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八十节 干了这碗毒参汤

时间:2018-05-07作者:黑天魔神

    从某种程度上来看,这的确是受制于血蟒和凶虎。

    谢浩然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不同。他觉得这恰恰是一件好事。血蟒和凶虎无法离开清凉上,相当于给雷极宗门多了一层保护伞。贺家老祖愚钝痴呆,身边放着连个强大的超级打手不用,白白便宜了自己。现在与血蟒和凶虎之间有了契约,就算自己不在,它们也会牢牢守护雷极宗门,耐心等待自己给它们带去想要的东西。

    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谢浩然把手里的七香花重新放回储物戒指,另外拿起一把龟甲蓉,撒进揭开盖子的炼丹炉。

    龟甲蓉是一种地衣类植物,生长在寒冷地带的岩石缝里。因为所在环境特殊,龟甲蓉生长缓慢,还有就是必须遇到极为难得的暖流侵袭,导致当地出现短时间升温,龟甲蓉才会抓住机会开花繁殖,在地下另外生成新的块茎。

    补元丹是修士在元婴期以前的必备丹药之一。顾名思义,这种丹药的作用是补充灵能,恢复使用者的元气。修士与普通人一样,也会遇到体能消耗太大,精神枯槁的时候。只要身上带着补元丹,就能在短时间内迅速恢复。

    一炉补元丹炼好,花费了一小时三十八分钟。有了之前的经验,谢浩然在控火、药材投放顺序与数量方面颇有心得。虽说是第一次炼制这种丹药,单炉出丹数量却高达九十七枚。

    全部收入储物戒指,然后拿出七香花,开始炼制灵妙丹。

    《珍渺集》上有现成的丹方,按照前代修士留下的各种心得体会,以及关键步骤的细节化处理,谢浩然炼制灵妙丹没有任何问题。手法虽然生涩了些,却没有犯下致命性错误。等到两小时后开炉,从炉子里倒出的灵妙丹“滴溜溜”滚落在白色瓷盘里,数量多达十六颗。

    灵妙丹与其它丹药区别很大,主要是颜色方面。淡绿,体积也要更大一些。

    “凝玉真人”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是女性。事实也是如此。凝玉真人是上古时代非常有名的炼丹师。《珍渺集》上记载着被她改良过的灵妙丹方。方子尤为适用于谢浩然这种有一定炼丹经验,却算不上炼丹老手的修炼者。只要将灵妙丹方在原来的基础上减去一味辅药,同时增加少许龟甲蓉的分量,就能炼成“精缩版本”的灵妙丹。

    与正常的灵妙丹相比,这种“精缩版本”灵妙丹综合药效可以增加百分之五至百分之十。只是单次炼制出丹数量不多,一般在二十枚左右,不会超过二十五枚。

    在传说中的蛮荒时代,“凝丹”是大部分修士修炼过程中必须经历的正常阶段。就像现在孩子小学升初中,自然而然。在那种情况下,对于“灵妙丹”这种东西,在修士看来可有可无。只是随着时间推移,灵气日益稀薄,修士们不得不另外寻找提升实力的方法。“精缩版本”的灵妙丹出现,自然是大受欢迎。

    谢浩然之所以选择炼制这种丹药,是因为服用之后,突破筑基,晋升凝丹的几率成倍增加,而且炼制方法简单,不需要耗费太大心力。

    尽管如此,收取了白色瓷盘里的灵妙丹后,谢浩然仍然觉得疲惫,眼皮沉重,整个人仿佛浑身力气都被抽干。

    低头看了一眼摆在旁边的手机,有两个未接电话,都是来自酒店内部的座机。

    炼丹前,谢浩然特意把手机铃声设置为震动。算算时间,估计是之前交代给贺林的那锅参汤,已经完成了熬制。

    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枚补元丹塞进嘴里,屏息凝神,慢慢服下。一股浑厚的灵能瞬间在身体内部释放开来,谢浩然觉得失去的精力被迅速补充,思维与身体反应也变得敏捷起来。

    拿起手机,点开屏幕上的未接电话,等待了几秒钟,扬声器里很快传出一个甜美的女声:“启禀掌门,您要的参汤已经准备好了。”

    谢浩然“唔”了一声,淡淡地吩咐:“端进来。”

    酒店备有另外的开门磁卡,门上那条小小的防盗链,根本挡不住拥有修士能力的贺家成员。其实大家都很清楚,除了薄薄门板起到挡住视线的作用,无论外面的人想要进去,还是里面的谢浩然想要出来,在“有没有钥匙”这件事情上,都不会在意。

