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七十节 赖账

时间:2018-05-04作者:黑天魔神

    贺定风脸上全是满足,之前的颓丧与痛苦一扫而空。

    他的伤势没有贺定雷那么重,从地上站起后,扶着墙,慢慢走到侧面靠近大殿入口的门槛上,坐下来,慢慢调匀呼吸,看着整被两位门人搀扶起来的贺定元,无比欣慰地说:“大哥,老天爷还是长眼睛的,天不绝我雷极门,果然是天不绝我雷极门啊!”

    贺定元的兴致不是很高。他没有做声,站直身子后,挥手让两位门人去忙别的,自己靠在墙上,略低着头,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贺天林被人从外面抬进来。他衣服的上半部分被血染红,看受伤的程度,估计肋骨断了几根,却没有伤及内脏。只是一时间无法站起,只能仰躺在地上。

    圆法寺僧人狠归狠,对于重要目标,下手仍有分寸。

    “爸,你还好吗?”

    “大哥,我没事,还沉得住。”

    “老三,这次你就在山上慢慢调养,回头我让人给你送几支上好的野山参过来,给你好好补补。”

    人们从内殿扛出几摞沉甸甸的防水袋子。这东西很常见,用途也多。只是现在它们被当成了裹尸布。撕开拉链,把一具具尸体装进去。至于地面上散乱的内脏断肢,直接用扫帚堆到一起,用一块很大的塑料布暂时盖上。

    有劫后余生的喜悦和庆幸,也有亲历死亡却无法改变事实的悲伤,以及痛苦。

    对活着的门人逐一问候,贺定风把视线转到站在侧面的谢浩然身上,带着感激笑道:“这次多亏了谢供奉出手相助。我贺家绝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辈。等到雷极宗门这边的事情暂定,回到洛底,一定要好好给谢供奉开个庆功宴。到时候,咱们好好喝几杯。”

    脸色发白的贺定雷坐在旁边连连点头,声音虽然虚弱,脸上却挂着笑意:“要是没有谢供奉在,这次咱们真的是凶多吉少。这谢礼绝不能少。我雷极门虽说是个江湖小派,几百上千万的谢礼,还是可以拿出来的。”

    贺定风听了连连点头,偏过头,看着躺在右边地上的贺天林,音量加大了几分:“天林,谢供奉这次为我贺家立下汗马功劳,回去你给谢供奉和他的朋友每人送张金卡。从今以后,谢供奉的朋友,就是咱们贺家的朋友。只要是在咱们贺家名下的酒店里消费,全部免单。”

    谢浩然站在那里一直没有动。

    他用平静的目光顺序从贺定元、贺定风,以及贺定雷身上扫过,发出雄浑且带有疑问性质的声音。

    “仅仅只是这样?”

    说话的声音很大,在附近忙碌的雷极门人都听到了。他们纷纷放下手上的工作,不约而同把目光聚集到谢浩然身上。

    贺定风脸上的神情微微一滞,随即笑道:“看来谢供奉觉得谢礼分量不够。呵呵!也对,毕竟是“救命之恩,必当涌泉相报”。这样吧!我做主,回去以后,给谢供奉账上打个三千万。”

    说着,他再次偏头看了看贺天林,语气很认真:“天林,你年轻,记性好。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来处理。一定记得回去立刻就办,谢供奉是咱们贺家的大恩人,绝对不能误事啊!”

    贺天林显然是想要说点儿什么,只是胸口疼得很厉害,就连呼吸也只能缓慢下来。他强忍着疼,勉强点头,算是答应。

    贺定元仍然靠墙站着,不时低头飞瞟着谢浩然,没有做声,一直沉默。

    一股怒意从心底升起,仿佛得到磅礴能量补充,迅速充斥了谢浩然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他看了一眼大殿外面渐渐飘散的红色雾气,随即用冷漠的目光注视着贺定风,发出不无讥讽的嘲笑。

    “三千万?贺二老爷,你是在打发叫花子吗?”

    不等对方回答,谢浩然冷冷地说:“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从龙虎山那边请金松道人下山炼制清元丹,光是付给龙虎山的炼丹费用,就高达五千万,还不包括炼丹材料的消耗。”

    贺定风正从一位门人手上接过湿毛巾,擦拭着脸上的污血。听到这里,他停下手上的动作,怒意不自觉地浮现出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谢浩然眯起双眼,摇头讥笑:“龙虎山出手救治雷极掌门,你们愿意花费将近上亿元的代价。我杀了圆法寺这么多和尚,把整个雷极门的人都救下来,你们才给我区区三千万的报酬。”

    他把视线转向贺定元:“贺掌门。”

    其次是贺定风:“贺二老爷。”

    再然后是贺定雷:“贺三老爷。”

    最后清了清嗓子,用话语将所有人归拢:“你们觉得,这样做,合适吗?”

