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七一节 欺骗老天,会遭天罚

时间:2018-05-04作者:黑天魔神

    贺定风与贺定雷彻底呆住了。

    在惊怒中沉默了近半分钟,复杂情绪终于从身体里爆炸出来。

    贺定雷想也不想就指着谢浩然张口骂道:“真没想到你也是个狼子野心的家伙。原来从一开始你就处心积虑想要谋夺我贺家基业。你……你,你跟圆法寺那些家伙,全是一伙的。”

    贺定风脸上闪过一丝恐惧,立刻被愤怒的表情填充。他的声音充满威胁,只是听起来明显底气不足:“小谢,你可不要忘了,你是我们贺家的供奉,发过誓的。”

    谢浩然笑了,云淡风轻:“那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忘记?倒是你们贺家的人,真正是贵人多忘事。之前说过的事情,时间还不隔天,就被忘得干干净净。”

    贺定雷连声怒道:“我们说过什么了?”

    谢浩然双手背在身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既然你忘了,我就提醒你一下。”

    随即,他用无比洪亮的声音,重复了一遍贺家三兄弟之前的秘法誓词。

    “上求天,下求地,现有贺家血裔贺定元(贺定风、贺定雷),以放弃雷极门及我贺家财产为供,换我贺家子孙平安无恙,血脉得存。此誓以血为之,苍天当鉴,厚土为证,贺家世世代代子孙不得有违。如背此誓,人鬼神共灭之,身入十八层地狱,九十九世不得轮回。”

    说完,谢浩然环视周围,视线锁定了一直保持沉默的雷极掌门贺定元,平静地问:“贺掌门,我觉得对于这件事情,你最有发言权。”

    不等贺定元说话,贺定风立刻尖叫起来:“不!那种事情根本不能作数。当时的情况很危险,我们只是随便说说,用来欺骗圆法寺的人。大哥在来的路上就给天林打了电话,我们要拖延时间……没错,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贺定雷也大口喘息着在旁边帮腔:“我们贺家的秘法仪式是假的,没有发挥作用。那个时候……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所以……我们说过的话,不能算数。”

    谢浩然根本不理会两个财迷心窍的贺家老鬼,他依旧平静地注视着雷极掌门贺定元。冰冷的目光如有实质,深深扎刺着身体。贺定元虽然沉默,却并不愿意被这样死死盯着。羞愧、后悔、愤怒……脑子里甚至莫名其妙就冒出了“杀人灭口”的可怕念头。

    只是这种想法刚一产生,立刻被贺定元慌慌张张按下去,从根部掐灭。

    开什么玩笑:谢浩然一个人就灭杀了圆法寺众僧。那种强大到可怕的战斗力,贺定元这辈子连听都没有听说过。之所以一直没有发声阻止两个弟弟的狡辩,同样也是觉得“你谢浩然既然发誓成为我贺家供奉,一旦违背,就必遭天诛地灭。”

    在他心里,其实对这种事情有着小小的期盼。

    至于所谓的秘法……说真的,到了现在,贺定元也认为贺家祖宗在书上留下的那些话,肯定有假。

    秘法施展出来,根本没有效果。

    没有五色祥云,也没有金甲神人从天而降。求救的誓词反反复复说了很多遍,直到最后,从酒店那边过来的援兵到了,才真正化解危机。

    无论如何,谢浩然与“拯救雷极门”之间扯不上联系。

    虽然的确是他出手杀光圆法寺众僧,可那毕竟是他身为供奉的分内之事。

    至于我贺家三兄弟在那个时候许下的诺言……在场的都是贺家弟子,雷极门人。你谢浩然区区一个外人,听见也就当做没听见吧!

    谢浩然在安静中等待了近五分钟,才慢慢地问:“贺掌门,看来你的记忆力也退化得很厉害。”

    他随即爆发出张狂无比的冷笑:“哈哈哈哈!没想到堂堂贺家,全都是一帮忘恩负义的混蛋。早知道这样,我为什么要出手?还不如看着圆法寺把雷极门灭掉,我再出手收拾残局。”

    谢浩然根本不怕贺家翻脸不认帐。

    他手里还有一张底牌。

    以贺家三兄弟现在的状态,阿斯莫德可以每天晚上吃掉一个。

    至于贺家的年轻后辈,他们对阿斯莫德无法构成威胁。

    只是这样做很麻烦,谢浩然也没有那么多时间一直留在洛底。但他认定一个道理:只要是我的东西,就必须拿回来。

    少年的张狂,拥有强大实力的自信,以及看到并且牢牢抓住机会,绝对不肯放松的凶悍,以及狰狞。

    谁规定的好人就一定要退缩?

