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铁路子弟 第136章 春梦

时间:2018-04-03作者:曲封

    第136章春梦</p>

    列车长办公席是11车,宿营车是2车,在列车运行方向最后的第2辆,间隔着8节车厢,一节车厢的长度是24.2米,8节车厢将近200米,他们在车厢里穿梭了七八分钟才到地方。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齐海和姜明补的卧铺票是18号下铺和铺,把他们两人安顿好,孙艳丽领着齐栋梁进了宿营车挡帘的里面。宿营车一共有10个铺空,每个铺空6张卧铺,挡帘设在第5个铺空处,里面30张卧铺是乘务员休息的地方,外面30张卧铺是对外出售给旅客的。</p>

    挡帘里面和5个铺空也都用长布帘从到下的挡着,休班的乘务员都在里面睡觉休息,孙艳丽的休息铺是第4个空的7号铺,她掀开帘子和齐栋梁走进去,此时,这个空里有4人在休息,分别是8号下铺和7号铺,7号下铺没有人,她指了一下7号铺小声的告诉齐栋梁说:“这个是我的铺,记住了,7号铺。”见齐栋梁点头表示记住了,便拉着他出来了。</p>

    到了18号齐海的下铺处,孙艳丽说:“铁牛,你不睡觉的时候在大海这玩,睡觉的时候再进去。不过,进去之后不能出声,否则影响大家休息。那个空是车长、业务员和供水员休息的地方,7号是甲班的,下铺是列车长,铺是我,8号下铺是乙班列车长,铺是乙班业务员,两个铺是两名供水员,这个空都是班组的核心人员,千万不能惹恼了她们。”</p>

    齐栋梁说:“艳丽姐,我知道了,睡觉时我一点动静也不出。”</p>

    此时,齐海和姜明把带的熟食和酒拿出来,正在喝酒呢,一瓶白酒准备一人一半,喝完了好睡觉。而17号、18号这个铺空现在只有他们两人,其它的4个铺是空的。齐栋梁不由得问道:“艳丽姐,这几个铺怎么没人呢?”</p>

    孙艳丽说:“这4个铺是王车长给辽城的关系户留的,辽城才能车,正好你可以先在这儿呆着,困了再去7号铺睡觉。”</p>

    齐栋梁点头说:“好的。”</p>

    孙艳丽见齐海他们的熟食都是切好的肘子肉和撕好的烧鸡,伸手抓了一块放到嘴里吃了起来,吃了几块之后说:“大海,你俩慢点喝,这熟食有点太腻人,我过去让餐车给你们炒两个菜。”</p>

    齐海急忙说:“艳丽,还是别麻烦了,这些够我俩吃的了。”</p>

    孙艳丽说:“了车像到家一样,一点也不麻烦,你俩慢点喝!”说完,又抓了一块肘子肉放到嘴里,一边吃一边走出了2车。</p>

    齐海望着齐栋梁说:“铁牛,别在那干坐着,来吃点。”</p>

    齐栋梁摇了摇头说:“晚吃的太饭,不吃了,你俩吃吧。”</p>

    齐海逗他说:“不吃也行,喝点吧。”</p>

    齐栋梁说:“太辣,不喝。”</p>

    齐海笑着说:“铁牛,你不是说你什么都会么,喝酒不会了吧?”</p>

    “切!喝酒有啥可不会的,是不想喝而已!”齐海成功的激起了齐栋梁的心性,喝酒?前世齐栋梁也是酒场的一员战将。</p>

    齐海说:“不敢喝是不会!”</p>

    齐栋梁说:“那有什么不敢喝的,拿来,喝给你看看!”说着,伸手去要酒,齐海把酒瓶递给了齐栋梁,这瓶酒他和姜明倒完了之后,瓶里还剩能有3两左右的白酒。</p>

    齐栋梁拿过来喝了一大口,顿时感觉到一股辛辣从喉咙到胃里流过,重生之后,他一直没喝过白酒,只喝过几次啤酒,每次也不多喝,毕竟现在他是一个小孩子,不适合做这些事情,虽然前世他很能喝酒,可这世的第一口白酒还是让他感觉到十分不适。</p>

    齐海见齐栋梁喝了一大口白酒,没有像他想像的那样呛得咳嗽起来,十分的惊异,早已经准备好的调侃齐栋梁的话也没了用武之地。齐栋梁脸不变色心不跳的抓起一只鸡大腿,咬了一大口吃了起来。</p>

    一瓶白酒是9两,齐海和姜明一人倒了3两,齐栋梁瓶里也是3两,三个人算平分,又喝了几口,瓶酒差不多喝了一半了,齐海见齐栋梁还是没啥事儿,心里终于承认齐栋梁会喝酒了。</p>

    这时,孙艳丽用饭盒装着两个炒菜给他们送了过来,看到齐栋梁在和齐海他们一起喝酒,急忙说:“铁牛,你一个小孩子喝什么酒。大海你也是的,铁牛才多大,你让他喝酒。”</p>

    齐海笑着说:“铁牛能喝点酒,让他喝点好睡觉,这一次,这一次!”</p>

    齐栋梁也对孙艳丽说:“艳丽姐,没事儿,这点喝完我过去睡觉。”毕竟齐栋梁今年才9岁,这小身子骨顶不住酒精的冲劲,现在已经感觉到有点头晕了。</p>

    孙艳丽闻言只好说:“铁牛,这些啊,不能多喝,喝完了赶紧去睡觉。”见齐栋梁点头答应,她那边还有工作要做,匆匆的走了。</p>

    齐栋梁越喝感觉越迷糊,知道这小身子骨有点顶不住了,赶紧把瓶里剩下的那点酒喝完,和齐海、姜明打了声招呼去挡帘里面睡觉,进到7号的空内,小心翼翼的把外衣外裤脱下来放到茶桌,然后爬7号铺,扯过被子盖,倒头便睡,不一会儿进入了梦乡。</p>

    齐栋梁重生之后是很少有梦的,可能是今天喝了不少白酒的原故,梦是一个接着一个,一会儿是前世繁华的都市,一会儿是今生老旧的街区,一会儿在天空飞翔,一会儿坐在高铁风驰电掣……</p>

    场景不停的变幻,一会儿回到了多年以前,一会儿又回到了多年以后,像时光碎片一样,根本没有逻辑性可言……</p>

    在进入黑暗期一段时间后,眼前突然一亮,</p>

    本来自</p>

    本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