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七二节 我是掌门,你服不服?

时间:2018-05-04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贺定元感觉自己吃了一坨屎。

    圆法寺是一坨屎,明慧要求自己捏着鼻子把它吃下去,我拒绝了,而且发下誓言,要求帮助,还要报复。

    可是到头来,誓言当真,天罚降下,同样也是一坨屎。

    早知道就不发出那么惨烈的誓言了。

    可是在那种时候,谁会想到那么多?

    谢浩然静静地看了贺定元一阵,才说:“贺掌门,这雷极门,你到底给?还是不给?”

    又是这个问题。

    无视周围雷极门人愤怒的目光,谢浩然只安静看着站在面前的贺定元。

    贺定元张了张嘴,发出沙哑的声音:“我能说不给吗?”

    他很无奈,心里充满痛苦和屈辱。

    谢浩然冷笑着发出讥讽:“你可以试试。如果你死了,我会觉得很开心,而且用不着自己动手。”

    现在的情况,与之前截然不同。

    准确地说,从贺定风与贺定雷一唱一和,对谢浩然这个供奉酬谢之礼压榨到最低点的时候,之前融洽的情分,就一丝一毫也没能剩下了。

    没错,我的确是居心不良,想要谋夺你贺家基业。

    可问题是,你们自己当众发誓,天地为证,关我屁事?

    话既然说了,就一定要做到。就像《古惑仔》电影里那句很有名的话:出来混,必须说到做到,既然说了杀他全家,就一定要杀他全家。

    谢浩然其实很鄙视贺定元。

    堂堂一个筑基中期的修士,面对修为境界只是筑基初期的明慧都不敢拼命。虽说大威德金刚功法长于进攻,威力巨大,可是眼睁睁看着诸多门人,甚至还有自己的亲弟弟重伤死去,仍然呆坐在地上,祈求祖先秘法保佑……这种人,根本没有修士之胆,冲天之量。就算他贺定元福泽延绵,长命百岁,又能怎么样?

    是啊!从头到尾,他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就连脖子上那条浅浅的红色印记,还是最后时刻被明慧用刀子压出来的。

    一丝怒意从贺定元眼中掠过,他很快变得颓然。苦笑道:“我说过的话,自然会做到。只是我贺家基业很多,事务麻烦,整理起来需要时间。要不这样,谢供奉你在这里休息几天,等我回去把账目理清,再来交接。”

    “不必了。”

    谢浩然断然否决,朗声道:“雷极门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门下弟子处理。我现在就跟你回洛底。无论如何,今天晚上必须把所有账目交接清楚。”

    “你……”

    贺定元被他咄咄逼人的态度气得极怒,忍不住想要张口骂过去,只是两个弟弟的尸体摆在面前,还没有变冷。只能强迫自己将这口恶气硬生生咽下,压低声音道:“谢供奉,咱们毕竟是朋友,你不要太过分了。”

    谢浩然脸上浮出一丝阴冷:“你之前怎么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怎么,现在后悔了?这件事情绝对不容商量,今天晚上我必须看到完整的账目。如果贺定元你觉得时间来不及,我们现在就走。外面有车,回去很方便,也很快。”

    称呼已经改变,不再是什么“贺掌门”。

    贺定元站在原地没有动,脸上全是挣扎的表情。

    对面,躺在地上的贺天林陷入昏迷。

    耳边传来谢浩然魔鬼般的声音:“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想想你的儿子。别忘了,你发下的誓言,可是以整个贺家子孙为质。如果你也拒不承认,那么接下来,雷击天罚,就该落到你儿子、侄儿,甚至是孙子那辈人身上。”

    望着谢浩然深沉如潭水般冰冷的眼睛,贺定元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他心里最后一丝凶悍的火焰终于熄灭,木然地点点头:“好吧……我们,我们现在就走。”

    谢浩然叫住了他:“先等等。”

    看着满面疑惑的贺定元,谢浩然淡淡地说:“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宣布一下我的身份?雷极门现在归我掌管,你应该尊称我一声:掌门。”

    斗志一旦消失,想要重新聚起,就会变得困难。贺定元怕死,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成为勇敢的战士。在这方面,被天雷击杀的贺定风与贺定雷,比他要好得多。

    此时此刻,贺定元脑子里丝毫没有被羞辱的概念。他点点头,转过身,面对所有在场的雷极门人,用沙哑的声音说:“今天如果不是谢供奉出手,我贺家根本无人存活。我贺定元曾经发誓,无论是谁救我贺家于水火,都会将贺家基业双手奉上。”

    停顿了一下,带着苦笑与无奈,贺定元侧过身子,给谢浩然让出足够的空间:“从现在开始,谢供奉就是雷极门新任掌门。”

    没有掌声,也没有欢呼。

    只有一双双充满惊讶、质疑、愤怒、冷漠的眼睛。

    杂乱的喊叫在几秒钟后爆发出来。

    “新任掌门?这是什么意思?”

