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七六节 你,是骗子吗?

时间:2018-05-07作者:黑天魔神

    ,!

    来的路上,谢浩然把这个瓷瓶递给贺明明。

    “我要你帮我提供贺家内部的情报,帮我留意包括贺定元在内所有贺家亲族的动静。你用不着动手,只要把具体情况告诉我就行。作为报酬,等一切稳定下来,我全面执掌雷极门,你能得到一笔钱,然后去你想去的地方,过你想要的生活。”

    “你也可以吃掉这个瓶子里的东西,真正成为我的人。”

    贺明明没有开灯,但是好奇心驱使着她打开手机,在微光照耀下,看到了从白瓷小瓶里倒出来的物件。

    那是一枚白色的药丸,有着标准的圆形外观,大小与一颗黄豆差不多。

    贺明明知道贺定元是修士。

    还有很多贺家亲族都是修士。

    “修炼”这种事情,与庶子庶女毫无关系。贺家也不可能在他们身上浪费资源。丹药的珍贵性不言而喻,这种概念从懂事的时候起,就深深刻画在了贺明明的脑海深处。

    她从未见过丹药。

    她只能按照自己的理解,以及经验,推测这东西与“控制个人行为”有关。就像武侠小说里高手控制别人的毒药,鼎鼎有名的“豹胎易筋丸”。

    没有丝毫犹豫,贺明明张口将白色药丸一口吞下。

    心中没有恐惧,只有说不出的酣畅,以及快感。眼前的黑暗仿佛被一道管束破开,清清楚楚看到了贺定元鲜血淋漓的人头,以及腐烂不堪,被无数苍蝇围着盘旋,密密麻麻爬满白色肥蛆的尸体。

    我要为妈妈报仇,还有外公、外婆。

    三十四年,除了提供一枚精1子让我得到生命,你给予我的,是无穷无尽的屈辱,可怕到晚上睡觉都会做噩梦的身体伤痛。

    贺明明已经记不清楚,有多少次在梦里看到被藏獒撕成碎片的妹妹。虽然不知道她的名字,也没有与她说过话。可是那张脸是如此熟悉,对着镜子就能看见。

    就算是用来控制我的毒药,我也食之甚快,甘之如饴。

    再没有比亲手毁灭贺家,看着所有姓贺混蛋统统去死更令人高兴的事情。

    是残酷的现实逼迫我选择向别人奉献忠诚。只要达到目的,无论新任掌门要我做任何事情,我都会服从。

    贺明明不知道,白色瓷瓶里的药丸,其实是一枚煅体丹。

    ……

    风大!

    雪大!

    普通人在这个时候上清凉山,而且还是在这个高度,绝对死路一条。

    谢浩然觉得很轻松。

    呼号的狂风在靠近自己大约二十米的地方就消失了。

    漫天大雪根本落不到头上。仿佛自己是一座正在燃烧的熔炉,释放出强烈高温,驱走寒冷,融化冰雪。

    登山速度比上一次快了许多。脚下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托举,谢浩然甚至产生了“我在飞”的感觉。

    红色血蟒与白色凶虎出现了。

    血蟒的狰狞丝毫未减,张狂的声音震撼天地:“上次下山到现在,才过了几天的功夫,你怎么就回来了?”

    谢浩然恭恭敬敬行了个礼:“在下知道前辈急需魂魄,也是凑巧,弄到一些,就赶着送过来。”

    白色凶虎用冷漠的目光注视着他。

    血蟒带有竖形条纹的瞳孔里释放出凶狠:“小子,你说的“一些”是多少?哼!你以为,随便宰杀几头牲畜,就能满足本座的要求了吗?别忘了,你答应本座的,可是足足一千万条牲畜魂魄。”

    谢浩然恭敬的态度令人挑不出毛病。他摘下手上的储灵戒,双手托着举过头顶:“这里有五百万条牲畜魂魄,还请前辈暂时笑纳。”

    “你说什么?”

    就连态度沉稳的白色凶虎听到这个数字,也不由得蓦然动容:“五百万,你说的是真的?”

    谢浩然没有说话,只是将双手举得更高。

    储灵戒像是突然间长了翅膀,脱离他的掌心,直接飞到红色血蟒面前。当巨大的红色身躯与戒面上黑色石头接触瞬间,外表狰狞的血蟒愣住了。它慢慢合拢张开的嘴,仰起粗大的蛇颈,三角形巨首低垂,态度明显变得缓和下来。

    过了很久,红色血蟒才缓缓地说:“你很诚实,没有撒谎欺骗本座。”

    白色凶虎直接发问:“你是怎么弄到如此之多牲畜魂魄的?本座看这些魂魄大多是猪形,也有部分牛形。若是猪形也就罢了,牛形魂魄的数量竟然高达三十万以上……难道现在的天下,已经富裕到可以随意宰杀耕牛的地步了吗?”

