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八一节 掌门之令

时间:2018-05-08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尽管如此,还是有大半碗参汤沿着被谢浩然强行控制的食道,流进他的身体。

    当他松开手的时候,贺林像疯了一般狂跳着,嘴巴张得老大,左手扒开嘴唇,右手拼命朝着嘴里伸。伸张程度惊人,整个手掌都被吞了进去。他不断发出干呕,在床铺与墙壁之间反复冲撞。时而像虾一样弓起身体,从嘴里呕吐出来的大团粘液夹杂着鲜血,相同颜色的液体也从鼻孔里流出。

    房间里顿时弥漫开浓烈的馊臭与血腥气味。

    他一直在叫,只是含含糊糊没人听清楚他究竟在说什么。声音不断被从胃里涌上来的液体打断。到后来,贺林耗尽了力气,整个人躺在地上,一边抖动,一边挣扎,双眼却彻底失去了神采。

    汤里有毒!

    贺林见过金松道人炼丹。他知道修士炼丹会消耗大量精力,酒店厨房以前就专门为金松道人提供过参汤。所以谢浩然提出同样要求的时候,贺林并不怀疑,反到认为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精神疲惫的人对外界事物感知能力成倍下降,除了休息恢复,他们很少,甚至根本不会关心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能用毒药灭杀谢浩然,对于现在的贺家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喜讯。

    贺林亲自拿来药材,亲自熬制了这锅参汤。整个过程由他一手完成,没有旁人参与。

    他甚至考虑好了收尾计划,带着六名亲信一起进去。只要谢浩然喝下参汤,毒发身亡,就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清理现场。

    然后……得到家主贺定元的青睐,甚至有可能成为下一任的贺家家主。

    贺林算错了一件事情。

    谢浩然根本不需要参汤。

    他原本的确产生了“以参汤补充精力”的念头。可是当谢浩然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七香花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这是一个绝妙的试探机会。

    贺家内部肯定有人对自己不服,甚至抱有强烈敌意。这也难怪,明明过几年就能继承的亿万家产,凭空被另外一个人夺走,换了是谁都会觉得愤怒。

    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仇人,就是死人。什么“化干戈为玉帛”之类的话,在谢浩然看来就是狗屎一坨。

    既然你要我死,我就让你死在我的面前。

    贺林在参汤里究竟放了什么东西?

    氰化物?

    鹤顶红?

    还是传说中的敌敌畏、毒鼠强、含笑半步癫?

    都不重要了。

    看着横死在眼前的贺林,贺定元脸上的皱纹更深了,就连头发也仿佛在短短几分钟内白了少许。双手在颤抖,脑子里有种想要扑过去与谢浩然拼命的冲动,却被理智牢牢束缚着,无法动作。

    谢浩然发出冰冷的声音:“贺林意图谋杀本掌门,罪大恶极。贺定元!”

    最后三个字,他发出的音量很大,贺定元感觉有一股力量贯穿大脑,直接触碰着自己的思维神经,导致着他下意识转过身,低着头,恭恭敬敬面对这个岁数比自己小太多的年轻人。

    谢浩然抬起头,朝着站在房间侧面位置的贺明明招了招手。后者会意地走过来,从衣袋里拿出一张折叠好的纸,双手递过。

    那是一张名单。上面记录着所有贺家亲族子弟的名字。这里指的是活人,不包括在清凉山宗门被圆法寺众僧杀死的那些。

    “从现在开始,本掌门要求你在二十四小时内完成交接手续。然后带领名单上这些人,立刻赶往清凉山雷极宗门,潜心修炼。”

    谢浩然把名单在贺定元面前抖开,用手指着那些名字,微笑道:“你可看好了,这上面的所有人都要去。不得以任何借口拒绝,也不能违背本掌门的命令。”

    贺定元抬起头,一目十行扫了一遍,本能的想要张口拒绝。

    名单上这些人掌控着酒店,是贺家目前仅剩的中坚力量。按照贺定元原先的想法,虽然被迫交出了酒店所有权,但只要管理方面还是贺家负责,在收益方面就暂时没有问题。毕竟,贺定元只是一个人,他在这里没有任何根基。

    谢浩然接下来的话,彻底打消了贺定元的念头。

    “违背掌门之令者,必杀!如果老贺你胆敢抗命,或者是名单上某个家伙装模作样不肯去,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谢浩然侧过身子,在贺定元视线与贺林尸体之间让出足够的空间。他的声音听起来就像魔鬼在耳边低喃:“老贺,你该不会想要让你们贺家灭族吧?”

