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零六节 除了二胡,我还会很多

时间:2018-05-20作者:黑天魔神

    ,!

    他并非不愿意应战,而是不能。

    之所以学习二胡,不是为了谋生,只是作为一种兴趣爱好。其实放眼今天来给王文明祝寿的这些门人弟子,除了其中有少数是艺术类院校出身,绝大部分都是票友。刚才谢浩然演奏的那些曲目,不要说是周文涛,就算是王文明本人,恐怕也不见得可以演奏。

    一个身穿蓝色长裙,头发卷曲的中年女人走上前来,抬手指着谢浩然,愤愤不平地嚷道:“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刚才你拉的那些全部都是小提琴曲目,跟二胡有什么关系?”

    谢浩然转移视线,冷冷地说:“你搞清楚,是他约我过来比试的。既然是比试,就意味着只要使用二胡,无论任何曲目都可以演奏。”

    “那是你的强项,总不能用你的长处来比别人的短处吧?”

    女人歪解话题,却还振振有词:“老鹰能在水里跟鱼比游泳吗?还是鱼可以跟老鹰比飞行速度?再说了,今天是王老七十大寿,有什么问题,还是改天再说吧!”

    王文明老迈的脸上浮出一丝赞许,右手仍然拈着胡须,频频点头。

    谢浩然丝毫没有就这样放过对方的意思。他直视着那个女人,张狂地笑了:“为什么不能比?行啊!随便你说一样,我来跟你比。”

    那女人也是个泼辣角色。她怒视着谢浩然,连连点头说了三个“好”字,转身走到屏风侧面的条形长桌上,叫过两个熟识的人,让他们帮着抬起一架古筝,在专用的演奏台上摆好,朗声道:“你不是要比吗?来啊!”

    她抚琴的姿势优美,动作舒缓。一曲《梅花三弄》,音色优美,节奏流畅。等到琴音结束,周围再次响起了掌声。

    女人从座位上站起来,面带微笑朝着周围频频回礼。等到视线重新落在谢浩然身上的时候,满脸都是骄傲,指了指摆在面前的古筝,冷笑着问:“你会吗?”

    她的确有傲慢的资本。这首《梅花三弄》弹奏技巧娴熟,没有几年功夫的磨练,绝对达不到这种程度。

    那女人并非天性狂傲。其实她很精明。谢浩然此前展示出极其高超的二胡技巧,表明他至少在这方面熬练了很长时间。五年、六年、七年……甚至可能更久。

    他的外表年龄最多不超过二十岁。何况,外套胸前佩着七十二中学的校徽,更加容易让人判断出真实年龄。现在的高中初中学业任务极重,正常情况下,学生很少有时间继续小学时代的兴趣爱好。

    诸多时间上的限制,他能练好二胡这一种乐器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还会精通更多?

    正因为如此,女人才说出之前“鹰和鱼”那番话。一方面是帮衬周文涛这个同门师弟,另一方面,也是自抬身价,对谢浩然挑衅。

    谢浩然抬脚朝着摆放古筝的演奏台走去。

    李振涵在旁边有些发急,赶紧追上去,只是动作慢了,与谢浩然一前一后来到演奏台前。他压低声音:“小谢,不要冲动。这种事情容不得开玩笑的。”

    谢浩然抬头看了他一眼:“李哥,你觉得我不会弹古筝?”

    李振涵被他这句话说得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呆滞了两秒钟,才从喉咙深处冒出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几个字:“难道……你真会?”

    谢浩然平静地笑笑,也不解释。他分开双手,活动了一下肩膀,十指在空中用力抓握了几次,突然落下,与琴弦接触的时候,立刻弹奏出美妙的乐声。

    周围议论纷纷。

    “是《雪山春晓》,古筝考级的曲子。怎么他还真会啊?”

    “你听,曲子变了,从《雪山春晓》变成《战台风》了。咝……你看他扫彝点指的动作,很专业啊!这种速度就算是国家级专业琴师恐怕也不过如此。”

    “又变了,这次是《浏阳河》……”

    女人站在旁边看着,听着。

    每一次谢浩然弹奏的琴曲转换,她脸色都会随着剧变。从最初的自信满满,到后来的怀疑惊惧,最后,彻底变得面色发白,难以置信。

    《浏阳河》这首歌几乎人人会唱。但是不同的曲目用不同的乐器演奏,难度非常大。尤其是用古筝演奏《浏阳河》,要保持明快的节奏感,充分展示出原曲欢快活泼的内容,就必须在短促的时间间隔内准确拨弦,不能发出一个错音。