    随意宰杀耕牛?

    谢浩然眼瞳深处闪烁着惊讶目光。他阅览群书,在古代历史上看到过同样的记载。因为没有机械,华夏国历史上几乎所有朝代都颁布法令,禁止百姓私自宰杀耕牛。如果说来,血蟒和凶虎在清凉山上已经呆了几千年,甚至更久。

    想了想,谢浩然决定不要隐瞒事实。他抬起头,认真地说:“回禀前辈,现在的世界,与从前已经不一样了……”

    风停了。

    雪止了。

    谢浩然尽量挑简略的字句说,没有把问题细致化。尽管如此,等到对整个俗世现有状态的描述结束,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一个钟头。

    红色血蟒庞大如山的身体没有动,静静的悬浮在空中。它紧盯着谢浩然,就这样在沉默中注视了近半分钟,缓缓转身,扭过头去,以蛇类生物特有的行动方式,仿佛一团移动的火焰,鲜艳而醒目,朝着远处山顶慢慢飞去。

    白色凶虎发出沉闷如慢速鼓点般的声音:“你……真的不该对阿红说这些。”

    谢浩然怔住了。他下意识捏紧了衣角:“为什么?”

    “很多事情,其实我一直瞒着它。”

    白色凶虎看了一眼红色血蟒消失的方向,沉闷的声音仿佛直接在谢浩然耳边低语:“我知道这个世界变了。从很早以前就变了。你们管那种在天上飞来飞去的东西叫“飞机”,还有就是衣服,与我们曾经生活的那个时代,区别很大。”

    谢浩然努力使狂跳心脏回到原来的节奏。只是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很干燥,仿佛喉咙里一下子灌满了沙子:“前辈……你们……那个时代,具体是什么时候?”

    他注意到,这头有着猛虎形状的强大灵物,第一次没有自称为“本座”。

    白色凶虎没有回答。它仰起头,注视着风停雪住的黑色天空,冰冷的银色月光从浓密乌云背后洒下,照亮了面积很小的一块地方。虽是灵物,可它头部与颈部的毛发缓缓飘动着,仿佛正在空中飞翔。

    “这座山上,来过一些人。”

    “是你们这个时代的人。”

    谢浩然试探着问:“他们……被前辈吃掉了?”

    “我们不能吃人。”

    白色凶虎一直注视着天空中那抹残缺的月色,黑洞洞的眼眶深处,流露出一丝孤寂:“我从他们身上知道了一些关于这个世界的事情。你们的生活习惯,还有被你们称之为“科学”的东西。你们……我指的是现在的人类,很了不起。可以像鸟儿一样在天空飞翔,甚至冲出天空,飞到了月亮上面。”

    它指的是宇宙飞船。

    “这个世界的修士,越来越少了。”白色凶虎发出长长的叹息。

    谢浩然努力寻找切入对方话题的合适字句:“据晚辈所知,几十年前,曾经有一位修士来过这里。”

    白色凶虎缓缓低下头:“你指的是山下创建雷极门,姓贺的那个家伙?”

    这完全脱离了谢浩然思维中的交谈轨迹。他觉得心跳得厉害,点点头,结结巴巴地说:“……是……是的。”

    “那家伙是个骗子。”

    白色凶虎眼眶深处释放出一丝诡异冷光,体积超过整个足球场的脑袋看上去很是狰狞:“他想要从本座这里骗取上山的机会,却什么也不愿意付出。”

    停顿片刻,巨大的野兽头颅朝着谢浩然慢慢沉了下来,在距离他头顶大约半米的位置停住:“很幸运,他遇到的是我。如果换了是阿红……呵呵!恐怕再不会有什么雷极门。”

    谢浩然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他站在原地,大气也不敢出。有那么几秒钟,他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具僵尸,没有呼吸,就连思维也彻底凝固。

    这是来自气势上的碾压。谢浩然很清楚,如果白色凶虎现在突然翻脸下狠手,自己根本无法反抗,甚至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你……应该会算卦吧?”白色凶虎把巨大的头颅缓缓升起,距离谢浩然远了一些。

    沉闷的压迫感逐渐消失,他再也支持不住,身体一重,左腿膝盖弯曲,“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大口喘息着。

    太可怕了。这才是拥有大乘实力修士的真正威能。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杀人于无形,甚至粉碎对方的身体。

    谢浩然彻底抛弃了种种计划好的,不切实际的想法。他从衣袋里拿出装有铜钱的竹筒,单手扬起,费劲地回答:“会,我会。”

    白色凶虎暗淡的声音就像是在自言自语:“你来到这个地方,应该很偶然,不是出于你的本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