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零二节 大寿庆典

时间:2018-05-18作者:黑天魔神

    ,!

    有自称是专业二胡乐师的人跳出来,从多个方面“证明”视频是假的。证据细节太多了:什么演奏者持弓姿势不对,什么二胡底座的摆放位置有错误,还有就是演奏者左手扣弦的指法混乱……总之一句话,视频有假,演奏者装模作样,这首《空山鸟语》根本就是录音带加人物动作表演的混成品。

    这年头,假的东西太多了。从奶粉到衣服鞋子,从大米鸡蛋到皮包首饰,到处都有人作假。年轻人为了出名在网络上故意造假吸引点击率,这实在太平常,也太正常了。

    看着脸上全是愤怒表情,义愤填膺的陶乐,谢浩然不由得笑了:“陶老师,你倒是一口气把事情说完啊!怎么到一半就停下?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争吵双方就再没有文质彬彬的字面语言交流,纯粹变成了“你是傻逼你是白痴你是瞎子你是智障”之类的叫骂。

    当吵架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就需要实打实的东西来征服人心。

    黑帮争吵的延续,是街头斗殴。

    两个村子之间的争吵延续,是集体械斗。

    国家之间的争吵延续,是你死我活的战争。

    音乐是艺术,搞艺术的人都有修养。既然谁也无法说服对方,那就摆开场子直面应对,你们出人,我们也出人,大家在公开诚比划比划,同样都是拉二胡,看看谁的水平高,看看谁的技术更巧妙。

    于是,约架……哦,不,应该是约斗才对。

    事情来龙去脉说完,陶乐惴惴不安地看着谢浩然。算起来,事情起因是陶乐把视频发到网上。可是现在想要解决问题,还得看谢浩然是否愿意出面,与那些人当面斗上一斗。

    陶乐知道这要求有些过分。谢浩然毕竟是个学生,而且再有两个月就要参加全国高考。这种时候,为了这种事情分心,实在不太妥当。

    看着欲言又止的陶乐,谢浩然笑了:“具体约在什么地方?”

    陶乐愣住了:“怎么,你真想去?”

    谢浩然很认真:“人家都蹬鼻子上脸开骂了,为什么不去?难道要一直忍着当缩头乌龟?”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杀过人,见过血。区区文人之间的约战,怕个吊?

    文战,也是一种修炼。

    ……

    “文馨雅苑”是昭明市五年前开发的楼盘。按照当时的政策,规避了一些严格禁止的条条框框,成功修建起数百套三层小楼。即便是按照今天的标准来看,这种分离式独幢小楼其实就是别墅。可是在业主持有的房产证上,却清清楚楚标注着“普通住宅”。

    这里的拽大多是文化厅官员,也有一部分德高望重的文化名人。很多事情是在尘埃落定以后才逐渐公开。尤其是这几年房价暴涨,“文馨雅苑”周边的地皮也被政府接连出让,一幢幢摩天大楼拔地而起。看着周边各种售楼部里明码标价每平方高达万元以上的均价,“文馨雅苑”里的拽顿时充满了说不出的幸福感。

    当年他们买这里房子的时候,每平方也就是两千块钱。这种事情谁也挑不出毛病,文件上明明白白写着:这是文化厅内部自己搞得集资建房,算是在政策允许条件下的单位行为。

    好事情不可能人人有份,普通职工就别想了。谁让你不当官呢?

    李振涵是陶乐的朋友。四十多岁的老男人,目测体重超过一百公斤。在这种炎热的季节,短裤汗衫成为了服装方面从不讲究的男人标配。只是他在这方面做得更彻底————脚下干脆趿着一双人字拖,棕灰色,薄底,夜市摊上五块钱一双那种。

    他不缺钱,座驾是一辆黑色“帕萨特”。

    尽管李振涵很随和,毫无架子,让谢浩然管他叫“李哥”。可是从上车后,谢浩然就一直提心吊胆。尤其是每次透过前排座位的缝隙,看到李振涵那双短粗肥胖的脚趿着拖鞋在离合器油门刹车上踩来踩去,总共有一种危险时刻伴随身边的感觉。

    还好,安全抵达了目的地。

    陶乐下了车,看着“文馨雅苑”小区里漂亮的独幢小楼,皱起眉头问:“怎么选了这么个地方?”

