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八五节 连击

时间:2018-05-10作者:黑天魔神

    每个人的思维方式都不一样。

    圆法寺上下对掌门诛灭大师的尊敬无可置疑,法通也绝不会对掌门的命令阳奉阴违。只不过,同样是“得到贺家财产”这件事,法通有着专属于自己的理解。

    如果明慧没死,法通一定会接受贺定元的请降,将贺家人全部拢入圆法寺。

    明慧是自己最喜欢的徒弟。悟性高,肯吃苦。既然你贺家敬酒不吃吃罚酒,杀人拒降,那我就满足你,杀光你贺家满门,到时候,无论雷极门还是贺家产业,一样是归于我圆法寺门下。

    诛灭大师当初之所以选定派人直接攻入雷极山门,就是考虑到这边是高棉国管辖,不受华夏国法律制裁。至于现在嘛你贺定元已经把我惹火了。就算回去以后,通过法律层面收取贺家产业有些麻烦,要花费一番功夫,老子还是要你死,全家都死!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贺定松看得目瞪口呆。颤抖的手指无法握住手机,“哐啷”掉在地上,他却根本没有弯腰捡起来的意思。一个身材矮壮的僧人冲到面前,速度快得令人眼花缭乱。直到对方狞笑着在右手上亮出刀子,雪亮的金属反光刺眼,被捏住喉咙无法挣扎的贺定松才骇然发现:自己已经逃不掉了。

    锋利的刀光在空中飞舞,划出令人心悸的线条。凄厉的惨叫声中,贺定松觉得身体失去了控制,后仰着重重摔倒在地上。他眼睁睁看着自己左腿被砍断,明和下刀的位置在膝盖以上。在强大力量的推动下,即便是最普通的刀也能成为神兵。鲜血如泉水般从断腿伤口喷涌出来,贺定松双手死死捂住伤口,身体在平直与弯曲中不断变化,就像脱水的鱼,拼命挣扎,不顾一切乱跳,嘴里发出无比可怕的惨叫声。

    整个内殿瞬间变成了屠宰场。鲜红血水在墙壁与地面上泼洒,被砍断的胳膊腿脚像零件般散乱抛弃。凶狠狂暴的圆法寺僧人简直就是冲进羊群的饿狼,他们根本不管什么规矩,任何一个还在奔跑的目标都会被他们纳入视线。

    “全部杀光”是一道具有深刻意义的命令。

    如果自己这边人多,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四面合围,还要在出口位置进行阻挡。但是圆法寺不比名门大派,尤其是在入门修士的选择上,也颇为严格。不看个人经历,纯粹只看天赋。诸多原因,导致圆法寺僧人数量一直不多。明慧上次带来的那部分,已经占据了圆法寺现有修士的半数。

    “悟”字辈的僧人不多了。而且他们实力低微,没必要白白浪费。收到明慧的死讯,圆法寺上下形成共识。那就是:贺家很强,他们肯定隐藏了实力,不是表面情报显示的那么简单。否则的话,明慧早就完成了差使,带着归降的贺家人,返回宗门。

    所以圆法寺这次派出了法通,以及四为“明”字辈的高手。

    法通很精明,他没有带队直接杀入雷极门,而是在附近观察了很久,摸清楚值守外殿所有贺家亲族的所在位置。这些人实力弱小,全部都是炼气士。按照法通的理解,贺家真正具有战斗力的人,一定都在内殿。

    他把解决外殿部分的任务交给四名弟子,只身前往内殿。

    贺定元在逃。

    法通在追。

    凶猛的打法令所有贺家人胆战心惊,他们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想也不想转声就跑。贺定元实在是开了个坏头,身为贺家家主,全族最强的男人,竟然把自己的亲人扔给对手光是这一点,他就没资格再担任什么家主。

    明和等僧人的目标明确:用不着花费力气直接把人杀死,只要追上四散逃跑的贺家人,朝对方身上捅一刀,让他们暂时失去行动能力,就足够了。

    法通下达的灭杀命令没有时间限制。只要最后不留下活口,早死晚死,没有区别。

    隔着二十多米远的距离,满面惊慌的贺定元看见法通抬起右脚,狠狠踩下。一股巨大的力量随即从空中落下,死死压住了自己的右腿。

    惨烈的痛觉是如此明显,更可怕的是,贺定元看见自己的右腿已经扁平。就像一只活蹦乱跳的青蛙,被沉重的人类抬脚踩住,整条后肢瞬间碾平,在地面上形成厚度只有几厘米的鲜红色肉饼。骨头裂开,露出柔软的髓质。

    我的腿!

