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六四节 是你逼我放大招

时间:2018-04-30作者:黑天魔神

    ,!

    一名距离最近的僧人听到他们说话,不由得面露警惕,高声喝道:“你们想干什么?”

    贺定元对近在咫尺的喊叫声置若罔闻。他分别握住两个弟弟的手,三人迅速站定距离,形成一个稳固的等边三角形,然后盘腿坐下,闭上双眼。

    站在近处的圆法寺众僧看出情况不对,纷纷喊叫起来。

    “师兄,他们在搞什么名堂?”

    “这好像是一种秘法。”

    “快拦住他们!”

    明慧猛然蹿到前面,伸手挡住一个挥刀就要朝着贺定雷后颈上猛刺下去的僧人,厉声喝道:“都给我住手!”

    所有人都不动了,纷纷用疑惑的目光注视着他。

    明慧居高临下俯视着盘坐在地上的贺家三兄弟,眼眸深处释放出强烈的狂热,就连声音都有些发颤:“雷极门历史悠久,贺家上下几十代人的修炼传承,肯定有着在最后关头的保命秘法。”

    旁边,一名身穿与明慧相同袍服的僧人不解地问:“既然师兄你知道,为什么要拦着我们?”

    明慧偏过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明通,难道你就不想看看贺家最后的秘法到底是什么吗?”

    “我们是修士。当年,掌门大师费尽心力,好不容易才保存下《大威德金刚》功法。到现在,修炼世界已经没落,古代功法遗留部分残缺不全。贺家早早就离开国内,选择在外面发展。他们拥有的秘本应该很完整。如果记录下来,参照修炼……你们想想,这该是多好的事情?”

    明通和尚皱起眉头,对明慧的这番说法并不认同:“师兄,那可是秘法啊x家人直到现在才用出来,可见威力极大。如果我们不是对手,到时候……”

    “混账!你就不会用用脑子吗?”

    明慧张口骂道:“秘法分为很多种。如果杀伤力强大,贺家三个老鬼肯定早就用了。由此可见,他们的秘法必定损耗极大,也必须付出惨重代价。别忘了,尤其是贺定元,如果我没有提到他儿子贺天林,他根本就没有使用这种秘法的意思。换句话说,这应该是“一换一”类型的秘法。”

    这些话还是没能说服明通和尚:“可是师兄,他们贺家的秘法一旦实施,我们也会受到伤害。”

    “你怕个球!”

    明慧的执着与狂热已经达到了顶点:“修炼之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要披荆斩棘。就算是受伤,又有什么了不起?都散开,我估计贺家秘法应该是在固定范围内使用才有效果。大家都站远一点儿,给他们足够的时间,都仔细看着,回去以后把整个过程告诉掌门。他老人家思维慎密,说不定可以参透,把这种秘法为我圆法寺所用。”

    僧人们迅速推开,有的纵身爬上房顶,有的直接推到了大殿内部,还有的干脆退到宗门外面,与盘坐在地上的贺家三兄弟距离上百米。可是从整体局势看来,丝毫没有放开包围圈。

    剩余的雷极门人围站在贺家三老近旁,怒视着远处的圆法寺僧人。

    明慧站在远处的走廊上,指指点点:“明通,看到了吧,贺家三个老鬼没有让他们门下亲族避开。所以这种秘法绝不可能是传说中的阵法。我估计应该是对其中几个人的能力加持,只要避开得到能力的那个人,熬过加持时间,我们一样能赢。”

    明通和尚拿着手机,摄像头锁定了远处的贺家三兄弟。他闷闷不乐地“嗯”了一声,就再不发出声音。

    他不喜欢这样,觉得明慧实在太冒险了。

    明明可以赢,为什么还要给对手以机会?

    应该承认,明慧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很多修炼秘籍失传,各大家族门派都对现有的功法视若珍宝,从不在人前展示。贺家三老当场施展秘法机会,大概这辈子再也没有第二次亲眼目睹。的确,把过程录下来,带回去给掌门参详,说不定就有获益。

    可是,这样做实在太危险了。

    但是明通无法违背明慧的命令。

    谁让他是掌门钟爱的弟子,而且还是自己的师兄呢?

