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八八节 还债时间

时间:2018-05-12作者:黑天魔神

    ..,

    贺定元听见自己硬生生把牙齿咬碎的“嘎嘣”声。他已经感觉不到伤痛,恐惧对大脑产生的效果已经麻木。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对某个人报以深深的仇恨,也从未像现在这样感到恐惧与彷惶。

    “……你……背信弃义。你会遭到报应的。”带着哭腔,贺定元从喉咙最深处发出尖叫。

    “这你就错了。我可没有背信弃义,更不会遭到报应。”

    谢浩然摇摇头,神情严肃:“别忘了,是你们贺家自己招惹上圆法寺。身为供奉,我当然要保护你们贺家。至于雷极门,还有你贺家的财产,那是老贺你对天发誓,使用祈天秘术必须付出的代价。我没杀过你们贺家任何人。我也答应你的所有条件。至于你我之间交易结束后,具体有什么人要找你的麻烦,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停顿了一下,谢浩然用怜悯的目光看着满面绝望的贺定元:“其实,你以前有过不少机会。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甚至是亲密的合作伙伴。我跟你没有仇,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说完,谢浩然转身面对贺明明,还有其余的贺家庶子、庶女,平静地说:“答应你们的事情我做到了。现在,是自己的自由发挥时间。”

    人群里立刻爆发出兴奋欢喜的喊叫,残忍与亢奋交织在他们脸上。贺明明的美丽容颜彻底扭曲,让她变成堪比童话故事里黑心巫婆之类的可怕角色。可即便是这样,他们仍然没有忘记再次对着谢浩然叩首行礼,完成最后的仪式,这才你推我挤,朝着各自选定的目标猛扑过去。

    贺定光两条腿都被砍断。他学过急救,用灵能封堵了血管。尽管如此,看到四个相貌英俊,外表几乎一模一样年轻男人朝着自己走来的时候,贺定光脸上仍然露出紧张、恐惧,以及愤怒。

    “你们想干什么?”

    回答他的,是野兽般狰狞的目光,无言的冰冷微笑。

    正常情况下,四胞胎的出现几率非常小。得益于现代医学技术的帮助,尤其是国外医疗机构成功率极高的“受精卵分裂”技术,贺定光让那个成为自己玩具的女人成功怀孕,顺利生产下四个相貌几乎完全相同的多胞胎。

    贺家之所以发达,拥有雄厚的家族财力,与各种精明且非正常的商业手段密不可分。

    与外面的人接触多了,交游广阔,贺定光的经商圈子也就不断扩大。尤其是生意规模不断扩大,需要打交道的人更多,也就见识,并且知道了很多富商巨贾的特殊喜好。

    他们的钱太多了,几辈子都用不完。人生追求产生了变化,从最初的美食、美女、华贵服饰,变成了身体及生理上的另类需求。

    贺定光有两个关系密切的生意伙伴。他们喜欢漂亮女人,但是更喜欢年轻英俊,经过特殊打扮以后外表与女性没什么区别的男人。

    贺定光之所以处心积虑弄出四胞胎,就是为了用在这方面。另类喜好从上古时代就有,可是这种事情需要培养,临时从外面购买,往往起不到最佳效果。尤其是把“礼物”推出去的时候,附带着加上一句“这是我儿子”之类的话,对方就能感受到自己这边满满的诚意,生意合作自然不成问题,赚到手钱成倍增加,利润丰厚。

    不是所有儿子女儿都能管父亲叫“爸爸”。只有我贺定光认定妻子生下的儿女,才有这份殊荣。至于其他的嘛……呵呵!老子在外面找女人只是为了快活,生下孩子也只是当做玩具、工具。自己家的娃娃,不管怎么虐待,都是我贺家的事情,外人无权插手,警察也管不着。

    看着躺在血泊中,满面惊惶的父亲,身材精瘦的贺原东爆发出与他体型毫不相称的大笑:“没想到你也会害怕。贺定光,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四胞胎四兄弟,取了“原”字辈,分别是贺原东、贺原南、贺原西、贺原北。他们围拢过来,居高临下,不约而同从衣服口袋里拿出小刀、钉子、钻头、老虎钳之类的可怕工具。

    恐惧像魔爪一样牢牢攥住贺定光心脏,他仍在强撑着,怒声呵斥自己的儿子:“你们……你们简直……大逆不道。”

    贺原西摆弄了一下手里的锯齿刀,眼里透出无穷无尽的仇恨:“你把我们的妈妈送给那个法国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什么叫做“大逆不道”?”

