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八二节 我要请假

时间:2018-05-09作者:黑天魔神

    ,!

    之前就与王倚丹讨论过这件事————清凉山地下虽然拥有灵脉,灵气浓郁,可是灵气的主要存在区域,却在高棉国境内。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清凉山并非是被华夏与高棉两国共同均分,整个山体只有不到十分之一在华夏这边。这就意味着,如果要对清凉山进行开发,就无法绕过高棉国政府那一关。

    经济开发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就说种苹果种柑橘,光是山上开设农场,挖土栽培,就需要投入大量资金。从人员到基础设置,那里根本是一片空白。就算雇佣高棉国当地人进行种植,对方也不一定愿意。

    那里有好几个武装割据势力。高棉国执政府发布的命令对他们没有任何效果。一旦发生利益纠纷,对方根本不认政府法令,直接派人上山,烧了你的果树,毁掉你的农场。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运输。

    高棉国被联合国列为“极度贫困”的国家之一。历届政府根本没有没有财力和能力对清凉山进行开发。周边不通公路,连接最近城市的那条土路,还是贺家出资修建。如果要在清凉山搞开发,种植水果,就必须首先解决交通问题。要知道水果可不比别的商品,超过成熟期就会落地。如果没有保险和冷藏设备,用不了几天就会腐烂。到时候,不是水果品质不好卖不掉,而是你的东西根本运不出大山。

    谢浩然整理出这份报告的时候,仔细考虑过所有问题,也计算过全面开发所需的一切成本。那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至少还要在王倚丹初步计算的基础上,持续不断追加拨款,才能达到自己预想中的最佳效果。

    在这个世界上,有钱人很多,愿意投资的有钱人也很多。

    谁也不是傻瓜,谁也不会愿意朝着毫无赚钱可能的项目上砸钱。

    没错,清凉山的确适合种植苹果柑橘。可是周围的束缚条件实在太多了。以高棉国的尿性,绝不可能主动出资修建公路。这就意味着,从项目制定到最后水果运出清凉山,每一分钱都要自己掏腰包。

    请注意,这里出产的商品是水果,而且是普普通通的苹果和柑橘。按照现有的市场价格,收回成本需要漫长时间。初步计算下来,不会少于五十年。

    尤其是各种附加风险的可能性非常高。清凉山主体毕竟是在另外一个国家。号召当地农民放弃罂1粟,转而种植水果,相当于从根本上断绝了武装集团的经济来源。人家要是会放过你才怪!

    不夸张地说,除了谢浩然,恐怕没人会想要在这里投资。

    赵轩庭是学者。他看待问题的角度与商人不同。考察就是考察,只要谢浩然完成了研究项目,交出令自己满意的答卷,就没理由难为对方。

    他拿起报告,在桌面上摞着,笑道:“报告写得很好,我通过了。”

    谢浩然脸上洋溢着笑容:“赵老师,那接下来这段时间,我想找你请假了。”

    实践考察时间为一个月,现在才过去一个多星期。

    赵轩庭笑着问:“怎么,你小子要搞什么名堂?”

    谢浩然抛出早已编造好的借口:“我难得来景纳一次,正好遇到朋友也在,就约着想去曼点、勐空和勐养转转。如果赵老师你允许的话,我就跟着他们去玩两个星期。”

    曼点、勐空和勐养都是景纳有名的风景区。

    “去吧!反正你也没有考察项目,报告也写得很好。”

    赵轩庭友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同时压低声音:“这边的傣族小姑娘很漂亮,也喜欢汉人酗。小谢你玩归玩,可别等到咱们走的时候,车上多出几个死抓着你衣服不放,寻死觅活一定要嫁给你的小美女。那样的话,就麻烦大了。”

    谢浩然脸上全是无奈,哭笑不得。

    ……

    清凉山,雷极门大殿。

    昨天下了一阵雨,残留在场院里的血迹被冲刷干净。已经闻不到血腥味,只有少许人类头发残留在草丛中,提醒着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这里毕竟不是华夏,也远离高棉国执政府的控制范围。无论杀人还是尸体,都容易解决。

    大殿后面是内殿,这里是雷极宗门的核心建筑。上千平米的宽敞地面用青石板铺成,包括贺定元在内,十多名贺家亲族围坐在一起,凝心潜修。

    闭着眼睛,贺定元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他觉得眼前仿佛晃动着一具具尸体,无数鲜血淋漓的面孔还在眼前回闪。

