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七三节 肉食企业

时间:2018-05-04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其中,产业构成以酒店业和服装制造为主,也有部分涉及电子与能源。不过贺家在那些部分没有话语权,只拥有股份,可以变现,也可分红。

    整体计算下来,贺家所有财产总价值约为两百亿人民币。

    王倚丹在这个时候充当了精明会计的角色。她对照账目仔细分析:“如果在短时间变现,收益肯定达不到两百亿那么多。但是这些不动产的所在位置都是热点,未来的升值空间很大。我不建议你现在出手,最好留下来,以合股的形式与其它企业共同经营。那样的话,你的收益会比现在多得多。”

    谢浩然点点头,拿起带有高棉国徽章,由贺家集团开具的清凉山地契转让文件,“刷刷”签上自己的姓名。

    贺定元交出了雷极掌门的全部信物。谢浩然逐一看过,收下。做完这件事,贺定元从椅子上站起,慢慢走出房间。

    比起白天在清凉山上的时候,他感觉自己一下子老了好几十岁。

    贺林陪着贺定元离开房间的时候,用凶狠的目光盯着谢浩然,仿佛想要深深扎入他的身体,贯穿内脏,透进骨髓。

    王倚丹关上房门,转身走进客厅的时候,谢浩然已经走到窗前站定,双手横抱在胸前,低头注视着外面灯火辉煌的夜景。

    “这家酒店,现在是我的了。”

    他的声音很淡,听起来就像一个普通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王倚丹对这个年龄比自己小的男人,不由自主产生了一丝畏惧感。

    她将双手攀上谢浩然的肩膀,从后面轻轻抚摸着:“他们只是表面上屈从于你。那个叫做贺林的人,今天白天我在餐厅里跟他谈过。可是现在……他的态度完全变了,已经把你当做仇人。”

    “哼!”

    谢浩然缓缓转过身,黑色的瞳孔深处掠过一丝森冷:“贺林的父亲是贺定雷。与贺天林一样,他是贺家真正的嫡系。只要贺家维持之前的情况,在贺定元这辈人死后,贺林至少可以分到百分之五的家产。那可是好几个亿。这么多钱一下子没了,前途未来一片暗淡,他要是不恨我,那才怪了。”

    王倚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有些激动,也有些畏惧:“这样做会不会太过分了?而且还是在贺家的势力范围,太危险了。”

    “有什么过分的。”

    谢浩然平静地说:“天道如此,只能怪他们自己。既然发下誓言,就必须做到。这种事情容不得商量。何况贺定风与贺定雷从一开始就在谋算我,贺家基业对我来说,是必定要拿走的东西。当取不取,必遭天谴!”

    王倚丹仍然有些担心:“他们不会这么容易就认输。”

    谢浩然淡定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

    王倚丹很疑惑:“怎么帮?”

    谢浩然走到床前,拿起摆在茶几上签署过的转让文件:“动用你的关系,尽快完成各种转让手续。如果时间上来不及,向高棉国购买清凉山的事情暂时放一放。我也要趁着这段时间集中精力,把雷极门稳定下来。”

    看着身材高大的谢浩然,王倚丹忽然有种莫名的激动。就像在商业战场上遇到对手,必须应战时候的狂热感,甚至产生了越来越强烈的兴奋。

    “你……你要杀了贺定元?”她的声调无法保持稳定。

    谢浩然缓缓摇着头:“那是一个没用的人。有他在,反而可以帮我压制来自贺家内部的反对意见。不过,这种事情不会拖太久,贺家的问题,必须从根子上解决。”

    王倚丹感觉双腿中间有着迫切需要充实的欲望。思维亢奋直接导致体内荷尔蒙分泌加速,心理狂热与生理需要不断转换着,令她有些抓狂。

    女人喜欢的男人,不外乎三种类型。

    第一:有钱。

    第二:有势。

    第三:长得很帅,漂亮皮囊彻底掩盖了穷酸苦逼的身份。

    至于爱情……那是在“喜欢”前提下,经过时间催长,随后产生的甜蜜果实。

    她身上的变化是如此明显,谢浩然清清楚楚看在眼里。

    伸手将王倚丹抱住,以最狂热的动作搂在怀里,朝着那张充满诱惑的红润嘴唇,重重吻了上去。

    非常粗鲁,非常野蛮。

    王倚丹感觉自己随时可能在闭塞中窒息。随之而来的,就是从口唇部位迅速冲进大脑,通过神经反射形成的剧烈痛感。

    他咬破了我的舌头,流出鲜血。

    挣扎着从谢浩然怀里逃开,不等埋怨,就听到熟悉的冷漠声音:“我说过我喜欢你。我也说过,我会把这种事情留到以后。至于时间……你应该不会忘记。”

    王倚丹发现自己对谢浩然已经产生了畏惧感,但并非单纯意义上的恐惧,其中更多的成分,还是尊敬。

    他有实力。

    他有着冷酷清醒的大脑。

    他可以精确判断形势,做出最符合利益的决断。

    还有,他很英俊。

    这简直就是理想中梦寐以求的男人。

    看着神情紧张,右手死死捂住嘴唇,眼睛里透出几分幽怨的王倚丹,谢浩然笑了。拿起摆在旁边椅子上的外套,朝着房门方向走去。

    王倚丹顾不得被咬破舌尖上传来的疼痛:“你去哪儿?”