    看着躺在地上不再动弹的贺林,脸色铁青的贺定元心里后悔莫及。如果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谢浩然成为贺家供奉。他甚至怀疑,贺天林之前说过在加油站遇到谢浩然的事情,会不会也是对方故意安排?否则,无论怎么看,都实在是过于巧合。

    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祈天秘术的威能已经在贺定风与贺定雷两个弟弟身上得到验证。被天雷活活劈死,这种死法贺定元做梦也没有想过。如果时间倒退回去十年,年轻的他说不定还会鼓起勇气拼上一拼。可是现在……我拼过,在清凉山宗门被强大敌人包围的时候,我以全部身家为代价,只为了族人得到安全。可到头来,我又得到了什么呢?

    对于不好的那些事情,总会被选择性遗忘。贺定元已经忘记了在危急关头发下的誓言。他现在只记得是谢浩然强行给贺林灌下那碗参汤,然后亲侄子活活死在自己面前。

    能不走吗?

    当然不能。

    贺定元很清楚:现在贺家所有修士加在一块儿,也绝对不是谢浩然的对手。

    “从外面请帮手”这个念头在贺定元脑海里一闪而过,仿佛沉重铅块般,深深沉入了思维海洋最底层。

    请来的帮手,终究不如自己人可靠。何况现在贺家已经没有了亿万家财,拿什么请人?

    就算商量好了可以事后再给,谁又能保证请来对付谢浩然的那些帮手,不会成为抢夺贺家财产,骑在贺家头上拉屎拉尿的另外一个混蛋?

    还是那句老话说得好————万事靠自己。

    去清凉山宗门,其实不是什么坏事。那里与世隔绝,没有了来自凡尘俗世的诱惑,家族子弟就能静下心来修炼。贺家祖传功法虽说算不上高明,但只要潜心修炼,再加上清凉山浓郁的灵气,修为境界必定可以再进一步。到时候,实力强大,未必不能与谢浩然这个“外来掌门”一争高下。

    拿着那张名单,离开房间的时候,贺定元特意在贺明明与贺冷山面前停留了几秒钟。

    贺冷山很漂亮,继承了来自她母亲身上的美丽基因。

    至于贺明明……贺定元对她母亲的印象很深。那是自己年轻时候喜欢上的第一个女人。非常漂亮,性子也很激烈。如果不是用了手段,让她父亲欠下一大笔赌债,恐怕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上手。

    喜欢就是喜欢,绝对不会成为爱情。对于这句话,小孩子理解就要比大人深刻。他们会把喜爱的玩具拆成零件,然后扔掉,再用同样热忱的态度喜欢上另外一件玩具,如法炮制。

    很明显,贺家的人,也不再看好自己这个家主。哼!当年所作所为,都是对的。都他1妈是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现在老子还活着,就一个个迫不及待与外来的家伙勾结,处心积虑想要对付老子。

    用力攥紧捏在手上的名单,贺定元用阴冷目光从贺明明与贺冷山脸上扫过,带着意味深长的冷笑,走出房间。

    身后的房门从里面被关紧。

    贺定元是筑基境界的修士。他可以感受到房间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还有明显被压制到很低的声音。

    苍老的脸上露出一抹怒容。

    一个男人,两个女人……无论是谁,都会把事情朝着那方面去想。

    尼玛的,就算贺明明贺冷山吃里扒外,那也毕竟是老子的种。

    杀心一旦从脑海深处冒出来,就很难再收回去。

    谢浩然……老子要倾整个贺家之力,宰了你!

    ……

    自治区政府给赵轩庭安排的新住处就在办公大楼斜对面。那是一间公寓式酒店,环境优雅。

    看着摆在面前的这份报告,赵轩庭微微有些惊讶,随便扫了扫第一页纸的内容,立刻被吸引住了。

    他看得很仔细。足足过了近半小时,才把视线从纸上移开,落到坐在对面的谢浩然身上。

    “这份报告写得不错。看得出来,小谢你真的很用心。”

    既然是研究考察,就肯定要写出一份像样的考察报告。谢浩然以目前收集到了泥土样本和各种数据为基础,写出了这份考察报告。

    他没有掩饰。报告核心就是水果。各种罗列的数据,以及综合分析结果都表明,在清凉山地区最适合种植的经济类作物有两种:一是苹果,其次就是柑橘。

    考察报告要上交省府与教育局,容不得随意编造,糊弄作假。

    纸面上的东西给人看,可如果真正想要实施,困难很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