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零三节 粗劣与精致

时间:2018-05-19作者:黑天魔神

    ,!

    他已经认出来,对方就是视频里的主角,旁边还有自己的熟人陪着。

    周文涛认识李振涵。后者大学毕业后分配在群众艺术馆,周文涛前年托人走关系进了这个单位,而且还是极其难得的正式编制。两人虽说是同事,可是辈分摆在这里,平时见了李振涵,周文涛都得尊称对方一声“李老师”。

    这种情况从去年开始就变了。

    群众艺术馆这种地方几乎没有什么工作强度。主要任务就是研究和知道群众业余艺术活动,收集和整理民间艺术遗产,辅导群中业余艺术创作,培训文化馆的业务干部及群众文艺骨干。当然,在艺术方面没有能力的人绝对进不来。周文涛在二胡演奏方面的确技艺高超。他善于钻营,家里也有关系,认识了有名的曲艺大师王文明,直接拜在对方门下,成为弟子。

    有了这层关系,周文涛在单位上身价陡然变得金贵起来。古话说得好:文人相轻。再加上王文明与文联领导多有往来,也就在平时交流、饭局的时候,顺便带上周文涛这个新收的徒弟。一来二去,周文涛晋升成为副科级干部,对待身边的人,态度自然就傲慢起来。

    陶乐最初把谢浩然二胡演奏视屏发在朋友圈的时候,周文涛其实并不在意。偏偏李振涵对谢浩然的演奏技巧大为赞赏,他在群艺馆担任副主任一职,也是周文涛竞争主任的对手。因为这个原因,再加上二胡演奏本来就是自己的强项,周文涛当然要站出来讽刺一番。争执过后,双方之间的正常才演变成当面比试。

    “哟,这不是李老师嘛!”

    周文涛朝前走了几步,看似迎接,却在距离李振涵等人六、七米远的位置停下脚步。他站在红地毯上,笑意盈盈:“李老师来得正是时候。来,来,来,我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恩师,著名的曲艺大师,王老。”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就算李振涵想要带着陶乐与谢浩然避开,也已经来不及。想了想,干脆顺着周文涛的话头,直接走到坐在主位上的王文明面前,认真行了个礼,笑道:“王老你好,我叫李振涵,是小周的同事。今天来得仓促,也不知道是王老寿辰,没带礼物,还请王老海涵。”

    王文明穿着一套白色唐装,尽管看上去已经苍老,却很有精神。他笑着回礼:“既然是文涛的同事,那都是文艺界的人。今天来得朋友多,就是大家聚在一起高兴高兴。小李啊!你们自便,自便啊!”

    寿辰庆祝以茶话会的形式进行,并不招待晚餐。大厅里的空位可以随便坐,也可以端着饮料自由走动。总之,有些半中半西的样子。

    周文涛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李振涵。他走到王文明身边,笑道:“老师今天大寿,正好,李老师有个朋友二胡拉的不错,我们各自给老师献曲一段,当做祝贺。”

    被几十个人众星拱月般围在正中的王文明人老成精,如何听不出周文涛话中有话。他先是看看站在面前的李振涵,又顺序看了看陶乐与谢浩然,目光从三人手腕上扫过,转过头,试探着问:“文涛,你对为师说过,今天要与一位二胡名家比试一场。怎么,你说的那个人,就是小李?”

    周文涛的笑声听起来有些阴柔,与他过于白净的皮肤倒也很配。没有直接说明,眼里全是轻佻讥讽的目光:“呵呵!这个嘛,得问李老师了。”

    周围的人听了,议论纷纷。

    “之前没听周文涛说过这事情啊!”

    “你没跟文涛在一个微信朋友圈,前几天他发过一段视频,是一个年轻人用二胡演奏《空山鸟语》。音色优美,技巧很高。文涛当时就说视频上那个人太年轻了,估计视频是用混音效果伪造的。”

    “原来是这样,所以他们就约了今天在这里比试?”