    谢浩然头也不回地发出声音:“你休息吧!我还有事情要做。”

    拉开房门的一刹那,他的声音忽然变得深沉起来。

    “别忘了我交代给你的事情。抓紧时间,尽快办理。”

    ……

    黑沉沉的夜色,笼罩大地。

    从出租车上下来,谢浩然走上人行道,在棕榈树与热带灌木共同构成的阴影下面漫步徘徊。在街灯的映照下,可以看到马路对面的房屋。其中最为高大,被浅绿色涂料覆盖的那一幢楼房大门顶端,矗立着“福德集团”几个大字。

    谢浩然低头看看手表,指针已经走过了午夜一点钟。

    对于夜店和酒吧,现在正是上演激情,最为热闹的时候。可是对于这里,却是一片沉静,仿佛就连空气都已经睡着,进入深沉的梦乡。

    纵身跃过高大的围墙,足尖与地面接触的幅度非常小,身体承袭着重量,等到站起来,谢浩然发现一只拇指大小的纺织娘就趴在距离自己鞋尖大约五厘米的地上,正在快乐歌唱,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近在咫尺的动静。

    透过值班室的窗户,看到一片漆黑。守夜人已经睡熟,隔着窗户玻璃也能听到轻微鼾声。

    一抹无声微笑在谢浩然脸上绽放开来。

    戴在左手中指上的储灵戒款式普通。戒环粗糙,与自行车轮轴上常用的金属垫圈没什么区别。戒面是一块椭圆形的黑色物质,表面微微隆起。若是用灯光直接照射,会发现有种类似于猫眼宝石的特殊光泽。

    这东西若是放在上古时代,肯定一下子就能被人看出贵贱,引发争抢,甚至是血肉撕杀。

    可是现在,谁也不会把这枚戒指与“传世之宝”联系起来。

    工业革命导致太多的宝物可以被仿造。只要有技术和设备,黑漆漆的炭块也能变成钻石。尤其是随着有机玻璃制品的普及,即便是传说中秦王愿意用十五座城池向赵王交换的绝世珍宝“和氏璧”,工厂流水线同样可以用很低廉的价钱给你造出成百上千。

    看看现在的大街上,爱跳广场舞的大妈胸前挂着翡翠,手腕上坠着玉珠。十个人伸出手来,至少八个的戒指面都是猫儿眼。

    谢浩然把右手食指轻轻按在黑石戒面上,按照逆时针方向,平平划了一个圈。做完这件事,他放松身体,稳定呼吸,迈着轻松惬意的步伐,朝着空无一人的内部厂房走去。

    “福德集团”是一家肉制品企业。与大名鼎鼎的“春都”一样,主打产品都是火腿肠。只是规模没有那么大,产品的市场占有率远远比不上“春都”。

    自从人类掌握了“畜牧”这门技术,肉类食品对人类的供应量,也就从原始社会必须依靠捕猎的方式一再扩大。现在,已经达到令前人难以置信,瞠目结舌的可怕程度。

    以华夏国为例,去年一年的生猪宰杀量,超过了六亿头。

    不是六百万,也不是六千万,而是足足六个亿。

    如此海量的猪肉,当然不仅仅只是满足于国内的鲜肉市场。随着收入提高,人们对生活质量的追求也在增加。除了鲜肉,还喜欢火腿和香肠。西京地面上的肉夹馍每天都要消耗大量猪肉,燕京街头的“小肠陈”生意兴隆,南方粤州烧腊铺子前面排起了长龙……金牌烤猪、熘肝尖、回锅肉、卤肘子、酱猪蹄、鱼香肉丝、红烧肥肠、排骨冬瓜汤,还有为各地酒客们喜爱,在微醺半酣之际,无论如何也忘不掉的凉拌猪尾、猪耳朵冷盘。

    除此而外,还有数量巨大的罐头。

    拥有庞大人口基数的市场就是一个无底洞。不要说是六亿头生猪,就算这个数字再多一些,市场也完全可以消化,毫无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