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零七节 曲中仙

时间:2018-05-22作者:黑天魔神

    ,!

    谢浩然分开众人,大步走到摆放各种乐器的条形长桌前。他随手拿起距离最近的一只唢呐,在手里灵活转了几圈,目光从站在附近的众人身上迅速扫过,认真地说:“借我用一下。”

    鼓起腮帮,双手持握,黄铜色的圆形喇叭深处,骤然爆发出令人震撼的唢呐声。

    “是《百鸟朝凤》。他竟然会吹这个?”

    “音调变了,现在是《小刀会组曲》里面最经典的那段。”

    “……他,他还真的会啊!”

    谢浩然毫不在意周围那一双双震惊的眼睛。他放下唢呐,随手拿起一支摆在敞开琴箱里的单簧管,装上簧片,当场吹奏《茶花女幻想曲》,紧接着又是《斯波尔第一协奏曲第一乐章》。

    王文明的门人弟子,全都来自音乐界,或者是音乐爱好者。

    周文涛没有撒谎:今天的确是众多弟子齐聚一堂给王文明贺寿,大家都带着各自的乐器,准备在典礼开始以后轮流上场,当众表演。所以各种乐器都摆在旁边,有专人看管。却没有想到,此时此刻,成为了谢浩然随手可得的便利。

    小提琴拉得很疯,《土耳其进行曲》流畅完美,雄壮有力,没有一个错音。

    一曲琵琶《十面埋伏》,真正是“大弦嘈嘈急如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细心的围观者注意到:谢浩然甚至没有带指套。

    箫声绵长,空灵悠远。

    长笛吹奏《加沃特舞曲》,活泼明快,充满令人愉悦的幽默感。

    林林总总十几种乐器,被他依次拿起来玩了个遍。

    没错,就是“玩”,而不是认真庄重的演奏。

    只有修炼有成的乐神、乐仙,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演奏。谢浩然现在这种纯粹只是拿出来以数量和种类震慑别人的行为,在他自己看来,就是“玩”的概念。

    他早就已经发现,大厅里这些人,包括所谓的“曲艺大师”王文明在内,在音乐方面其实领悟能力非常低。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音乐,最多就是按照前人留下的资料照本宣科。简单来说,是一群音乐爱好者,自娱自乐罢了。

    这种说法也许有些偏颇。但是谢浩然事实就是如此。王文明自始至终也没有出手,这就不得不使谢浩然产生了恶意的想法:这老头的“曲艺大师”名头,该不会是扯着虎皮做大旗,蒙人的吧?

    很多所谓的“大师”都是假货。就像知道“茴”字有四种写法的孔乙己,如果活到今天,一定也会名列“大师”之榜,在国学位置上受人尊敬。

    天知道大师们平时都在研究些什么。区区一本《红楼梦》,被翻来覆去说了上百年。真正是仔细到了极致,就连贾家各位小1姐丫鬟平时穿什么颜色内裤肚兜都研究得一清二楚,宝玉袭人共领警幻仙子所示之事时候下面扯掉了几根毛都要摆事实、讲道理、列证据……然后把整个贾府的年收入月收入人均所得多少,外加整个朝廷的年度鸡得屁算个清清楚楚。

    有那个闲心研究这些,不如早死几年,也省的满口荒唐言,却把世人误。

    不过也难怪,人家就是靠这个吃饭的。

    长达两个多小时,都是谢浩然一个人在表演。乐器换了一样又一样,拿起来又放下,甚至连顺序都没有改换。仿佛那些原本属于别人的东西,专门就是为了他准备。

    所有人都看呆了,大气都不敢出。

    与世界级的曲艺大师比较起来,肯定有差距,而且不是一点半点。但是就表演本身来说,绝对算是精彩。

    吹拉弹奏,都是他一个人完成。其中有脍炙人口的经典曲目,也有颇为生僻的曲子。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演奏的曲目难度都很大,普通票友绝对无法达到这种程度。

    他不累吗?

    这么多乐器,他竟然全部精通。

    天啊!他才多大?

    这么年轻,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人们眼睛里不再有敌意,充满了震撼与惊讶。最初的抗拒与反对心理被抛至九霄云外,留下来的,只有深深的佩服,以及自愧不如。

    最后一件乐器是古典吉他。谢浩然特别选择了《恰空舞曲》。当他拨弄琴弦,音乐如流水般在大厅里荡漾的时候,所有人都屏佐吸,默默静听。良久,才发出窃窃私语,以及赞叹。

    “这是巴赫无伴奏小提琴组曲第二章的最后乐章,被视作巴赫杰作当中最出色的部分。不过用吉他演奏出来,曲子音色本身要比小提琴更加优美。”

    在场的人有很多都是行家,解说的同时,也有不是王文明弟子,却是来参加贺寿庆典的外人发问:“那这首曲子难度大吗?”