    贺定元扣棕定风与贺定雷的手,三个人手掌相接,都从彼此眼睛里看到了坚毅,以及最后的果决。

    也可以说是疯狂。

    这是贺家典籍上流传至今,被奉为雷极门极密的先祖秘法。

    可以在任何环境下使用,方法也很简单:只要是贺家亲族,无论家主、长老、族人,只要身体里流着贺家的血,都可以使用此法。

    人员数量上也没有限制。一个、两个、三个……甚至更多也行。但是就威力而言,越是贺家直系,人数越多,施展出来的威力就越大。

    正因为如此,这种秘法历来只有贺家最直系的成员才能修习。毕竟,如果换了是心思另类的贺家旁支,谁也无法保证他会在什么情况下,以何种心态使用这种秘法。

    家族典籍上特别注明:本秘法只能使用一次。

    旁边,罗列着密密麻麻的注解。

    “只能使用一次”的范围,涵盖了所有贺家亲族。也就是说,无论是家主贺定元,还是普通的家族旁支成员,只要有其中一个人用过,这种秘法就再也无法使用。

    这里的“使用次数”,指的是整个家族,所有的人。无论贺定元的父亲、爷爷、曾祖,还是他的儿子贺天林,乃至孙子、曾孙。整个家族,无论在任何时代的亲族成员,总共只能使用一次。

    家族典籍上密密麻麻写着贺家各代先辈留下的注解。

    贺天封,未使用。

    贺之虎,未使用。

    贺能,未使用……

    贺能是贺定元的父亲。

    整个贺家,只能用一次。

    这是极其珍贵,也是贺家先祖耗尽了元神灵能,从上古时代为子孙留下的最后一道护身符。

    至于秘法使用以后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祖传典籍上没有说明,只有一道令人看了陡然产生敬畏的注解。

    “该秘法以放弃雷极门前途为代价,一旦使用,我贺家后代子孙,可保安全。”

    贺定元双眼微闭,与两位弟弟低声共念着秘法祈语。

    “上求天,下求地,现有贺家血裔贺定元(贺定风、贺定雷),以放弃雷极门及我贺家财产为供,换我贺家子孙平安无恙,血脉得存。此誓以血为之,苍天当鉴,厚土为证,贺家世世代代子孙不得有违。如背此誓,人鬼神共灭之,身入十八层地狱,九十九世不得轮回。”

    这种秘法很特殊。长久以来,在贺家内部一直是最高机密。雷极门弟子只知道家族有着“在关键时候可保平安”的秘籍。可具体是什么,谁也没有听过,更没有见过。

    施展秘法的过程,在旁人看来很有些像是拙劣的“跳大神”仪式。没有任何道具,仅仅只是贺家三兄弟咬破指尖,将鲜血在手掌中央互相按住,然后口中念念有词,重复着之前的祈祷之语。若要说其中有什么变化,那就是声音从低到高,逐渐上升。到了后来,已经变得震耳欲聋,但是很快就变得嘶哑,从音量最高点硬生生跌落下来。

    贺定元三兄弟的嗓子喊哑了。

    明慧离开走廊,慢慢走到近前。隔着不到十米远点距离,皱起眉头,看着盘腿坐在地上,仿佛被洗脑,脸上全是神经质癫狂表情的三个人。

    “难道要念七七四十九遍?”

    “不,不,不,应该是八八六十四遍?”

    “怎么又超过了?难道是九九八十一遍?”

    明慧猜测的数字一再提升,很快就过了“一百”,然后超过了“一百零八”这个数,继续增加。

    远远避开的圆法寺众僧纷纷围拢过来。他们像之前一样,形成一个不太严密的包围圈。眼睛里再没有之前的畏惧和惊恐,取而代之的,是毫不掩饰的讥讽,以及嘲笑。

    “这就是雷极门的秘法?我看也不怎么样嘛。”

    “这三个老鬼到底在干什么?装神弄鬼,装模做样,我看他们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干脆把他们一刀宰了,也落得个清净。”

    “别胡说!你忘了,咱们来的时候,掌门大师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降服贺家老大,让他们老老实实献上全部家财。何况这清凉山灵气浓郁,若是直接从他们手上得到,也就免了很多麻烦。”

    “不就是在财产转让文件上签字画押而已。要我说,直接把三个老鬼的手砍断,只要大拇指在就行。到时候,文件上想怎么按,就怎么按。”

    议论纷纷,其中不乏残忍到极点的言语。但是必须承认,圆法寺众僧狠是狠,却对掌门很是尊敬,绝对服从。

    明慧感觉一种叫做“耐心”的东西正在飘然离开自己的身体。

    他走上前,在声音嘶哑的贺定元身旁蹲下,拔出佩刀,用冰凉坚硬的刀身在贺定元面颊上“啪啪”抽了几下,认真地问:“老贺,你念完了没有?”

    贺定元没理他,仍然自顾念着家传典籍上的那些话。

    明慧眼里闪烁着狠辣:“你烦不烦,就那么几句话,翻来覆去的念,有意思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