只好呆在这儿。到了后来,雷极门的人送来两张飞机票,说是他们给我们订了今天下午回去的座位。师父,您看看时间,再有一个多钟头就起飞,再不走的话,就真是来不及了。”

    金松道人被小道童说得心烦意乱,手上不由得运起力气,将他狠狠甩来,发泄般地骂道:“走个屁!咱们是被雷极门请来的,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