    “应该是这样。今天老师大寿,也算是活跃活跃气氛。文涛的脾气你还不知道?他喜欢出风头。不过照我的估计,他也是想要趁着今天这个机会,在老师面前露一手。”

    陶乐脸色变得一片阴沉。

    李振涵也站在原地,神情不悦。

    抬高身价的最好方法,就是找一个能力不如自己的人,与自己同时进行一项工作,或者活动。就像跑步,发令枪一响,先冲过终点线的就是冠军。他能得到最多的赞誉和掌声,却很少会有人记得第二名。

    说好了只是二胡比试,没想到周文涛还有这种心机。

    王文明是周文涛的老师,今天到场的客人,大部分都是王文明的学生。虽说教授时间有早有晚,年龄不一,可他们毕竟有师兄弟之缘,基本上算是同一阵营。

    想都不用想,他们肯定是站在周文涛那边。

    倒不是说他们会把黑的说成白的,颠倒是非。而是二胡演奏这种事情很难分出具体高下。周文涛的演奏水平李振涵很清楚,这家伙虽然阿谀奉承,善于钻营,但是在二胡方面的确技艺高超。否则的话,也就不会对谢浩然演奏的那段视频用专业术语指指点点。

    就像两个都是钢琴十级的选手上台表演,演奏相同的曲目。在出错率一模一样的情况下,评委肯定偏向于他们熟悉、认识的那位选手。甚至可能会对该名选手偶尔的错音当做没有听见,直接无视。

    这就是所谓的“人情”。

    在这种诚,这样的时间点,还比个球啊!

    李振涵忽然觉得有些心灰意冷。严格来说,事情其实是他挑起来的,主要是当时被周文涛讥讽嘲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再加上谢浩然只是一个尚未成年的高中生,李振涵想要让傲慢的周文涛亲眼看看,在这个世界上,比他天才,比他厉害的人比比皆是。

    可是现在看来,好像一不留神就掉进了对方的陷阱。

    明明说好是比试,却被你狗日的搞成给你过生日的老师“献曲”……献……献尼玛个逼!

    李振涵暗自叹了口气,走到谢浩然身边,音量压得很低:“小谢,咱们走吧!今天是李哥糊涂了,没把事情考虑清楚就带着你过来。李哥给你赔罪,晚上请你吃饭。”

    “走?”

    谢浩然明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为什么要走?”

    李振涵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周围的人太多了,声音稍微大一些就会被听见,可是音量小了又怕谢浩然听不清楚。更糟糕的是,这种事情不是随便几句话就能说清,总要费些周折。

    谢浩然却明白他的意思,笑道:“李哥你不就是担心那些人都站在他那边嘛!”

    李振涵愣住了:“怎么……你知道?”

    谢浩然耸了耸肩膀:“我又不是傻子,我有眼睛。”

    李振涵觉得很意外:“那小谢你的意思是……要跟他比?”

    谢浩然回答得非常肯定:“比!一定要比个高低,分出一二才行。”

    ……

    两把椅子并排摆开,谢浩然落落大方坐下,拉开挂在肩膀上的背包,依次拿出二胡,以及琴弓。

    看到他从背包里拿出的二胡,聚在王文明身边的那些人,不禁笑了起来。

    “呵呵!硬杂木的二胡。”

    “一看就是生手,这种东西也能用?”

    “依我看,没必要比了吧!光是看看二胡,我觉得文涛肯定赢。”

    对于乐人来说,乐器就是吃饭的家伙。

    二胡的材质很多,高中低档次不同。其中最普通,也是价格最低廉的,莫过于“硬杂木”制成。榉木、东京木、坤甸木或者色木等等,都归为“硬杂木”的范畴。这些材料来源广泛,选用其中纹理直顺的部分制琴,稍带节疤的若是处理好了,也可以充当材料。

    上等二胡的材料多为红木,以及紫檀。这类木质的木射线非常细密,纹理斜向交错,结构密实、均匀,木材分量沉重且坚硬。尤其是原木存放时间长了,颜色会逐渐加深,具有一种特殊的美感。而且经过长时间摆放后,木质伸缩性较小,制成乐器后,不容易干裂,非常稳定。

    乐器制作在选材方面,都遵循着符合力学和声学的原理。以二胡为例,是一个完整的振动体。因此,对二胡每一个部位的材料都要符合其振动原理,才能在演奏时产生优美的音色。

    谢浩然手上这把硬杂木二胡非常便宜,在任何一个乐器店里都能买到。至于价钱……最多不会超过两百块。

    这种二胡适合初学者使用。可若是在这种众多名家聚集的地方拿出来,就变成了一种笑话。因为光是从二胡材质的方面来看,谢浩然就失分太多,站在了一个起跑点很低的位置。

    见状,周文涛鄙夷地笑笑,走到侧面方向的一张条形长桌上,拿起一个做工精美的黑皮背包。

    那张桌子很大,很长。上面摆放着林林总总多达上百件乐器。中西皆有,种类多达好几十个。看样子,应该是前来参加王文明寿宴的徒子徒孙所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