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七八节 好处

时间:2018-05-07作者:黑天魔神

    ,!

    在白色凶虎面前没必要躲躲藏藏。反正它拥有看穿一切的能力,也有足以碾压自己的实力。与其遮遮掩掩玩弄语言和思维上的手段,不如直接坦白,将一切公开。

    白色凶虎脸上显出一丝惊讶。

    这种感觉,包括这样的表情,在凶虎记忆当中已经被遗忘了很久。它甚至想不起来自己上一次产生“惊讶”的感觉是在什么时候。太久了……更重要的是,强大足以碾压一切,在漫长的时间里,实在是没有任何事情,任何人,能够让自己觉得惊讶。

    偏偏这个年轻人做到了。

    他居然没有掩饰,毫无保留,就这样干脆利索承认了心中所想。

    白色凶虎半天也没有说话。

    谢浩然越是这样,它反而越是觉得有些棘手。

    良久,它才慢慢地说:“就算贺家那个骗子没有在清凉山建立宗门,本座也会在这里做同样的事情。”

    谢浩然认真地点点头:“在下明白。这座山……有灵脉。”

    白色凶虎恢复了平稳冷漠的语调:“有给予,才能有所回报。这是天道。”

    它没有撒谎。

    没有人会心甘情愿被关在监狱里。只要有一丝可能,囚犯也会想法设法越狱。

    对于血蟒和凶虎来说,清凉山就是一座监狱。

    在漫长的时间里,它们一直在谋算、寻找离开这里的方法。

    越狱不是说抬起脚走出去那么简单。需要工具,需要各种装备,甚至有可能被守卫发现,爆发激烈的冲突,甚至杀人。

    “小辈,雷极门是本座给你的礼物。”

    白色凶虎眼中的冷漠越发深刻:“本座从很多年前就准备好了。否则的话,本座也不会封闭贺家门人释放的祈天秘术,助你一臂之力。”

    谢浩然心中那块一直高高吊起的沉重巨石,终于缓缓落下,摆在了实处。他深深吸了口气,恢复了些许镇定:“敢问前辈,您想要的,又是什么?”

    “魂魄、血肉、香火。”

    白色凶虎发出一声冷哼:“你既是文昌帝君后人,又何必明知故问?”

    恐惧心理消失,谢浩然变得很是从容:“既然如此,前辈之前为什么没有提出“血肉”这个条件?”

    “本座对外面的世界所知不多。”

    白色凶虎也不隐瞒:“血肉比魂魄难得。若是没有足够的钱财,何来血肉?何况你突然出现,没有任何预兆。若是你这次没有带来如此之多的牲畜魂魄,本座也无法将你与早年间的那副卦象对应。”

    它随即发出轻轻的笑声:“雷极门既然被你掌控,想必你也得到了大量钱财。收集牲畜血肉对你来说,不是难事。”

    一股前所有的,足以冲破头顶苍穹的狂热,随着白色凶虎这番话,如高压电流般贯穿了谢浩然身体。

    话已经挑明,就让我给这架存在于双方之间的隐形天平上,增加具有分量的砝码。

    “前辈能给在下一个准确的数字吗?究竟要多少魂魄?多少血肉?多少香火?”

    白色凶虎的目光很平静:“先把你与阿红谈妥的条件完成再说吧!”

    谢浩然语速很快,直接说出早已酝酿好的话:“恳请前辈给在下一些帮助。”

    之所以在“福德集团”收拢五百万牲畜魂魄,连夜上山,就是为了从血蟒凶虎这里得到一些好处。

    凶虎巨大空洞的眼睛微微眯起,注视了他几秒钟:“说吧!你想要什么?”

    谢浩然也不隐瞒:“在下刚刚执掌雷极门,贺家门人大多心有怨恨。虽然有祈天秘术之助,却仍然困难重重。晚辈实力低微,想要尽快得到提升,超越目前境界。”

    白色凶虎微微颌首:“以你区区筑基后期的境界,想要掌控压制雷极门,的确有些困难。好吧!本座可以帮你。”

    它随即问:“小子,会炼丹吗?”

    谢浩然连忙点头:“会。”

    白色凶虎淡淡地问:“听说过灵妙丹吗?”

    灵妙丹?

    谢浩然双眼瞳孔骤然紧缩,张开嘴,脸上全是惊愕与狂热。

    《珍渺集》上记载过这种丹药。按照上古修士排列的丹药品级,灵妙丹位列中品,位阶高于煅体丹和清元丹。服用它的限制很多,效果也很单一————拥有筑基后期境界的修士服用,可突破极限,进入金丹境界。

    点头这个动作很机械。以谢浩然的实力和年龄,很难在如此巨大诱惑的面前保持冷静。

    没有谁天生下来就拥有神威,自控能力超然。一切都需要磨练,需要时间浸淫。

    “下山的时候,你往南面走。本座会给你指路。”

    白色凶虎语气平淡:“收好上次给你的那块牌子,有大用。”

    不等谢浩然说话,它又问:“有装东西的法器吗?”