    “当然很难。可是你看他弹奏起来毫无迟滞感,非常流畅。要我看,没有十几年的练习,根本达不到这种水平。”

    “十几年……太夸张了吧!这年轻人才多大啊!你看看他胸前的校徽,明明还是个学生。”

    “我也搞不懂。也许人家就擅长这个。”

    “你还别说,要我看,王老那些门人弟子,谁也比不上这孩子。人家可是随便什么乐器拿起来都行,真正是天才啊!”

    震惊、佩服、怀疑、惊叹,到处都能听见倒吸凉气的嘘声。

    很快,曲终。

    一个穿浅色外套的中年男人走上前来,脸上全是钦佩,认真地说:“你的小提琴拉得真好。我不如你。”

    就算是技艺相当,这种事情也甘拜下风。毕竟谢浩然表现出如此强大的能力,对桌上摆着的任何一种乐器都很精通。

    一个年轻女孩走到近前,拿起谢浩然吹过的那支长笛,不声不响拆开零件,用特制抹布慢慢擦拭着。她抬起头,目光很是复杂,声音很轻,却足够谢浩然听见:“你很厉害。如果是比长笛的话……我甘拜下风。”

    并不是所有人都很狂妄,也不是每个人都不愿意认清现实。对于真正有才学的行家,大多数人都会认可。

    谁也不会知道谢浩然得到了真正的好处。

    随着对他产生钦佩的人数量增加,强大的灵能也在体内运转。丹田中央,原先呈现出灿烂金色的巨大“文”字表面,缓缓升起另外一个方块形的文字。

    那是一个巨大的“曲”字。

    艺术,是构成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标志着人类脱离蛮荒时代,开始组建社会。

    修炼一途,与现实之间有着紧密结合。即便是在修炼方面再天才的人物,也不可能脱离现实。

    谢浩然期待已久的极限突破,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这不同于服用灵妙丹直接从筑基巅峰一跃成为凝丹修士,这股力量来自他的体内,还有了来自身体外部敬仰力量的辅助。“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此时此刻,膨胀的灵能在身体内部形成漩涡,在巨大的“文”字和“曲”字带动下,缓缓旋转起来。

    充裕的灵能只是一种气态物质。只有旋转,只有运动,在巨大力量的牵引下,按照固定方向凝聚,才能真正产生实质变化。当沉淀下来的时候,最精华的部分也就随之产生。

    这是坐在图书馆里博览群书永远无法产生的特殊效果。“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书读得再多,无法得到他人承认,也就永远局限于被禁锢的格局,那怕你胸中自有丘壑,对天下大势了如指掌,终究只是一条在幽深潭水里独自遨游的强壮鲤鱼,无法跳过龙门,风云化龙。

    灵能旋转的感觉非常奇妙,谢浩然觉得身体里有种说不出的热能正从丹田中央释放出来。就像那里突然间多了一颗微型太阳,有鲜艳的颜色,像火焰般在燃烧,但它并非消耗灵能,而是把身体里所有灵能全部聚集起来,通过燃烧这种形式开始凝练、锻造,直至产生真正的精华。

    一颗成年人拇指大小的圆球已经出现。旋转速度快得超乎想象。来自外界的钦佩之力推动着它,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漩涡。

    距离真正的凝丹,还差那么一点点!

    谢浩然对站在身边的人微笑致意。笑容只对那些抱有善意的人释放。他的眼睛里同时释放出森冷目光,顺序从那些很不甘心,脸色也很难看的人身上逐一扫过,最后,牢牢锁定了周文涛。

    抬起手,隔着十多米远的距离,指尖与胳膊形成一条直线,在锐利目光的牵引下,好不晃动,直接指向周文涛,发出威严且令人不容置疑的低吼。

    “你,服不服?”

    这声音仿佛具有实质。周文涛感觉自己就像被凌空探过来的棍子尖端狠狠捅了一下,猝不及防之下,脑门上挨了重重一击,整个人当场失去平衡,踉跄着脚步后退,幸好旁边有人眼疾手快扶了一把,这才没有摔倒。

    这种可怕的感觉只有他自己才清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