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五十节 退房

时间:2018-04-25作者:黑天魔神

    ..,

    “这种话也就是吓唬你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小白痴。混账,你应该早点儿把我叫起来,让我去跟他们说。”

    金松道人越想火气越大,残留的睡意被怒火燃烧得丝毫不剩。干脆下了床,套上拖鞋,打算出去找到雷极门的人,好好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刚穿好上衣,就听见门铃响了。小道童连忙跑过去开门,看见外面站着一个身穿筒裙的酒店女服务员。对方笑容可掬的双手合十行了个礼,认真地说:“尊贵的客人,您今天要退房吗?”

    退房?

    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在金松道人脑海里陡然浮起。他忙不迭走过,问:“退房?退什么房?”

    女服务员面带微笑,丝毫不失礼节:“按照酒店规定,下午两点以前还没有退房的客人,就必须支付全天房费。”

    金松道人疑惑地点点头,这规定他当然知道。可是自己不是普通客人,而是被雷极门请来的。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问:“你们贺经理在哪儿?”

    景天酒店是雷极门的产业,董事会所有成员全都姓贺。女服务员应该事先得到吩咐,拿出通话器,叫来了行政楼层值班经理。

    金松道人认识这个叫做贺林的年轻男子。几个月前,自己刚来景天酒店的时候,就是贺林给自己安排食宿。

    贺林的态度很恭敬,脸上一直挂着微笑。这模样使金松道人实在找不到发火的借口,只能深吸了一口气,认真地问:“贺经理,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贺掌门离开酒店也不跟我说一声?”

    贺林的回答不卑不亢:“贺掌门临时收到通讯,说是高棉国那边的出了点儿问题。贺掌门是集团董事长,这件事情只有他才可以解决。”

    金松道人对这回答并不满意:“有什么事情能比炼制清元丹还重要?贺掌门身受重伤,要是没有我炼制的丹药,他撑不了多久。”

    贺林笑了:“说起丹药嘛……我还正打算告诉道长:这次派出去寻找药材的门下弟子运气很好,在南边找到了一名散修。我们花了三百万,从他手里买到一枚清元丹。因为事情紧急,掌门就先走一步,让我转告道长,特意对你说声“谢谢”!”

    “什么,你们真找到清元丹了?”金松道人顿时两眼发直。

    “是啊!真的是很凑巧,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贺林用笑意掩盖了眼底的那一丝轻蔑:“不过还是要谢谢金松道长。我们掌门临走的时候说了,洛底这边毕竟是小城市,各方面条件不好。所以,我们特地给道长在河东省会订了最豪华的酒店。机票也帮你买好了,如果你现在赶着去机场,应该还来得及。”

    惊讶、疑惑、思维空白,紧接着就是突然间反应过来,越发剧烈的愤怒。

    “你们……你们这是过河拆桥。”

    金松道人怒视着贺林,连声发出暴吼:“老子辛辛苦苦帮你们炼丹,到头来还要被你们撵出去。你们……你们雷极门好大的胆子,竟敢得罪我龙虎山?”

    “不敢!不敢!金松道长言重了。”贺林嬉皮笑脸地说:“我们好心好意邀请道长来炼丹,可是你接连三次都失败了。天材地宝烧光了不说,我们掌门的伤势也不见好。当然,道长修炼辛苦,炼制丹药劳心费神,可是我们在外面收集各种材料也不容易。尤其是上了年份的药材很贵,随便买上几种,花费就多达好几千万。我们雷极门虽然稍有资财,钞票却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掌门思来想去,只好另寻途径。也是老天开眼,让我们找到了清元丹。”

    金松道人被说得一口气差点儿上不来,一张胖脸憋的涨红:“……那个……你们……炼丹……很难的,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炼丹。”

    “是啊!很难……”

    贺林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感慨起来:“我们收集炼丹用的材料也很困难。金松道长你知道吗,被你烧掉的那些药材,总价值就是好几千万。想当年,我们贺家投资修建这家酒店的时候,差不多也就是花了这个数字。”