    来自伤口的剧烈惨痛刺激着神经,贺定元双眼瞬间变得通红。那是无数血丝在眼眶里集中的效果。他再也支持不住,侧身反倒。却无法拖动身体在地上翻滚。那股来自法通的诡异力量,仍然牢牢压住彻底失去作用的伤腿,死死束缚着他。

    一名僧人从侧面袭来,闪亮的刀刃凌空挥下,从肩膀位置狠狠砍断了贺定元右臂。

    法通已经走到面前,低头注视着被僧人死死按在地上,无法挣扎,却在痛苦尖叫的贺定元,充满恨怒的脸上释放出一丝快意,狞笑道:“贺掌门,你在逃跑方面真的很有一套。哈哈哈哈!你倒是继续跑啊!”

    贺定元感觉死亡站在面前,以僧人形象注视自己。失去胳膊的惨痛与来自身体下方的剧痛比较起来,疼痛等级显然要低一些。他苍白的脸上皮肉抽搐,面颊上滑落着因为刺痛渗出的汗水,虚弱地问:“这是以形化形?”

    法通眯起眼睛,有些意外:“没想到你还知道这个。不错,大威德金刚无所不能,就是以形化形。”

    同样是一招“大卫的金刚,破”,在实力不同的修士使用起来,效果也截然不同。

    贺定元猜的没错,法通的确是突破界限,进入了凝丹阶段。只要在攻击范围内,举手抬足,相当于金刚之力凌空压下,以自己之形,化金刚之形。

    周围一片血腥,遍地都是惨叫哀嚎。

    两名僧人从殿外走进来。他们双手分别抓住两名贺家亲族的腿脚胳膊,将人或拎或拖,毫不客气拽了回来。

    有些自认为实力不错,想要反抗的家伙,当场就被割断喉咙,砍下头颅。

    把死人脑袋插在木杆上的做法,是法通对座下弟子的教诲。

    只有把对手杀狠了,杀怕了,他们才会从骨子里畏惧你,永远不会产生想要反叛的念头。

    贺定元虚弱地抬起头,强忍疼痛朝着四周望去,发现没有一个贺家亲族能够站起。他们要么当场横死,要么与自己一样,被砍断手脚,躺在血泊里,奄奄一息。

    一具年轻的尸体靠在内殿大门旁边,保持着坐姿。一道长长的伤口从左肩斜下,一直拉到右腹。外翻的肌肉中间透出白色断骨,粉红色肺泡表面微微有些干涸。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早已声息全无。

    那是自己的儿子贺天林。

    头顶正上方,传来法通酣畅淋漓的狂笑声:“贺定元,你杀我徒儿,老子就先杀你的儿子,然后灭你贺家满门。”

    无法言语的悲凉从贺定元脑海里浮现:从上古时代就流传至今的贺家,就这样在自己手里结束了吗?

    这能怪谁?

    一味的避让,一味的保全实力,一味的只是注重家族财富,却忘记了老祖宗费尽心力留下的修炼功法。看看现在这些重伤濒死的族人,再看看自己,都在纸醉金迷中忘记了我们是修士。区区炼气,然后筑基,就算数量多达几十上百,又有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被圆法寺杀得干干净净,一个不留。

    “贺掌门,借你人头一用。我那明慧徒儿有了你作为祭奠,必定会高高兴兴毫无遗憾转世投胎,下辈子做个快乐人。”

    正说着,脸上刚刚浮起狰狞表情的法通眼眸深处,突然释放出一丝惊异。

    “谁在外面?”

    他一边狂吼一边转身,只是最后一个“面”字声音尚未落下,一道堪比高速列车还要凶猛的力量就从大殿外面直冲进来,准确命中了法通腰部。他顿时双眼凸出,身体不由自主以腹部为弯曲点,上身下降,双脚离开地面下身抬起,身体在空中形成一个仍在超中间紧缩的“v”字,被巨大的冲击力量推动,以突破人类极限的速度朝着对面墙上反冲,重重撞击。

    冲撞,仍然还是冲撞。

    站在附近的四名僧人根本没有反应时间,他们只能看到一道黑色身影从殿外袭来,就像电子弹球游戏,“嘭嘭嘭”顺序撞向自己与同伴,在可怕的运动速度过程中,甚至伴随着“刺刺拉拉”的微弱电流。

    明和倒飞出去的身体把墙壁撞得裂开。在最后的几秒钟,他低头看到自己的胸膛,发现好几根肋骨从皮肉深处钻出,像刀子一样凸露在空气中。

    明恒头部不偏不倚撞上悬挂在内殿南面房梁的铜钟上。巨大的力量挤压头颅,当场爆开,深棕色的铜钟表面溅开脑浆,血水四溢。

    明莲的四肢形成非常怪异的角度,整条右臂在撞击作用下插进腹部,从身体后面透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