    最后这句话音量非常高,所有在场的雷极门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尴尬在沉默中发酵,很快变成了愤怒。只是其中掺杂了太多的羞色愧意,感激心理被驱逐得荡然无存,残存情绪在短短几秒钟内变成了恼羞成怒。

    贺定雷面色完全沉了下来。他一边喘息,一边用阴沉的目光盯着谢浩然,称呼也改变了:“小谢,不要忘了,你可是我们谢家的供奉。做这些事情,是你的分内之责。”

    贺定风也在旁边帮腔:“如果你不是我们贺家的供奉,那我们当然会以厚礼酬谢。别忘了,什么叫做“供奉”?既然你在这个位置上,就有义务帮助我们雷极门。”

    这完全是强词夺理。

    谢浩然收起眼中的冷意,看看贺定雷,又看看贺定风,平静地说:“堂堂贺家,雷极门也算是江湖上有名的修炼宗派。真没想到,你们翻脸比翻书还快。呵呵!我救了你们,却得到这般下场。”

    一番话,将在场的雷极门众人说得脸上无光,纷纷低下头。

    贺定风脸上的怒火越烧越旺,皱纹密集的两边面颊上,全是一片红色。

    平心而论,他也不愿意这样做。做人最基本的道德本能他还是有的。可问题是,这次谢浩然对贺家的帮助实在太大,以至于贺定风实在想不出应该用什么方法给予酬谢。还有,家族积累财富真的很难。门人弟子修炼要钱,购买药材灵器要钱,维持清凉山宗门周边的关系也要钱……一大摊子铺下来,其实真正的收益没有多少。至于龙虎山金松道人那件事情,如果不是大哥贺定元有性命之危,家族也绝不可能一次性拿出那么多钱来炼丹。

    还好,有谢浩然这个年轻人出现,意外炼出了清元丹,贺家也名正言顺赖掉了龙虎山那边的五千万炼丹费。

    “供奉”这个词所代表的意义,贺定风当然清楚。

    超然的身份,家族内部最好的待遇,只要提出要求就必须满足。而供奉对所在家族必须承担的义务,只是在他们觉得合适的时候出手,帮助所在家族化解危机。

    这是从上古时代就流传下来,关于“供奉”的解释。其实从字面也很好理解:只有最好的供养,才能在关键时候得到对方的奉献。

    贺定风对于“供养”的理解很简单:一年给谢浩然几百万,在他看来已经是极其优厚的待遇。别忘了,现在是科学大爆炸的全新时代。古老的规矩谁也不会当真,只是挂着一个“供奉”的名头,每年收益就有这么多,可以了。

    贺定风越想越气,心里燃烧的愤怒火焰越来越旺。他扶着墙,从门槛上站起来,用颤巍巍的手指着谢浩然尖声叫道:“小谢,别忘了,你可是跟我贺家签过供奉合约,立过誓的。”

    当日允诺成为雷极门供奉的时候,谢浩然曾经许下誓言,会在贺家遇到危险的时候出手相助。

    修士都看重誓言。正因为这样,贺定风清清楚楚知道,谢浩然无论如何都不会向贺家的人出手。否则就是违誓,会遭天打雷劈,心魔噬体。

    谢浩然沉默了。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只是谁也不明白,他那张年轻英俊的脸上,为什么会显出诡异轻蔑的冷笑?

    “哈哈哈哈!”

    谢浩然仰天发出一阵怪笑:“贺二老爷,没想到你会说这种话,没想到你还会说出“誓言”这两个字。怎么,你是不是觉得,既然我发誓成为你贺家供奉,就不会对你动手了吗?”

    不等贺定风回答,旁边的贺定雷连忙插进话来:“谢供奉,我二哥其实不是那个意思。他受了伤,需要休息。这样吧,谢供奉你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说,还有我大哥。只要是不太过分的要求,我们都可以满足。”

    谢浩然眼里的冰冷丝毫未减。他点点头:“很好!既然贺三老爷是这个意思,那么我就直接说了。”

    他加重语气,音量提得很高:“我要整个雷极门,还有整个贺家。”

    仿佛天空中闪过炸雷,把所有人脑子里种种杂念震得粉碎。尤其是之前正在清理血肉残骸的雷极门人,更是浑身一颤,呼吸凝滞,用难以置信的眼睛死死盯住谢浩然。

    刚把觊觎雷极门的圆法寺恶僧杀光,又来了一个想要谋夺贺家产业的魔头?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