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九三节 人造地震

时间:2018-05-15作者:黑天魔神

    就在这个时候,虚掩的花园门从里面“吱呀”一声被推开,刚洗过澡,身穿浴袍的贺明明从里面走了出来。..

    白嫩细腻的肌肤被水滋润得晶莹剔透,面颊两边带着蒸汽催开的红晕。头发湿漉漉的,散披在白色浴袍肩部。趿着拖鞋,纤细的小腿从浴袍下摆透出,线条匀称,不时可以从敞开的衣袍下面瞥见大片美景。那其实不是眼睛看到的真实,更多的还是依靠自行脑补。

    “怎么了?你们在说什么事情?”她对两人之间的谈话听得不太清楚。

    曹昌华朝着贺明明投去毫不掩饰的贪婪目光。思维与视觉之间产生了具有穿透的神奇效果,贺明明身上的浴袍仿佛已被剥下,露出曲线美妙的身体,高耸胸部尺度惊人,白皙的手指更有一种令人迷醉的柔软质地。

    虽然正在抽烟的“贺家弟弟”令人讨厌,可是看在姿容妖媚的贺明明份上,曹昌华倒也觉得之间的口角没什么大不了。想到这里,他重新在脸上堆砌着甜腻笑意,收腹挺胸,将身上最具代表性的块状肌肉摆开,做出一副孔武有力的健壮模样,正准备张口说话,却看见谢浩然朝着贺明明挥挥手,后者会意地点头,转身走进房间。

    眼前的美人突然消失,这感觉真的很糟糕。心痒猫抓的曹昌华也不在意两人之间的年龄差距,强笑道:“小贺啊!这墙的事情也不是不能商量。要不咱们这样吧……”

    谢浩然没功夫跟他磨嘴皮子,用同样冷漠的语气,说着之前问过的同样问题:“你什么时候拆?”

    曹昌华嬉皮笑脸地回答:“晚上一起吃饭吧!这件事情,你姐姐应该比你更有发言权。”

    谢浩然用力抽了一大口烟,声音明显变冷:“吃饭就不用了。我没有时间,她也不会去。小说网..”

    “那就等到你姐姐什么时候有空了,咱们再来谈这件事情。”曹昌华也不是那种随便几句话就能吓倒的硬茬。

    谢浩然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这种话,你最好想清楚再说。我劝你一句,现在把墙拆了,还来得及。”

    曹昌华看了他近三秒钟,鼻孔和嘴里喷出轻蔑嗤笑,身体随着呼吸节奏轻轻颠动。他把左臂横在胸前,手掌托着右臂手肘,慢慢拈着满是胡须的下巴,用富有威胁意味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谢浩然。良久,才慢慢地说:“像你这种小家伙,老子在健身房里见一个打一个。”

    谢浩然扔掉烟头,用脚踩熄,没有说话,转身离开。

    ……

    夜深了。

    曹昌华觉得这个下午过得很糟糕。

    贺明明很漂亮。自己玩过的女人数量不少,却没有几个达到她那种堪称完美的身材。更重要的是,这女人带有一种妖媚迷人的特殊气质,那种魅力并非故意做作,而是透过声音和笑容,举手抬足之间,自然而然释放出来。

    她身上的服装不是名牌,款式也很普通,一看就是典型的办公室女郎。曹昌华觉得以自己雄浑的男性魅力绝对可以产生效果。就算今天不能上手,最起码约出来吃顿饭,然后唱歌喝酒是肯定的。交情从来就是在饭局上变得熟络。顶级牛排、上等红酒、高明厨师亲手烹饪的芝士焗蜗牛,再加上一点鱼子酱,一份味道浓郁的肥鹅肝饼,既能在女人面前彰显自己的有钱人身份,还可以用自己熟悉且推崇的西餐文化为她打开全新窗户。

    女人都喜欢有钱的男人。如果这个男人谈吐不凡,听起来富有文化韵律,而且身材健壮,不肥胖,高大魁梧,那简直就是完美无缺。..

    曹昌华的情人很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唯独对刚认识的贺明明念念不忘。

    偏偏她有一个该死如同恶魔般的弟弟!

    尼玛,这里是老子买的别墅,想怎么改造,是老子自己的事情。

    老子就是喜欢面积很大的花园,把隔墙朝着你那边挪一挪有什么了不起?