    老子身上带着刀,在街上遇到小偷,管他什么“防卫过当”,先杀翻再说。

    谢浩然直视着贺定元,张口问道:“贺掌门,我最后问一次:按照之前的誓言,雷极门现在应该归我所有。这贺家的基业,你给?还是不给?”

    旁边立刻响起贺定风刺耳的尖叫声:“不给!你凭什么……”

    话未说完,只听见天空中猛然传来“轰隆”一声巨响,一道手指粗细的淡紫色雷光穿透大殿屋顶,从贺定风头顶笔直落下。

    他整个人当场定住,仿佛有一道坚硬的金属捅穿身体,将他牢牢插在那里。过了近三秒钟,才失去平衡,大张着嘴,双手保持着举向半空的姿势,重重朝前扑倒。

    周围立刻响起成片的叫声。

    “老二,你怎么了?”

    “二舅公,你快醒醒。”

    “天啊……那是雷……你看到没有,那是真正的天雷啊!”

    四、五个人围在贺定风身边,七手八脚将他扶了坐起。直到这个时候,人们才骇然发现:贺定风头顶出现了一个拇指粗细的血洞。从上面望进去,可以看到被热能烧焦变黑的脑浆。

    他被天雷打死了?

    天空晴朗,哪儿来的雷?

    在众人又惊又怒的杂乱声音中,谢浩然放声大笑。

    “贺掌门,还记得你们施展秘法所说的誓词吗?此誓以血为之,苍天当鉴,厚土为证,贺家世世代代子孙不得有违。如背此誓,人鬼神共灭之,身入十八层地狱,九十九世不得轮回……贺二老爷果然厉害,连“天谴”这种事情都不信。很好,非常好!无信无义之辈,的确是下得地狱,永世不得轮回。”

    “混账!”

    贺定雷被彻底激怒了,指着谢浩然破口大骂:“我二哥遭此大难,明明是你在背后一手操纵。这青天白日的,哪儿来什么天雷?你,你,你……明明是你在搞鬼!”

    谢浩然也不争辩,淡淡地说:“那我就问问贺三老爷,你发过誓,也许过诺。雷极门现在应该归我所有。你给?还是不给?”

    贺定元猛然转头,瞪大双眼看着贺定雷,急急忙忙叫道:“老三别说话,千万说不得!”

    他的速度终究慢了一点。“不给”两个字已经从贺定雷嘴里清清楚楚说出来,后面还带着充满怒意与仇视的“老子根本不相信……”几个字。

    又一道淡紫色天雷穿透屋顶,贯穿贺定雷的头盖骨。他仿佛触电般朝前一蹿,嘴巴张到极致,却再也无法发声。

    这一次,众人看得清清楚楚:谢浩然的确没有动手,紫色雷光的确是来自天空,没有丝毫轨迹可循。

    “天啊!天啊!为什么要这样啊!”

    贺定元眼中全是泪水,他哭喊着,几个箭步冲到谢浩然面前,鼻孔喷出浓浓的浊气,眼睛里布满密密麻麻红色血丝,仿佛被激怒的野兽一样死死盯着他。双手紧握成拳,右拳已经举过头顶,随时可能砸下。

    谢浩然站在那里连躲避的意思都没有。他似笑非笑看着痛苦万状的贺定元,淡淡地问:“贺掌门,你要杀我灭口?还是觉得老天爷会站在你那边?”

    说着,他举起右手,指着正上方的屋顶。

    牙齿在嘴里咬的“格格”作响,但是理智和直觉却提醒着贺定元:谢浩然的警告绝对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誓言一旦发出,为天地鬼神监督,一旦违背……刚刚横死在眼前的两个弟弟,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的胸口急剧起伏,瞪着血红一片的眼睛,上上下下看了谢浩然很久,才发出痛苦无奈的嗥叫:“为什么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啊?”

    圆法寺处心积虑想要谋夺贺家基业。**之前把话说得很清楚:只要贺家拜入圆法寺门下,交出贺家所有产业,就能保住贺家上下平安。

    万贯家财难得,可是性命攸关,不得不保。

    若不是圆法寺僧人残忍雷极门人太多,手段血腥,贺定元也不会连同两个弟弟,临时使用家传秘法。

    现在看来,祖宗传来的秘法,并非虚假无用。

    只是这种帮助,来得稍微晚了些,而且还是以自己从未想过,做梦也没有料到的方式出现。

    不光供奉不供奉,谢浩然救了雷极门,这是谁也无法否认的事实。

    贪婪的**难以满足。我凭什么要把整个贺家基业交给你?

    难道,就因为你救了我们?

    这是两个互相违背,也绝不可能兼容的命题。

    两个弟弟的横死,的确是天罚。

    可是如此一来,贺家现在的状况,与彻底投向圆法寺之间,有什么区别?

    8)

    </br>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