    房门从外面被推开,贺林推着一辆餐车走了进来。六名身穿黑色制服的彪形大汉鱼贯而入,他们在房间里靠墙而站,双手下垂,交叠在身前,神情肃穆,仿佛正在进行某种仪式。

    贺明明与另外一个同样身穿浅灰色酒店领班制服的女人走进房间,并排站在门口位置。

    她叫贺冷山。与贺明明一样,都是贺家的庶女。

    贺林还是一副愠怒的神情。他慢慢揭开摆在餐桌最上层那只精致瓷盆的盖子,里面装着大半盆颜色鲜黄的参汤。瓷勺很漂亮,瓷碗款式与花纹表明所有这些瓷器是一整套。贺林小心翼翼将瓷碗盛满,双手端着,一言不发,送到谢浩然面前。

    参汤散发出熟悉的香味,与谢浩然此前在紫荷山庄里闻过的毫无区别。他偏着头,左手食指轻轻按揉着侧面太阳穴,似乎很困,眼睛半眯着问站在面前的贺林:“这参汤是你熬的吗?”

    问话语气相当无礼,甚至可以说是粗鲁。贺林眼眸深处再次闪烁着怒火,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被强行按了下去。他紧绷着脸,点点头回答:“是的。”

    谢浩然的问题并且结束:“你在汤里放了多少人参?”

    这个数字贺林倒是记得很清楚:“一斤零三钱,还有当归和鹿茸粉。这汤的配方是我们贺家祖传,补中益气,效果非常好。”

    谢浩然没有伸手去接那碗汤。他抬起头,用平静的目光注视着贺林,忽然毫无预兆地笑了。

    “既然这汤这么好喝,那么……就给你喝吧!”

    贺林立刻怔住了,脸色也慢慢变得难看起来。

    “……这个……这参汤是掌门您之前就要求过的。属下专门安排人从药库那边拿来材料。上好的老山参,当归也是上了年份的好药材,还有鹿茸……这汤很贵重,光材料就得好大一笔钱。属下身份地微,无论如何也不配喝这种东西。”

    谢浩然满面微笑看着他,在静默中渡过了令人煎熬的近半分钟,贺林终于听到谢浩然那张线条很好看的嘴唇深处,发出声音。

    “去把贺定元叫来。”

    十多分钟后,穿着一套宽松唐装的贺定元在几名亲族弟子的陪同下,走进了炼丹房。

    他的表情有些复杂,朝着谢浩然拱手行李,语气冷淡:“掌门,有什么事吗?”

    谢浩然对他的态度毫不在意,直接说了一遍关于参汤的事情。目光随即从摆在面前那碗已经凉透的参汤上移开,注视着站在面前的贺林,笑着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从清凉山回来以后,你还是第一次管我叫“掌门”?”

    一缕冰冷彻骨的感觉爬上贺林后背。他保持着与平时没什么两样的站姿,努力控制着想要颤抖的肌肉,好不容易在脸上挤出一丝干笑。

    谢浩然接下来的话很直接。他指着摆在面前的瓷碗,朗声道:“把这碗汤喝了。”

    贺林站在那里没有动,笑意彻底凝固在脸上,眼眸深处释放出一丝惊慌,以及怨毒。

    贺定元也看出情况有些不对。他疑惑地看着贺林:“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贺林感觉额头上冒出密密麻麻无数冷汗。他无法回答贺定元的问题,也没有伸手触碰摆在谢浩然面前茶几上的那碗参汤。在可怕的沉默中呆立了几秒钟,他突然转身,抬起脚,朝着房门方向箭步冲去。

    “嘿嘿嘿嘿!在我面前,居然想跑?”

    谢浩然早就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他闪身跃起,仿佛一座高大山脉挡在贺林面前。没人看清楚他究竟是怎么出手,只见贺林倒飞着被扔回屋内,仿佛沉重无比的口袋,狠狠撞在对面的墙上,发出凄厉惨叫。

    “你……我……”

    贺林双手撑住地面,努力了好几次,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的额头被磕破了,鲜血顺着面颊留下。脚下有些滑,他好不容易才扶着墙壁站稳,抬起右手,指着谢浩然,声嘶力竭吼叫着。

    “你……我不承认你是掌门。这里……所有一切都是我们贺家……你,你算什么东西?滚出去!有多远……滚多远!”

    谢浩然冷冷地看着歇斯底里的贺林,根本没有想要与他多说一个字的想法。

    转身端起那碗参汤,大步走到贺林面前。不由分说,左手一把抓住他的脖颈,五指用力,卡住他的喉咙关节,迫使贺林在难以忍受的窒息感与神经反射之下张开嘴,然后带着脸上毫不掩饰的狰狞,将整碗参汤倾倒下去。

    浓黄色的汤汁从贺林口鼻间喷溅出来。这是他强行抗拒着不让参汤咽下去导致的结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