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零九节 不尊老

时间:2018-05-22作者:黑天魔神

    ,!

    谢浩然的冷笑声更大了:“简直莫名其妙。我今天是来比试的,不是为了拜师。”

    中年人脸上浮起一丝怒意,他苦口婆心劝道:“小谢,你怎么这么不懂事?这是王老给你的机会。国内国外多少明星想拜王老为师,王老连看都不看一眼,你怎么……”

    谢浩然毫不客气打断了他的话:“明星?说名字给我听听,让我也长长见识。”

    中年人一下子怔住了。呆了几秒钟,他才努力控制着愤怒情绪,低声道:“那些人都有隐私的,不能在公众诚说起。你想知道的话,回头可以告诉你。”

    谢浩然意味深长地笑道:“这有什么好保密的?拜人为师算不上是什么隐私吧!只有真正尊重对方,才有可能成为师徒。要我说,你们就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明星……要是真有哪个明星会拜这种不要脸的老东西为师,才真正是瞎了眼。”

    “不要脸”和“老东西”几个字咬得特别清楚,音量也比平时更加响亮。周围已经平息下去的议论,再次以更加汹涌激烈的形式爆发出来。

    “他……这个姓谢的年轻人刚才说什么?我好像听见他在骂王老?”

    “我也听见了。说是王老不要脸,还骂王老是老东西。”

    “这也太狂了吧!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个目中无人。”

    “嘘!你小声点儿,要我说,他也没有骂错。今天的事情,本来就是周文涛不对。偏偏王老要护着他,结果就搞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你说输了就输了吧!非要搞什么拜师……要是换了我也不会答应,简直就是仗势欺人。”

    “没听说王老收过什么明星徒弟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估计是瞎编的。要真有明星拜他为师,以王老那种张扬的性子,还不得宣传得全世界都知道……”

    说话的人多了,声音就特别大。就算是想要刻意压制,也根本压不住。

    坐在主位上的王文明眼皮一直抽搐着。

    怒火在身体里燃烧,摧毁了一种叫做“理智”的东西。

    他原本打算得很好:拜师收徒,算是给了谢浩然绝大的面子。中年人说话有些夸张,却也有着事实依据。的确是有很多人想要拜入自己门下,“曲艺大师”的名头在国外一文不值,在国内却很管用。王文明收徒甄选严格,身家不清白的不要,家徒四壁的穷鬼不要,有不良嗜好的不要,长相丑陋的也不要。

    总之一句话:收徒这种事情,重点在于看人,而不是看你在曲艺乐器方面真正有多少造诣。要知道“艺术修养”这种东西可以通过后天培养逐步建立起来。可若换了家世、财产、外貌等因素,很大程度上是由先天决定。

    王文明收徒,简直比挑选全国道德模范还要严格。

    今天他真正是破例了。如果不是谢浩然在二胡比试上把周文涛赢得很惨,当众施展高超的技能,把十几种乐器当场演奏了一遍,王文明也不会生出想要“收他为徒”的念头。

    能有这么一个实力强悍的徒弟,就能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好处。

    王文明已经想好了:今天的寿辰结束以后,尽快安排谢浩然给自己行拜师礼。然后带着他到国内国外转一转,召开几次音乐会,当众施展谢浩然精彩无比的乐器连奏本领。很少有人能做到这一点啊!就算是国外有名的音乐大师,恐怕也无法在掌握乐器种类方面超越谢浩然。

    请所有人注意,我是他的老师!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是老师,他是我的徒弟。

    徒弟尚且如此,那老师岂不是更了不得?

    当然,要我演奏之类的事情,提都不要提,我也绝对不会去做。只要让我新收的弟子出面,这就行了。

    收徒是一门很有讲究的学问。“教会徒弟,饿死师傅”那是最下等的傻逼行为。只有源源不断通过徒弟身上得到好处,收获名望,才是真正的聪明行为。

    更重要的是,只要谢浩然拜入自己门下,今天与周文涛之间的矛盾,就能一笔勾销。

    对于文涛这个弟子,王文明同样很看重。原因当然是周文涛家境殷实,拜师礼给得很重。除此而外,周文涛还是群众艺术馆的新晋干部,未来的可发展空间很大。

    只是王文明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充满善意,充满了无数美妙理想的收徒要求,就这样被谢浩然毫不留情当场拒绝,还狠狠骂了自己两句。

