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零五节 我赢了,你服不服?

时间:2018-05-20作者:黑天魔神

    ,!

    最后一个音节在轻缓舒柔的节奏里缓缓消失,仿佛喧闹的林中鸟雀音乐会已经结束,一切都恢复平静。

    安静了几秒钟,整个大厅里爆发出热烈掌声,众人称赞交口不绝。

    “太棒了,这是我听过最好的二胡演奏。”

    “那个年轻人叫什么名字?以前没见过啊!他二胡拉得真不错,没有十几年的苦练,根本不可能有这种水平。”

    “其实文涛也不错,就是性子急了点儿。要我看,单独演奏的话,文涛的水平跟那个年轻人差不多。”

    等到掌声变得低落下来,身着唐装,一副道骨仙风模样的王文明也抬起手,招呼着神情紧张的周文涛走到面前,满面笑容,用赞赏的语气说:“文涛在二胡上的技艺又进步了。这一曲《空山鸟语》,意境深远,变化丰富。即便是为师听了,也要对你夸上一夸。”

    李振涵性子有些急,他走到坐在椅子上的谢浩然后面,冲着背对这边的周文涛大声笑道:“周文涛,现在感觉怎么样?是不是输得心服口服?”

    他的笑声很大,周围的人纷纷停止议论,无数双眼睛聚集到了周文涛身上。

    窘迫与愤怒瞬间从脑海里爆发出来,周文涛却没有张口与李振涵争辩的底气。他猛然转过身,白净的脸上浮泛起阵阵红晕,颜色鲜艳如血,脸上虽然挂着勉强的笑,眼睛里却带有一丝恨意,在李振涵与谢浩然身上来回扫视着。

    人要脸,树要皮。大庭广众之下,我……我竟然输了。

    王文明从主位上站起,站在周文涛前面,皱纹堆积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狡猾,释放出对谢浩然的轻蔑,还有对李振涵的不满。

    “文涛其实没有输。”

    他苍老的声音充满了威严,令人不容置疑:“本来就是两个人合奏,哪儿有什么输赢?”

    谢浩然微微眯起了眼睛。

    陶乐嘴巴不由自主张开。

    李振涵愣住了,随即脱口而出:“王老,是周文涛约着我们来到这里比试。不信你可以问他……”

    王文明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抬起,在空中摆动了几下,把李振涵后面的话挡了回去。右手随即拈起长长的,从下巴上长度足有好几厘米的白色胡须,淡淡地说:“文涛本性纯良,要不是他一直谦让,刚才那首曲子早就已经乱了。”

    李振涵的思维存在误区。他自始至终都把王文明当做德高望重的评判,根本没有把事情朝着坏处去想。一时间,他觉得脑子有些发懵,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一个站在主位旁边的中年人走过来,与王文明站在一起,笑道:“我来说句公道话吧!这其实不能算是比试,就是文涛与这位小朋友共同合奏。老师没有说错,文涛很谦让,否则以文涛的水平,王老座下的弟子,无论如何也不能成为伴奏,必须是主演才对。”

    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中年妇女也走过来帮腔:“文涛的二胡水平很高,否则老师也不会收他为徒。今天是老师大寿的好日子,大家应该高高兴兴才对。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大家都带上乐器,现场来上一段,给老师助助兴。既然文涛排在第一个,那接下来,就该轮到我们了。”

    “对,对,对,就是这样。”

    “王老七十大寿,大家开心就好。”

    “这个年轻人二胡还算拉得不错,只是跟文涛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的……”

    失望在李振涵身体里徘徊,很快变成了愤怒。

    他双手死死抓住谢浩然正坐着的那张椅背,死死咬住牙齿,身体与胳膊剧烈颤抖。

    周文涛真正是不要脸。

    既然输了,就要输得光明磊落。难道当众说出“我输了”三个字就这么困难?比试双方没有赌注,也没有说过“谁输了就必须怎么样”之类的话。

    何况,这场比试还是周文涛挑起来的。

    事情明摆着:王文明在偏袒他的徒弟。否则,以王文明在二胡方面的造诣,无论如何也不会装傻充愣,轻飘飘说出“合奏”两个字。

    李振涵真的很想冲着对面的王文明及其徒子徒孙大吼一句:你们还要不要脸?

