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五四节 上古之礼

时间:2018-04-25作者:黑天魔神

    ..,

    从外表来看,猛虎给人的感觉没有蛇类那么惊悚。但不管怎么样,它毕竟是一种猛兽,以血肉为食。何况这只刚刚从白色光团深处出现的老虎额头,还有一个黑色斑纹组成,醒目无比的“凶”字。

    谢浩然发出有生以来最大的音量:“我知道你们已经死了,这不是你们的实际形体,只是你们的灵魂。”

    红色巨蟒盯着他看了近半分钟,发出令人畏惧的低吼声:“修士,看在你持有“上古节杖”的份上,本座这次放过你。滚!滚出本座的领地!”

    华夏国最早记载礼仪的书籍,莫过于《周礼》。这部书据说是周公旦所著,详细记载了古代民族文化礼仪方面的各种理论形态。至圣先师孔子对其极为推崇,后又得到经学大师郑玄注解,成为后代诸多礼仪之首。

    “礼节”的概念,不仅仅局限于人类。在世间万物之中,同样也有着专属于它们自己的礼仪。很简单的例子,传说中周穆王拥有神马,能够进入西王母的洞府,欢歌饮乐,就是靠着对万物礼仪的认识与理解。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即便是性格再冷漠,再无情无义的恶徒,看到满面微笑,行九叩之大礼的对方,也会暂时忍住杀意,耐心听着对方把话说完。

    “上古之礼”是《珍渺集》上记载的古老知识之一。其历史渊源可以上溯到黄帝大战蚩尤的那个年代。谢浩然按照书中记载,以九种鱼类的头部为首,辅以鱼肠和鱼鳔,再加上焚香祷告的特殊仪式,就制成了专用于沟通“鳞”类生物的“上古节杖”。

    九鱼合一,即为龙像。虽无真龙之魂,也无真龙之骨,却表明了沟通者对“有鳞”一族的尊敬。这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一种祭祀。因为鱼类是“有鳞”一族中地位最低的存在。去其肉,留其头,便是“上古节杖”,又名“九鳞之杖”。只要这种东西在手,天下间所有“鳞”类,都会以正常态度应对前来沟通的异族,不会有性命之忧。

    那张黑熊皮也是同样的道理。虎族最惧者,莫过于罴。罴以虎类为食,熊罴乃是同类,从万物命格的分类来看,就比虎族高了一级。用在对应的虎类礼仪方面,具有威慑效果,再加上身为修士的尊敬,自然不会引发争斗。

    贺天林对“异兽”的描述并不清楚,非常模糊。也难怪,他自己从未见过传说中的异兽,只是从祖先笔记上看到过记载。而且宗门之中规矩森严,尤其是有了先祖留下的遗训,清凉山雪线以上的地方,对雷极门弟子来说,就是绝对不能踏足的禁地。

    谢浩然只是出于试试看的心理,才临时制作了符合上古之礼的两件物品。贺家祖先见过的异兽,一为蛇形,一为虎形。只要持有上古节杖和黑熊皮,在清凉山上就算爬得再高,也很安全。

    只是谢浩然万万没有想到,两头异兽都不是活物,而是早已死去,只剩下一缕残魂的灵能体。

    “我想跟你们谈谈。”

    大口呼吸着寒冷空气,谢浩然觉得大脑神经被绷到了极限:“我可以帮助你们。”

    “帮助?哈哈哈哈……”

    空中立刻响起震耳欲聋,无比妖异的怪笑:“区区一个筑基的修士,你能帮我们什么?你以为你是大罗金仙吗?”

    谢浩然用力举起手中的上古节杖,诚恳地说:“任何事情都可以商量。我知道我不是你们的对手,所以你们占据优势,可以向我提出要求。”

    红色巨蟒用冰冷到极点的眼睛死死盯住谢浩然,旁边的凶虎一直保持沉默。它不时张开嘴,露出黑洞洞无法看到底的巨口,以及锐利弯曲,足以撕裂一切的獠牙。

    它们已经死了。

    传说,有些修炼到极高境界的修士,或者山精水怪,肉身死亡以后,魂魄仍然能够以聚集灵能的方式存留下来。用现代科学的理论来看,这是一种独特的能量形体。但无论如何,灵能都不可能转化为肉身。至于魂魄灵体“夺舍”之类的事情,那是一种玄妙到极点的神通,早已失传。