    从洛底那边过来,已经好几天了。尽管贺定元封锁消息,与他一起过来的贺家亲族还是从其它渠道得知自己被“撵过来”的种种细节。

    他们知道贺林想要毒杀谢浩然,反而被杀。

    他们也知道了在酒店房间里谢浩然与贺定元之间的谈话。只是增加了很多谢浩然张狂跋扈,肆意欺压贺定元的虚构内容。

    所有这些事情,都是贺定元安排亲信悄悄做的。他收到了想要的效果,在所有贺家亲族眼里,成功竖立起了谢浩然这个“仇人”形象。

    有仇恨,才有强大自身的动力。

    按照正常情况,修炼应该绝对安静。至少每人一个房间应该保证。事实上,雷极门在清凉山上占据的面积非常大,各种不同规格的大小房间,多达上百个,完全可以满足贺家亲族修炼需求。

    灵能在体内运转了七十二周天,贺定元感觉吸纳灵气的速度比过去快了不少。他盘腿坐在软垫上,举起双手,将双掌徐徐压向丹田,慢慢睁开眼睛,正好看到坐在对面的贺定松很不耐烦地拿出手机,正在屏幕上不断点动。

    贺定元发出威严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贺定松是贺定元的表弟,也是血缘关系距离本族较近的核心成员。只是贺定松在修炼方面实在没有天赋,四十二岁的人了,才刚刚进入炼气中期,连后期境界的门槛都没有摸到。

    贺定松被吓了一跳,手机从指缝间滑落下来,掉在地上。周围正在闭目静修的其他贺家成员也被贺定元声音喊得睁开双眼。距离很近,几乎所有人都看到手机屏幕上有两个浑身赤1裸的男女搂在一起,卖力做着难以描述的肢体动作。

    贺定元用冷酷阴沉的目光盯棕定松:“大家都在修炼,你却在看这种东西。老十七,我看你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有资格修炼的所有贺家亲族成员都有名号排序。贺定元是家主,排行第一。之前死去的贺定风与贺定雷,分别是老二、老三。再往下,就按照个人出生时间排序。

    贺定松连忙捡起手机,迅速退出令人血脉偾张的视屏画面。他坐直身子,干笑道:“老大,我……我实在是坐不住了,就随便看看。”

    “看你嘛个逼!”

    充满脏字的滚滚骂声从贺定元口中喷发而出,带着唾沫星子直接溅在贺定松脸上:“都这个时候了,你狗日的还不知死活,还要偷懒不修炼。你以为老子把你带回宗门是为了让你吃喝玩乐?你知不知道我们贺家现在已经走到了绝路?老子为什么不像以前那样,让你们每人一个房间关起门来修炼?就是因为你们根本不自觉,关起门来睡大觉,一个个简直就是饭桶!”

    贺定松脸色变得很难看。虽说贺定元是家主,自己却是四十好几,上有老,下有小,成家立业的人。这样被贺定元指着鼻子骂,脸上实在下不去。他变得有些恼羞成怒,想也不想就张口回道:“老大,话不要说那么难听。我不过是看看手机而已,你至于吗?”

    贺定元被气得冷笑起来:“好cc!既然你这么有本事,那你去对付姓谢的那个小子。我们贺家以后,都靠你了。”

    贺定松被挤兑得实在火大,也就顾不上什么脸面:“别把话说得那么难听。说起来,那姓谢的小子还是天林带过来的。那可是老大你的亲生儿子。冤有头,债有主,咱们雷极门如今落到这步田地,照我看……老大你和天林,要负主要责任。”

    贺定元被彻底激怒了,猛然从地上站起,右手指着坐在地上的贺定松,连声咆哮:“你说什么?有胆子你再给我说一遍?码的,老子今天就代替祖先清理门户,先杀了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说着,贺定元右手悬空,运势成爪。一团强大的灵能正在掌心聚集,随时准备朝着贺定松头顶轰下。

    周围的人见状,连忙爬起来,分成两拨,拉棕定元与贺定松,苦口婆心劝说着。

    “老十七,你就少说几句。赶紧的,跟老大认个错。”

    “本来就是嘛!修炼就修炼,你偏偏玩什么手机。这次来的路上,老大已经三令五申,咱们贺家的确是到了紧要关头,就连雷极掌门的位置都被别人坐了。说起来,也是咱们技不如人。再这样下去,就真的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