    曹昌华做得很巧妙,墙壁从外观上看不出明显差异,而且使用了栅栏式的围墙,如果不走近细看,很难发现两幢别墅中间的隔离通道被占据。他专门为这件事情贿赂物管公司头目,对方也答应只要没人投诉,或者是投诉力度不大,就不会插手过问。

    他很有耐心,从夕阳西下,一直等到夜里十点。隔壁的“贺家姐弟”自始至终也没有露面。虽然之前与贺明明互相留过手机号码,可是自己拨打过去,一直显示对方关机。

    无奈,曹昌华只好随便在美团上点了些吃的,以及啤酒,独自坐在客厅里吃喝。

    原本没打算在这里多呆,只是过来看看,正式搬进来住,大概还要半个月时间。偏偏就这样被妖媚美丽的贺明明吸引住了,随口在电话里给老婆编了个借口,带着被酒精麻醉过的大脑,还有那个在浴袍下面令人浮想联翩的美妙躯体,躺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恍惚之间,感觉地动山摇。

    曹昌华第一感觉是“地震了”。睁开眼睛,恰好看见头顶天花板上“喀拉拉”出现一条巨大裂缝,从缝隙里漏下来的沙子掉在脸上。他连忙闭上眼睛,整个人亡魂大冒,想也不想就抓起摆在旁边的手机,以最快速度开门,冲出房间。

    明朗的月光照亮了一切,旁边步道上亮着路灯。惊魂未定的曹昌华清清楚楚看到自己新买的别墅在坍塌,在变形。漂亮小楼在某种野蛮力量碾压下痛苦翻滚,淡金色琉璃瓦从空中坠落,与地面发出清脆的碎裂撞击。剥落的砖石之间露出钢架结构,电灯被落石砸碎的时候,断头闪烁着令人心悸的电流火花。

    楼塌了。

    这一切发生的是如此迅速,简直令曹昌华眼花缭乱。直到脚下的震荡渐渐平息,其他邻近别墅里跑出来很多人,聚过来围观,七嘴八舌表达自己看法,并且议论的时候,曹昌华才想起应该打电话报警。

    “这房子怎么回事?地震了?”

    “好像不是,咱们的房子没动啊!要是地震的话,应该整个小区都塌了。”

    “大概是房屋质量问题吧!你看旁边的五十五号就没事,好好的。”

    “不好说,五十四号是刚搬过来的,我这几天都看见他们在装修。可能是随便屋主自己的改建问题。大概是敲坏了承重墙,或者破坏了地基。”

    谢浩然与贺明明也在围观者当中。曹昌华带有哭腔的声音从人群最里面传来,很快被密集的议论淹没。

    谢浩然现在的修为达到了筑基巅峰,只需要一个机会,就能成为强大的凝丹修士。

    敏锐的感知能力使他隔着墙壁就能判断出曹昌华的所在位置。两幢别墅之间的位置很近,只要对着承重墙释放灵能,就可以从根本上破坏这幢别墅。谢浩然巧妙控制着灵能着力点,不让破坏范围挡住曹昌华的逃路。先用楼顶落下的碎石将他惊醒,同时控制着结构损坏的房屋。等到他逃出去,站在安全范围,谢浩然才放开控制,任由别墅像顽童推倒的积木玩具,“哗啦啦”倾倒、坍塌。

    跟曹昌华这种人争斗毫无意义。既然你蛮不讲理,我就用更加野蛮的方法对付你。

    当然,你罪不至死。我只是损你家财,却不会取你性命。

    若是你讲道理,其实也就是区区一堵墙,退回去就是。修士不会与普通人计较。

    我给过你机会,你却认为我软弱可欺。

    那就对不起了。

    ……

    星期一。

    云层在天空中戏弄着太阳,就像成年人欺负孤苦伶仃的小孩子。随着时间缓缓过去,从七点到八点,太阳释放出更多热量,光线也穿透了薄薄云朵,黑夜里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那点云层很快消散,天空变得湛蓝,仿佛悬挂在头顶之上的另外一片海。

    谢浩然照例很早就到了学校。按照顺序,他依次造访了各个办公室,给自己的任课老师留下一份礼物。

    每人一块呈饼状的普洱茶,一袋火烧干巴。

    东西不多,价钱也不贵,都是景纳民族自治区的特产。

    校长于博年毫不客气,当着谢浩然的面,直接拆开包装,烧水沏茶:“赵教授上周六就给我打过电话,说你这次考察报告写得很不错,对你评价很高。差不多就这样吧!好好复习,准备准备,再有一个多月,就该参加高考了。”

    闫玉玲走后,一直是数学组长袁子林给高一三班代课。谢浩然把礼物摆在他面前的时候,袁子林眉头微微皱起,然后松开,冷漠的脸上终于显出一丝松动。

    “改改你的脾气性格,别那么骄傲。说句老实话,我不喜欢你。但不管怎么样,你毕竟是我的学生。既然决定跳级惨叫高考,那就拿出狠劲儿和拼劲儿,考出最好的成绩,给所有人看看,也给你自己争个脸面。”

    就在谢浩然转过身,准备离开办公室的时候,身后再次传来袁子林平平淡淡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