    可是他不敢。

    人活得越久,见过的事情多了,畏惧就多。

    王文明毕竟是国家级“曲艺大师”,认识的人多,在文联那边也是挂得上名,响当当的人物。今天到场祝贺的客人,很多是市府和省府的官员,还有商界排得上名次的成功人士。他们共同构成了一张千丝万缕的密集大网,令人望而生畏,成为了挡在王文明身前最严密的保护网。

    如果现场翻脸,与王文明作对,自己的下场肯定很糟糕,甚至还有可能丢掉工作。毕竟,群艺馆的工作性质摆在那里,谁也不会重用一个“在公开诚冒犯曲艺大师”的人。

    是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与“实力”比较起来,这个世界更加看中的,其实是“资历”。

    周文涛拜在王文明门下,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无论今天比试过程中发生了任何事情,那怕他失误,演奏出错,王文明也会用各种冠冕堂皇的话搪塞过去。

    这里毕竟是他的主场。

    何况周围还有一大帮王文明的徒子徒孙,周文涛的师兄弟,师姐妹……

    我曹尼玛的!

    这句话只能在心里说说。

    就在李振涵心灰意冷,想要叫上谢浩然与陶乐离开的时候,突然听见一道炸雷般的咆哮。

    “周文涛,你这个废物!输了就输了,还要让你的老师找诸多借口来装模作样,你要不要脸?”

    声音非常近,就算不用眼睛看,李振涵也知道是坐在前面椅子上的谢浩然发出。

    他显然是早有预谋。嘴里爆发出怒吼的同时,手中琴弓一抖,流畅的乐曲顿时从琴弦上释放开来。

    《野蜂飞舞》,疯狂如蜂巢被打破的蜂群,正在大厅上空“嗡嗡”盘旋。丝毫没有被仙女变成野蜂钉刺国王的痛苦,只有令人畏惧的幻想画面。王子不再是王子,而是身披黑色大氅,将世间一切牢牢掩盖,用蜂毒与死亡填充的可怕画面。

    乐声突然一变,激昂的《卡门主体幻想曲》钻进了听者耳朵。狂热、亢奋,令人冲动的节奏感,复杂繁琐的技巧变换令人眼花缭乱,琴声从高到低的变化令人心潮澎湃。

    接下来是《帕格尼尼练习曲第五号》。

    再然后,是著名的《引子与回旋》。

    谢浩然一口气连续拉了六首曲子,中间没有丝毫间隔,首位链接。前一首刚刚结束,立刻改变控弓姿势开始下一曲。感觉坐在椅子上拉琴的他根本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台人形的留声机,正在播放着唱片。

    周围的人全部惊呆。

    “天啊!他居然用二胡演奏《野蜂飞舞》。二胡可不是小提琴,这种复杂的音色变化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二胡……才有两根琴弦啊!”

    “这年轻人的二胡童子功非常扎实。应该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练起。很明显,他是在模仿小提琴的演奏风格,偏偏用的乐器还是二胡。光是这一点,周文涛就远远不如。”

    “这些曲子只有难度,却没有什么深度。二胡本来就是民族乐器,讲究意境。演奏这些曲目,不太合适吧!”

    “人家开始的时候就说了是比试,现在事情变成这样,心里那口气肯定咽不下去。现在有意思了,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最后一个音节随着谢浩然改变控弓姿势而消失。他放下二胡,站起来,走到距离周文涛三、四米远的位置站定,用锐利森冷的目光盯住对方,认真地说:“我赢了,你服不服?”

    既然是比试,就一定要有输赢。

    周文涛被气得几乎当场喷血。他双手攥紧拳头,后槽牙死死咬住,瞪起发红的双眼,仿佛受到十几个彪形大汉轮流“照顾”的柔弱女子,用绝不妥协的仇恨目光盯着谢浩然。

    原本以为自己输了。

    没想到老师非常贴心的给自己制造了一个台阶。那个时候,周文涛发誓自己会永远尊敬王文明。

    没想到事情会在短短几秒钟内发生变化,自己被人指着鼻子狠狠骂了一顿。

    当时就想张口反驳,对方却没给自己机会,用流畅疯狂到极点的琴声牢牢封住自己的嘴。

    谢浩然演奏的那些曲子难度非常大,周文涛曾经尝试过,却没有那般扎实的功底。二胡毕竟是二胡,全世界只有一个刘天华。用一种乐器演奏出另外一种乐器的特征与风格,需要特殊技巧,需要长时间的磨练,还需要非常扎实的基础功底。

    三样东西,周文涛都不具备。

    谢浩然笑了。笑声张狂,充满了对无能者的讥讽,还有鄙夷:“我没有你那么深的心思。咱们简单点儿:只要你能把我刚才拉过的那些曲子重复一遍,今天的比试,就算你赢。”

    的确很简单。

    周文涛感觉自己脸上一片燥热,仿佛血要渗透皮肤滴淌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