    金松道人不再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隐隐觉得,雷极门的人好像知道了什么。

    果然,贺林接下来的话,印证了他的猜测:“既然金松道长你炼不出清元丹,那这件事情也就算了。被烧掉的材料我们贺家不再追究,贺掌门说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金松道人心里顿时觉得一片慌张,结结巴巴地问:“你……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贺林侧过身子,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女服务员,淡淡地说:“按照规定,下午两点以前还没有退掉的房间,就必须按照全天的正常价格收费。金松道长,我们贺家已经做到仁至义尽。既然你炼不出清元丹,我们也没必要继续花钱供着你。这段时间,免费大餐你已经吃了不少。现在,你该走了。”

    这番话说的还算客气,至少没有恶语相向。但是轻蔑与讥讽清清楚楚写在贺林脸上,他甚至没有想要掩饰的意思。

    金松道人脸上表情连续变换,从震惊到愤怒,然后又在某种力量驱使下强行冷静下来。他用力握紧了拳头,恶狠狠地低吼:“你们竟敢对我如此态度。别忘了,我师父可是龙虎山……”

    贺林脸色顿时变得冰冷无比,毫不客气打断了他的话:“龙虎山有什么了不起?你以为现在还是天下道法兴盛的那个时代?没错,龙虎山的确是渊源流长,山上还有好几位修炼境界高深的仙师坐镇。可是你算什么东西?连个区区的清元丹都炼不出来,还好意思赖在这里白吃白喝。实话告诉你,我已经忍你很久了。要不是看在掌门的面子上,老子早就叫人把你扔出去。你觉得你很厉害?区区一个炼气中期的废物,说不定连炼气中期都达不到。你以为我们雷极门下就没有好手?要不要我现在就带你去楼上健身房,到拳击馆里切磋一下?”

    说到这里,女服务员非常知趣的退了下去。

    两名身材高大,穿着黑色t恤衫的壮汉快步走到贺林身边,与他站在一起,用冰冷且毫无表情的目光,死死盯住站在对面的金松道人。

    冷汗瞬间从额头上流了下来。

    金松道人不由得想起临下山的时候,师父对自己反复交代过的那些话。

    “炼丹之术,乃是我龙虎山成名的根本。你这次下山,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历练。雷极掌门贺定元身受重伤,急需清元丹解救,他必定会对你礼待。凡事要小心,不可肆意张狂。记住,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炼丹。山上的资源不多,门人弟子一双双眼睛都在盯着。为师也无法在这方面给你更多的照顾。你到了雷极门,姿态一定要放低,千万不能像你那些师兄一样,出去以后眼高于顶,自认为是名门大派,趾高气扬。须知,修炼修炼,最重要不外乎一个“财”字。现在雷极门愿意花大价钱请你炼丹,就是天下间最好的机会。初次炼丹,失败的几率很大,你切不可自抬身份,一定要与雷极门的人搞好关系。只有这样,他们才会继续寻找更多的材料,让你有更多的炼丹机会。”

    可是,我都做了些什么啊!

    刚到这边的第二天,就把酒店里的一个女服务员抱进房间,睡了一晚。在山上憋得久了,看到年轻漂亮的女人哪里忍得住。至于后来贺家具体是怎么处理,金松道人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有了这次的经验,接下来也就肆无忌惮,继续睡了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每天两只澳洲龙虾,而且固定了体量长度。若是换了小的,干脆拂袖而去,连饭都不吃。

    八二年的“拉菲”是一种传说。那么其它年份的红酒应该不难弄到吧!虽说金松道人在品酒方面一窍不通,但他知道这些酒价值昂贵,喝在嘴里,有种直接用钞票当饭吃的感觉,很舒服。

    飞扬跋扈,颐指气使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讨人喜欢。金松道人知道景天酒店上上下下对自己都有怨言,他却毫不在意,依然自我,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你们掌门要想活着,就得服用清元丹。

    你们想要清元丹,就得这样一直求着我。

    最简单,也是最基本的供需关系。

    可是谁能想到,雷极门竟然在别的地方找到了清元丹。金松道人此刻觉得天塌了下来,死沉死沉压在身上,连气都穿不过来。

    贺林个子比金松道人足足高出一个头。他居高临下注视着对方,冷冷地问:“是你自己走?还是我叫人把你扔出去?”

    贺定元临走的时候吩咐贺林给金松道人订了机票,也吩咐他要给对方礼遇。可是几个月来发生的种种事情,已经让执掌酒店的贺林失去了耐心。他一直在等待这样一个机会,狠狠羞辱这个来自龙虎山,自称是炼丹师,其实什么也不懂的家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