    谢浩然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白色凶虎皱起眉头,颇不耐烦地问:“储物戒、储物手环,或者是有类似功能的项链、耳环、挂坠……本座问的是这个。”

    谢浩然摇摇头,老老实实回答:“没有。”

    一丝疑惑爬上白色凶虎心头:“既然你得到了文昌帝君传承,为什么连最基本的储物法器都没有?青云宗门下人才济济,各种知识浩瀚如海。就算文昌帝君早早飞升,他也应该留下炼器之法,为什么你……”

    谢浩然拱手行礼,苦笑着打断了白色凶虎的话:“启禀前辈,在下当然知道炼器之法。只是现在这世上……可用材料稀少,难以找到。”

    凶虎眉头越皱越紧:“真有那么夸张?炼制储物戒指不难,只要一点点云灵铁母就行。至于其它的辅材,都是凡间常见之物。小辈,你该不是故意欺骗本座吧?”

    “晚辈不敢!”

    谢浩然连忙解释:“关于云灵铁母,在下倒是知道一些。”

    他曾经从吕梦宇那里听说过一些清代与民国时期修真界的事情。

    云灵铁母的确是炼制储物法器的主料。白色凶虎也没有说错。它所说的“一点点”,相当于现代计量的“一克”左右。

    吕梦宇家传典籍上记录了民国后期一次修真界拍卖会的场景。里面就提到云灵铁母。当时那块铁母重达三克,买家为此付出了六十公斤黄金,再加上五十万美元。

    这还是那个时代的货币。如果放到现在,根本就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天文数字。

    听完谢浩然的解释,白色凶虎久久没有说话。在寒冷与黑暗中静默着,它缓缓张开令人畏惧的巨口,发出深沉的叹息。

    “怪不得要飞升,怪不得……他们都走了。”

    一团柔和的白光慢慢飞到谢浩然面前,在他的掌心里停住。

    那是四枚戒指。

    三枚与红色血蟒带走那枚一模一样的储灵戒。

    中间那枚,款式古朴,亮银色,没有镶嵌宝石之类的装饰品,金属戒面上刻着一个虎头,栩栩如生。

    “这是本座以前打发时间做成的小玩意儿,送给你吧!”

    谢浩然用力握紧手中的戒指,神情激动:“多谢前辈。”

    白色凶虎很平静:“其实你用不着谢我。这也算是对你带来那些牲畜魂魄的回报。交易归交易,人情是人情,两者不要混淆。年轻人,你得明白,你与本座之间,只是互相利用,互相帮助。你……还没有资格与本座谈论交情。”

    它的声音很刺耳,却像直接浇到身上的寒冷冰水,彻底打消了谢浩然脑子里各种不切实际的念头。

    “做你该做的事,好自为之。”

    如山脉般庞大的白色身影,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细细的汗珠不断从谢浩然额头上渗出。震惊、畏惧、亢奋……种种心理夹杂,他现在也说不清自己究竟是什么状态,只有握在手心里这几枚戒指,才是真实可触碰,令他觉得仍然身处现实世界的依据。

    自己小觑了血蟒和凶虎。

    但是凶虎说了一句至关重要,也许连它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话。

    “我们不能吃人。”

    “不能吃人”与“不吃人”,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

    ……

    下山,往南面走。

    四周一片黑暗,哪里有路?

    就在谢浩然踌躇着是否应该先按照原路返回,另找机会再来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头白色猛虎。

    它的体型超过正常老虎两倍左右,白色毛皮在黑夜之中很是显眼。乍看上去,就像关在动物园笼子里,得了白化病的大型猫科动物。

    这不是真正的老虎。除了头部与身躯中央,尾巴和四肢都很模糊,只有一团淡淡的光。

    以白色凶虎的强大威能,制造出一头用来引路的分身,不是什么难事。

    谢浩然跟在这头白虎后面,朝着山脉南面走去。

    很快,进入了一个山洞。

    洞中的道路弯弯曲曲,正前方隐约有一团蓝光。仿佛在黑暗深处隐藏着一汪池水,可以看见,却无法捉摸。

    白虎消失了。

    黑暗的山洞里,出现了一团漂浮在空中,体积有足球大小的光芒。并不强烈,光线柔和,刚好可以让谢浩然看清楚洞内的情况,又不伤及眼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