    古筝不是钢琴,没有明确的黑白琴键表示。音节变幻需要双手操控,对琴弦的按压,以及点拨,其中任何一处出错,整支曲子就彻底废掉。

    谢浩然弹奏《浏阳河》的速度非常快,至少超过正常曲目百分之五十。

    那女人站在旁边仔细看着,没有漏掉任何细节。谢浩然自始至终也没有出错,动作自然,神情自若,仿佛他的擅长乐器本来就是古筝,不是二胡。

    等到一首《浏阳河》结束,女人已经变得失魂落魄,仿佛被谢浩然用娴熟高超的古筝技巧狠狠抽打在脸上,揍得怀疑人生。

    她不顾一切张口发问:“你……你的古筝练了多久?”

    谢浩然看了她一眼,竖起两根手指。

    胸前校徽表明他是高中生,所以“二十年”这个选项显然是不可能的。

    女人的声音明显在发抖:“……两……两年?”

    差别太大了。她从小学习古筝,到现在,林林总总练习了三十多年。当然,不是专业院校学生每天都要接触的那种,只是平时闲来无事,自娱自乐。尽管如此,技艺也很不错,算得上是高手。

    谢浩然懒得理她,更没兴趣告诉她“我只练了两分钟”。

    对于修士,尤其是修习《文曲》功法的修士来说,只要涵盖在“曲艺”范围内的东西,都容易在短时间上手。

    无论二胡还是古筝,谢浩然都可以做到精通。

    但“精通”与“高明”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后者需要对音乐的深刻理解,将大脑、眼睛、肢体与乐器本身联为一体。只有达到这个程度,才有可能接触到传说中“乐神”的边缘。

    古书中的“绕梁三日”,正是如此。

    音乐,同样是《文曲》功法的一个修炼方向。只是连谢浩然自己都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这样的诚,当众施展自己在音乐方面的能力。

    还是那句话:目前只是精通,并非高明。

    争的就是一口气!

    看着站在面前沉默不语的女人,谢浩然的笑声充满了放肆:“你以为我除了二胡就不会别的?你把我看得太简单了。”

    抬起头,环视四周,张狂的声音比之前更大,成倍增加:“还有谁想过来跟我比比?”

    这是刻意的宣战,毫不掩饰的强硬。

    抬起手,像利剑一样遥遥指着站在远处的周文涛:“你服不服?”

    周文涛与王文明站在一起,两个人距离很近。谢浩然话语当中没有明确指出发问对象,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针对王文明。

    一大群人瞬间被激怒了。

    “年轻人,你太嚣张了。”

    “这家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简直太狂了。”

    “我看是故意来捣乱的吧a不会是跟王老有过节?”

    几十个男男女女“呼啦”一下子冲过来,把谢浩然围在中间,水泄不通。

    “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你要是不走,我现在就叫保安过来。”

    “打电话报警……”

    杂七杂八的声音充满敌意,谢浩然的笑声依然张狂,当场把其他人的音量碾压下去:“是周文涛自己说了今天是公平比试。你们可以问问他,是不是他把我约到到这儿来?”

    众人不约而同转头望向站在远处的周文涛。他脸上全是愤恨,却无法掩饰深深的尴尬与后悔。双手死死抓住那把精品紫檀二胡,脸上肌肉紧绷,一言不发。

    这种时候,沉默就等于承认。

    觉得自己占据道德制高点的人,无论如何都能把肮脏卑鄙说成是花团锦簇,把丑陋邪恶说成是冠冕堂皇。

    他们转过身,用丝毫不减的愤怒语气指责谢浩然。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在这里捣乱。”

    “年轻人,今天是王老大寿,你要注意影响。难道你在学校里老师没教过你什么叫做尊敬长辈吗?”

    “我承认你二胡拉得很好,古筝也弹得很不错。可是这能代表什么?任何人都不是全才,难道世界上所有乐器你都会?做人要谦虚一点儿,别那么狂。”

    谢浩然用凶狠的目光牢牢锁定最后说话的那个人,再次发出嚣张的冷笑:“我就是要狂。那又怎么样?”

    不等对方答话,他继续道:“反正来都来了,就一定要比到最后。你们有谁不服?说出来,无论任何一种乐器,随你们的便。”

    周围顿时变得一片安静。

    渐渐地,传开了很低的议论声。

    “刚才他说那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所有乐器他都会?”

    “这怎么可能?装模作样说大话谁不会啊!”

    “我看这孩子是被惹急了,脑子也不清不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