    当年,有个法国佬看中了贺定光的女人。贺定光从未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对方签了六千万的商业合同,女人自然就当做筹码送了出去。事后得到消息,法国佬很猛,那女人当天晚上就大出血。因为事情见不得光,就没送医院。女人在床上躺了两天,没熬过去,死了。

    说起来,贺定光还是觉得有些惋惜。她很漂亮,性子也很温柔。不过看在那份巨额商业合同的份上,也算死有所得。

    贺原北抓住贺定光的右手,“嘿嘿嘿嘿”狞笑着,用老虎钳钳住他的指甲。浑厚的力量透过皮肤传来,贺定光心里的愤怒瞬间变成了震惊,仿佛见鬼般发出尖叫:“你怎么会有灵能?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修炼的?”

    贺家内部规矩森严:凡庶子、庶女,一概不得修炼家传功法,更不准任何亲族成员对他们给予这方面的传授。

    从贺原北身上,透出贺定光熟悉的灵能。他现在的修为虽然低微,却已是真正的炼气士。

    贺原东半蹲着身子,用力按住贺定光的脑袋,狞笑使他看起来有些神经质:“我们等了那么多年,终于等到了今天。你也不想想,要是没有一点点把握,我们怎么敢亲自动手对付你?炼气中期……哈哈哈哈!你当年把我们四兄弟送到别人床上的时候,大概只想过我们会成为整个贺家最漂亮的屁股,却没想到我们会把你生吞活剥,扒皮抽筋吧?”

    贺定光的位置距离贺定元不远,后者清清楚楚听到了四胞胎兄弟刻骨凶狠的话语。贺定元与贺定光关系很好,他很想对这个表弟施以援手。可是贺定元根本做不到,他首先必须面对的,就是蹲在面前,手里拿着一把手术刀,满面微笑的贺明明。

    贺定元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得厉害,仿佛突然间身体里失去的血液全部补充回来,提供了强大磅礴的动力。他很紧张,结结巴巴:“……明……明明,我……我是你爸爸啊!”

    贺明明今天打扮得很漂亮。精心描画过的眉眼有种平时极其罕见的妖媚。她特意选择了颜色最显眼的大红唇膏,甚至用力咬破了嘴唇内侧,就为了让自己无时无刻都在舌尖上感受到血的味道。

    “你逼死我外公、外婆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贺明明笑得十分疯狂:“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我妈妈?有没有想过我是你的女儿?”

    贺定光被这种毫无掩饰,堪比刀剑还要锋利的问话所激怒,不由得怒声暴起:“不管怎么样,是我把你养大成人。要是没有我,也不可能有你。”

    贺明明脸上的笑意渐渐退去,大笑变成了冷笑:“为了你们贺家的生意,你把我送给不同的男人。你对每一个人都说我是你的女儿。他们都是你的生意伙伴,都给贺家带来了利润……总共一百三十三个,有土埋脖子的糟老头,也有十三、四岁的小孩子。我就不明白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为什么不让贺天林去做这些事情?要知道,他才是你的亲儿子。”

    贺定元终于感受到近在咫尺的威胁,谢浩然也自始至终没有表露过想要插手的意思。他苍老惨白的脸上透出一丝恐惧,语气也软化下来:“……明明,以前都是爸爸的错。就看在你死去妈妈的份上,给我一个机会吧!我……我会好好补偿你,让你幸福。”

    贺明明仿佛一头牢牢锁定了猎物的饿狼。鲜红嘴唇仿佛随时都在滴血:“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旁边,传来贺定光凄厉无比的惨叫声。

    贺定元忍不住想要回头,却听见贺明明发出带有快意的笑声:“别看了。小东他们几个正在拔指甲。放心吧!他们不会让贺定光死得太轻松。这些年,从小到大,你们是怎么对我们的,今天全都会一点儿不剩统统还给你们。所以你就不要在我面前演戏了。我忍了那么多年,就是为了得到一个机会。”

    贺定元觉得整个身体彻底僵住了,好不容易才发出干涩的声音:“……你想干什么?”

    “我要剥了你的皮。”

    贺明明玩弄着手术刀,平静的声音透出滔天恨意:“至于接下来的事情,暂时还没有想过。你知道我学过几年医科,我不会让你感染。从现在开始,你至少要活两个月。我专门准备了大量的抗生素,还有一整套的手术器械。放心吧!你不会死得很容易。”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