    就算是石头人也会被激怒,迸发火焰。

    王文明猛然从椅子上站起,拔腿朝着谢浩然快步走去。只是身为大师的矜持仍然在脑子里停留,使他不由自主放缓了速度,也产生对愤怒的少许控制能力。脚步明显放缓下来,怒意逐渐离开了脸上,阴沉的神色在旁人看来只是稍有不悦。

    看到王文明走过来,中年男子连忙让开,只是周围人群丝毫没有想要散开的意思,更多的人对事情后续产生了浓厚兴趣。他们纷纷从远处走过来,以站在正中的谢浩然与王文明为核心,里三层外三层严严实实围成了巨大圈子。

    王文明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他深深吸了口气,挺直身板,依然是招牌式用手拈着胡须的动作,认真地说:“小谢,拜入我的门下吧!正好今天你的师兄师姐都在,趁着为师的寿宴,大家认识一下。”

    他直接省去了询问过程,直接将谢浩然身份转换为自己的徒弟。王文明相信,以自己的名气,众目睽睽之下,谢浩然一定抹不开面子,肯定会拜自己为师。

    “我为什么要拜你为师?”谢浩然的声音一如既往冷漠,充满了毫不留情的尖酸刻薄:

    王文明强忍着身体里再次冒出火苗的愤怒,刻意做出对年轻后辈的宽容表情,笑道:“我在曲艺一道上也算是颇有心得。你在音乐演奏方面很有天赋,但是你所学太多,也太杂。你是一块好钢啊!若是不能好好锻造,未来难以成材。只要拜入我的门下,我可以对你……”

    “用不着你来操心!”

    谢浩然毫不领情,冷笑道:“拜师拜师,真正有能力的人,才能成为老师。王文明,别人都叫你王老。我看你是真的老了。七十岁……你也不想想,都活到这把年纪了,你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本事?”

    反击来得如此凌厉,任何人都没有想到谢浩然丝毫没有尊敬之心,决口不提“王老”,而是当面直呼“王文明”三个字。

    站在旁边的几个王文明弟子顿时怒了,纷纷指责。

    “住口!你怎么敢对王老如此无礼?”

    “太没有礼貌了,连最基本的尊敬都没有。”

    “怎么可以直接说出老师的名字呢?你算老几?”

    谢浩然用狠辣目光牢牢盯着声音最大的那个人,怒道:“你才是给我闭嘴!区区一个名字罢了,这也要被你们说得上纲上线。难道你爹你妈给你取名不是为了给人叫的?王文明王文明,这有什么不对?”

    那人被当场说得张口结舌,想要争辩,却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字句。

    谢浩然转移视线,目光重新落到王文明身上,脸上虽然带着笑,声音却令人寒彻心底:“我之前演奏过的那十八种乐器,你会多少?”

    王文明老迈的脑子里下意识出现了“二胡”这个词,却仿佛有种可怕到极点的力量死死扼住了喉咙,使他无法说出话来。

    一比十八……这样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偏偏旁边有个不明就里,想要帮着说话的弟子发出愤怒声音:“王老在曲艺方面博览众长,二胡一道更是浸淫多年,是真正的大师。你虽然会的东西多,可是贪多嚼不烂,什么也不精通。”

    谢浩然看了那人一眼,目光凌厉:“既然这样,就让你的老师把我之前演奏过的那些二胡曲目,当场来上一遍。”

    王文明瞪起双眼,死死盯着站在面前的谢浩然。

    他感觉自己被看穿了。

    其实王文明在二胡上的造诣,根本没有外人想象的那么高明。说起来,就连“曲艺大师”的名头,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得到。那是很多年前,大混乱时代刚刚结束,国家处于文化全面复苏的年代。很多人死了,还有很多人身上的错误尚未得到纠正,导致学校与社会文化机构出现大面积人才缺口。王文明为人精明,他准确把握住时机,与当时的省府官员拉上关系。这在很大程度上算是两相互利,省府也急需竖立一个“文化典型”。就这样,凭着二胡方面还算不错的演奏技巧,再加上王文明对古老曲艺的了解,成为了滇南省有名的“曲艺大师”。

    他其实真正会的东西不多。不过名头摆在那里,收徒方面也就变得简单。从中选择几个能力出众的当做代表,对新人传授技术。就这样,“王老”的高大形象成功竖立,无人怀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