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初夏若雨等花开 第143章 某人关注了

时间:2018-07-12作者:唐思雨苏希

    邢一诺立即想到身边还有一个人,她哦了一声,把作业拿出来,然后,她有些怀疑的问道,你确定会做吗?我们的作业难度挺大的。 温凉曜淡淡一笑,我看看吧!在我眼里, 应该不难。 邢一诺把作业翻开,咬着笔帽看着他,诺,这个。 温凉曜拿起来看了一眼,挺简单的,你先做,不会的我教你。说完,把作业本放在她面前。 邢一诺鼓着腮帮子,瞪着眼睛,然后,小声道,我都不会。 温凉曜有些惊愕,看来,他这个辅导员的工作量还挺大的,而且,难度绝对比数学题还大,他朝她道,你先看看题目,我找一张椅子过来。 看来今晚没个一两个小时来教她,他也别想休息了。 院子里,邢烈寒带着小家伙离开了。 唐思雨把苏希送回公寓的楼下,她也往家里的方向赶,明天,她会买菜来苏希家里,一起自做午餐吃。 唐思雨先回家,等她走进房间的时候,她才突然想起,今天的床单脏了,全部拿去洗了,而她竟然粗心的是没准备新床单换。 她去摸了摸床单,还有边角的地方还没有干透,她今天也累坏了,来好事的第一天,她都会有一种体力不支的感觉。 她先去洗了一个澡,出来没一会儿,就听见旁边的小门传来了推门声,儿子的声音传来,妈咪,我回来了。 邢烈寒修长的身躯迈过来,小熙,去找衣服,我给你洗澡。 嗯!小家伙应了一声,去了他的房间,他的小衣柜里找衣服。 邢烈寒看着洗过澡的女人,身上穿着一件米白色的保守睡衣,他勾唇一笑,今晚你睡哪? 唐思雨抬头看他,小熙睡你那里,我睡他的房间。 一起睡。邢烈寒低沉要求。 你想我把你的床单也弄脏吗?唐思雨威胁道。 邢烈寒有些无语的看着她,这么大个人了,难道你就不能处理好这种事情吗? 唐思雨挑眉得意道,不能! 那睡儿子的房间,你也更加小心一些。 唐思雨想了想,也对,她咬了咬唇道,那我不睡儿子的床了,我睡沙发,你赶紧带着儿子去洗澡吧!洗完澡直接带他睡。 一会儿我会过来,你给我涂药。邢烈寒胸口还有烫伤。 唐思雨拧着眉,你明明可以自已涂啊!多简单的一件事情啊!还非得她来做了。 然而,男人霸道落声,我就要你涂。 说完,小家伙拿着睡衣出来,看着爹地妈咪在吵架似的,他立即嘟着小嘴道,爹地,妈咪,你们能不能不吵架。 我们没吵啊!唐思雨笑起来。 爹地,你能不能让着妈咪。 我一直都让着她。邢烈寒温声笑道。 唐思雨立即用一副你让过的怀疑表情瞪他,邢烈寒牵着小家伙去洗澡了。 唐思雨在沙发上铺好了枕头,拿了一条小被子,她来了这个之后,就很怕冷了,晚上必须盖上被子才行。 半个小时之后,小家伙在邢烈寒的床上,而他拿着药膏过来,而他除了下身一条睡裤,整个上身都赤着过来。 他胸口的肌肤红肿消退了不少,但是也需要继续涂药,唐思雨虽然不太乐意,但想到,他早洗了她的床单,她总不能无情到不给他上药。 她两根葱细的手指轻轻的涂在他的胸口上,对于邢烈寒来说,她的指腹滑腻的,就像两根羽毛一样在轻刷着他的心房,挠得他心尖儿有些痒意。 唐思雨涂完之后,又下意识的瞟了一眼他的敏感位置,有些辣眼睛的画面出现,邢烈寒也很无奈,这个女人就是有轻易把他撩起的魔力。 看什么?想吃吗?邢烈寒恶劣的笑出声。 唐思雨立即脸红耳赤的瞪他一眼,赶紧回你房间去。 邢烈寒看着她今晚是准备在沙发上睡了,他想到上次她醉酒翻下沙发的样子,还是本能的提醒了一声,别掉下来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唐思雨撇撇嘴角,明明上一秒他还可恶得令她想揍他,下一秒,他还会关心她。 邢烈寒过去之后,唐思雨洗过手回来就睡了,留了一盏壁灯,她就盖起被子睡着了。 邢烈寒带着小家伙入眠,小家伙晚上还需要盖着小腹,但他热得晚上还是很容易掀被子,邢烈寒现在已经变得很警醒了,儿子翻个身什么的,他立即就能醒过来。 这大概就是做了父亲应有的觉醒吧! 温厉琛的独栋别墅,主卧室里拥有十分棒的风景视野,仿佛把整座城市的灯火映入眼帘,此刻,天花板上垂落下来的个性吊灯,散发着昏黄柔和的光线,温厉琛手里拿着一个ipad,正在看公司近期的活动和计划表。 做为天幕娱乐国际的最高执行者,他所接触的,不过就是手下数十个高层,他的身份一直被保护得很好,因为他不喜欢成为目光焦点,他也不喜欢私生活被打扰。 而这也是温家一直传承下来的习惯,身为天幕集团的最大股东兼创造者,却在娱乐圈隐形。 他在天幕集团,也没有用中文名,而一直在用着一个英文名,这个名字,仿佛代表着娱乐圈里至高无上的权利和威严,owen。 而这也是他对外的名字,一般的不是重要的会议和宴会,他都不会参加。 温厉琛看完了计划表,他想要放下ipad,倏地,他的脑海里闪过今天在餐厅屏幕上看见的苏希的广告。 莫名的,他竟然还想再多欣赏一遍,也许是夜深人静,令人御下了很多的心里防备,只想放松的做一些自已想做的事情。 温厉琛搜索了苏希的名字,出现了很多关于她的消息,而飘在最首端的,却是她和一个男明星的绯闻事件,点开,是她和一个男演员亲密喝茶,吃饭的消息。 温厉琛眯着眸关掉,他很清楚,这不过是虚假造势的一种手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