    李振涵拔掉钥匙下了车,与陶乐和谢浩然站在一起,同样也是面带疑惑:“我也不太清楚。地方是他们选的,说是在这边有房子,很宽敞,还约了不少人过来。我觉得人多其实是好事,只要咱们赢了,赢得光明正大,就没人会唧唧歪歪。”

    门牌号也很有意思:二号地,二号步道道,二号楼。

    刚绕过标注着“二号步道”的指示牌,远远几看见一大群人围在二号楼的入口位置,非常热闹,好像是在进行某种庆祝活动。

    李振涵是昭明市文化圈的人,人脉很广。走到近处,他发现现场有好几个熟人。

    拍了拍站在人群外面,背对自己,肩膀上扛着摄影机正在拍摄的中年男子后背,对方回头一看,笑道:“老李,你怎么来了?”

    李振涵拿出香烟,递了一支过去,问:“你怎么在这儿?”

    摄影师接过香烟,夹在手里,偏头朝着二号楼入口方向努了努嘴:“今天是王老的七十大寿,台里让我跟着节目组过来采访。原本以为只是很普通的人物专访,到了才知道是王老的一个学生出钱,让省电视台这边跟随拍摄。说起来,倒也可以算是一档节目。人家是花钱上电视,就是不知道播出以后有没有人会看。”

    李振涵有些摸不着头脑:“王老?哪个王老?”

    摄像机很重,摄影师把机器从肩膀上取下,放在脚边,拿出打火机点燃香烟,一边抽着一边说:“王文明,文化厅的老领导了。我记得老李你以前是学声乐的吧?王文明就在你们学院担任过客座教授,怎么你不记得了?”

    李振涵恍然大悟:“原来是他啊!”

    他随即把目光转向人群密集的二号楼入口,惊讶地问:“怎么王老就住在这儿?”

    摄影师点点头,喷吐着烟雾,抬手指着人影晃动的房间方向:“人来的太多了。全都是王老的学生。”

    李振涵忽然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下意识问:“那周文涛呢?也是王老的学生?”

    摄影师显然不认识李振涵说的这个人,有些疑惑:“周文涛是谁?”

    眼看两个人讲不到一处去,李振涵连忙笑笑,随便找了个借口,转身走到站在人群外的陶乐与谢浩然旁边,先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说了一遍,然后低声道:“情况跟我们预想的不太一样。没想到今天是王文明王老的生日。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周文涛应该是王老的徒弟。他是故意让咱们过来,当着他老师的面比试。”

    陶乐顿时急了:“这算什么?那不是在他的主场上比试了?要是在乐器上随便搞点儿小名堂,那还怎么比?”

    李振涵比陶乐冷静得多,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做手脚到不至于。毕竟是公开诚,而且还是王老的七十大寿。而且这么多人,王老在音乐界名气很大,他的学生都是行家,要是为了能赢,故意在乐器上耍手段,周文涛以后也不用在音乐界混了。”

    说着,李振涵把目光转向站在旁边的谢浩然:“小谢,你觉得呢?”

    谢浩然怎么可能被这种场面吓住。他笑了笑,平静地回答:“我听李哥的安排。具体在什么地方比试不重要,我肯定赢!”

    ……

    光是二号楼的内部空间,肯定无法容纳多达数百名贺寿者。王文明的寿辰聚会安排在小区俱乐部,也就是当初作为售楼部使用的那间大厅。位置就在二号楼后面,穿过住宅五十米就是。

    人真的很多。

    有官员,有富商,也有各个文化机构的负责人。一些面孔李振涵很熟悉,经常可以在媒体网络上看到。也有几个与他关系不错,打个招呼,很快就聊起来。

    李振涵做事情喜欢大张旗鼓,尤其是得到了谢浩然的许可,也就没有了最初的顾忌。每遇到认识的人,他都会大声宣扬此行目的,口口声声“我们今天来跟周文涛比试”。人类是一种好斗心理很强的动物,也喜欢看热闹。就这样,在其他人推波助澜之下,越来越多的人把注意力集中到他们身上,仿佛一道道无形波浪,推动着他们,出现在周文涛面前。

    那是一个文质彬彬,身穿白色西服,相貌英俊,二十六、七岁左右的年轻男子。

    找到他的时候,周文涛正好陪在今天寿诞庆祝活动的核心人物王文明身边。宽敞的大厅里挂着红灯笼,玻璃窗上贴着斗大的红色“福”字,还有“寿”字。核心座位后面摆着雕花屏风,脚下铺着红地毯,一切都按照古老国度独特的祝寿方式摆放,充满了浓郁的文化气息。

    看见李振涵等人,周文涛脸上露出自信的笑意,目光随即落在谢浩然身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