    “不,我不承认。他不是我们贺家的人,没有成为掌门的资格。”

    “凭什么要把雷极门交给一个外人掌管?二叔公和三叔公都死了,这绝对是个阴谋。”

    “对,我绝不承认这个家伙。”

    已经消失的红色血雾再次出现,牢牢裹住了声音最大的那个家伙。

    吞下去的食物需要消化。阿斯莫德对今天的食物很满意。血雾已经有部分变成了黑色,它吃得很饱,想要钻进金属瓶子里好好睡一觉。只是没想到突然间再次被谢浩然召唤出来,虽然是再次进食,阿斯莫德却吃得很挑剔。它不再像之前吞噬圆法寺僧人那样,连皮带肉全部吃光,而是直接在目标身上咬开一个洞,钻进去,只吃柔软鲜美的内脏。

    灵魂被抽取的感觉非常痛苦。尤其是从健康的活人身上抽取,会有种生命沿着脊椎骨一直向上,硬生生被拔出身体的可怕感觉。无论嘶吼还是惨叫,都被暗红色的雾气牢牢裹在中间。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雾气散开,才骇然发现声音最大的反对者双眼翻白,肚皮上被撕开一个大洞,流出破碎的肠子,以及内脏。

    谢浩然不知道违背诺言的天罚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降下。也许有着某种规律,也可能按照发誓者的辈分而来。《珍渺集》上找不到这方面答案。还好,阿斯莫德的雾化能力很管用,虽是装神弄鬼,却制造出他最想要的恐惧,以及畏惧气氛。

    他从贺定元身后走上前,环视周围,发出威严的号令。

    “我现在执掌雷极门,光明磊落,无愧于心。你们若再是反对,必将遭受天罚。到时候,贺家满门尽灭,无一存活。大不了,我另招弟子,让雷极门改头换面,与贺家再无关系。”

    这些话说得很重,掷地有声,张狂与霸道毫不掩饰。

    看着面前神情犹豫,恐惧中带着少许不甘的贺家子弟,谢浩然目光一厉,怒道:“若是服从于我,就立刻跪下。否则,天罚降下,谁也救不了你。”

    有了第一个服从者,自然就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还是有人在犹豫。

    阿斯莫德张口就扑了过去。

    惨叫与鲜血是最好的提醒。等到活人横死,尸体躺在面前,再没有人对谢浩然成为雷极掌门这件事提出异议。

    就算心有不甘,也必须服从。只要第一步走出去,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得多。

    贺定元也跪在了谢浩然面前。

    他在心里为自己的行为努力寻找辩解————这是为了拯救贺家亲族,为了让更多的贺家子弟活下去。

    谢浩然自始至终也没有出手杀人。

    这很重要。

    看着跪在面前这片黑压压的头顶,他淡淡地笑了。

    “很好,我喜欢与聪明人打交道。”

    说着,谢浩然看了一眼跪在面前的贺定元:“走吧!这里的事情就交给门下弟子处理。现在赶回洛底,还来得及。”

    ……

    冥冥中是否真的存在天意?

    这种事情谢浩然也不是很清楚。

    他只是有种感觉:贺定元三兄弟施展秘法,对应者却落到自己头上这件事,应该与清凉山顶的血蟒和凶虎有关。

    目前为止,所有的一切都是猜测。

    天罚肯定存在。被天地鬼神见证过的誓言,绝对不能当做儿戏。举头三尺有神明,很多事情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所以谢浩然一再用语言对贺家兄弟进行刺激。只要他们反对的声音越大,反对的次数越多,天地神明的态度也会产生变化。见证者被激怒的后果很严重,它们手里拿着刀,站在你的身边,只是你肉眼凡胎对此浑然不觉。直到天雷落下,才会真正明白“话不能乱说,饭不能乱吃”这句古老俗语的真正含义。

    贺定元没有浪费时间。回到景天酒店,他立刻召集集团高层召开会议,安排人将所有账目全部理清。等到贺定元带着酒店经理贺林走进王倚丹房间的时候,已是临近半夜。

    谢浩然无视贺林眼中愤恨的目光,当着贺定元的面,翻开账本。

    贺家的产业分布很散,除了在洛底这边的景天酒店,就是在南亚与美洲的部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