    无论血蟒还是凶虎,实力都远远超过谢浩然。强大的灵能压迫弥漫在每一个角落。尤其是血蟒,整个天空都被它越来越庞大的身体占据。直到现在,谢浩然才发现,这条血蟒的灵体似乎是可以控制,在某种神通的作用下,被压缩成自己最初看到的那种尺度。可是现在,它显然被激怒了,不再缩小身形,肆无忌惮将身体巨大化,感觉……就像一条无穷无尽的粗大绳索,绕来绕去,交曲盘折,覆盖了谢浩然看到的整个世界。

    白色凶虎在越来越刺眼的红色光团压迫下,缩小成直径约为十米左右的范围。虽然它一直保持沉默,谢浩然却有一种被凶虎看穿了身上所有毛孔的惊悚。它的眼眶里没有眼球,空洞寒冷的视觉足以穿透骨髓。

    它们生前应该都是超越了“大乘”这个级别的顶级神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身消横死。可即便是这样,残留至今的灵体依然强横无比。从对方释放出来的灵能威压来看,谢浩然断定:血蟒和凶虎仍然保持着“大乘”阶段的实力。对付自己这种仅仅只是筑基阶段的修士,真正是一口唾沫吐出来,就能把自己活活淹死。

    气氛虽然紧张,谢浩然却知道自己没有性命之危。

    上古之礼,据说最初的源头是巨神女娲。它天性善良,有补天救世之功。天下苍生为感女娲之恩德,曾在传说中的“九原之地”订立盟约,约定天下万物无论延续到任何一代,都必须无条件遵从女娲制订的上古礼仪。

    是的,这仅仅只是一种礼仪。就像古代两军对阵,不斩来使。古老的礼节放到现在看来虽说有些迂腐,却是遵守诺言的最直接表示。就算是我再厌恶,再憎恨的仇人,只要手持“上古之礼”前来,我也必须留他一条性命,让他怎么来,就怎么去。

    “小子,你的胆子不小,竟敢跟本座说这种话。”

    红色血蟒一点点将身体的悬空高度降低,仿佛一片黑沉沉具有实质的重物,朝着谢浩然头顶碾压过来。他浑身汗毛直竖,清清楚楚感觉到一种坚硬冰冷的物体与头发接触着。就像一块厚重的钢板平平浮在头顶,已经压弯了向上竖立的头发,只要再往下几毫米,就能接触头皮,压裂头骨。

    血蟒身体的高度在不断降低,谢浩然不得不低下头,然后弯腰,再然后就连膝盖了弯了下去。从侧面看,就像身上多了一座隐形山脉,他已经被压得直不起身子,随时可能瘫软在地。

    看到他这副狼狈的模样,血蟒得到了极大的心理满足。虽然有着上古礼仪的限制,它无法杀死谢浩然。可是在遵循祖宗之法的前提下,狠狠羞辱一下自己憎恨的人类修士,却也不算违规。

    “你连站都站不起来,你能满足本座的什么要求?哼!简直就是空口白话,招摇撞骗。”

    血蟒的怒吼与狂风混合,震耳欲聋:“看来你也是想打山上那些东西的主意。别做梦了。就算山崩地裂,日月星辰尽灭,那也只是你的痴心妄想。”

    谢浩然感觉自己的脊梁骨快要断了。沉重的分量让他根本无法去想别的事情。他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错误选择————上古之礼固然可以确保自己安全,可是谁能保证血蟒和凶虎不会做出一些出格举动?比如碾碎自己的骨头,或者削去自己的全部修为,甚至用某种秘法直接把自己变成白痴……要知道,“安全”两个字的意义,可是有很多种解释。

    大脑在急速运转,谢浩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珍渺集》里翻找信息,同时不顾一切连声狂吼:“我没有欺骗你,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可以给你想要的东西。只要你说出来,说啊!”

    巨大的血蟒越发愤怒:“本座要的,你根本给不了!”

    谢浩然在翻开的《珍渺集》上已经找到了答案,喊叫声比之前更大了:“你要什么?魂魄?血肉?还是香火?”

    不断向下的压迫感终于停住了。

    谢浩然已经被压得单膝跪地,右手支撑着身体。积雪没过了他的手掌,在手腕部位高高堆起。想要仰起头,却发现整个后颈上全是坚硬沉重的碾压力量,只能勉强保持颈部平直,大口喘息着。

    《珍渺集》上记载着灵体最喜欢的三件东西:魂魄、血肉、香火。

    来自背后的碾压力量正在缓缓消失。轻松畅快的感觉重新回到谢浩然身上。他再也支持不住,浑身一软,双手杵着地面,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好不容易摇摇晃晃重新站起来。

    白色凶虎伸出爪子,慢慢梳理着嘴边的胡须,一言不发。

    红色血蟒的声音与之前相比,已经没有那么愤怒,平缓了许多:“你知道的事情还挺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