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初夏若雨等花开 第197章 男人吃大醋了

时间:2018-07-12作者:唐思雨苏希

    邱琳则隔了一会儿,才朝佣人骂道,笨手笨脚的,你怎么回事呢!让你好好拿东西下来,你怎么全洒出来了?这没你的事情了,去感房帮忙吧! 佣人被邱琳一说,赶紧离开,而洒在桌上的那些照片,就这么大刺刺的洒着,唐雄也很懊恼,他朝邱琳道,还不让人把照片收起来。 我来吧!唐思雨说完,起身把照片都叠起来,她可不想这些照片再落到邱琳的手里。 唐思雨的收拾着,而邱琳和唐依依对视一眼,都发现邢烈寒那掩不住醋意的眼神,还有面无表情的神情。 唐思雨收拾完之后,就把箱子放到一旁,她走的时候,需要带走的。 这时,佣人走过来,夫人,有人按门铃。 邱琳睨她一眼,那还不去开门。 谁来了?唐雄惊怔了一下,今晚不是就他们一家人吃饭吗? 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是客人吧!邱琳也装傻,但她知道,来得是慕飞。 门外走进来的果然是慕飞,佣人是受邱琳指示过的,所以,她开了门就赶紧去忙了,由着慕飞往大厅的方向走去。 大厅里的气氛一时沉闷,唐思雨能感觉到身边的男人冷沉的气息,刚才的照片他全看见了,她想解释,可是,这个时候,在刚才那些照片面前,她的解释也显得很苍白。 她不可否认,五年前,在没有发生那件事情之前,她和慕飞真得很相爱,他们做了任何一对情侣都会做的事情,除了突破最后一层男女关系。 只是这段感情对唐思雨来说,早已经成了过去式,就算刚才那些照片涌现在她的面前,她的心也没有任何的波动了。 但,身边的邢烈寒却没有办法平静,他知道她和慕飞以前相爱过,但现在他知道,他们爱得如胶似漆。 大厅里的气氛正沉默着,连唐雄这会儿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总之,他有些担心,而唐依依眼神里全是得意,她希望邢烈寒因为这些照片生气,对唐思雨的感情大打折扣。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慕飞的身影突然出现。 慕飞迈进大厅,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唐思雨,同时,还有邢烈寒,他脸色僵了几秒。 邢烈寒阴沉着的脸色,在看见走进来的慕飞,俊颜更加难看了,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唐思雨也惊住了,慕飞怎么会来?她的眼神扫过邱琳,邱琳眼底分明有冷笑之色。 她明白了,是邱琳喊他过来的。 慕飞,你怎么来了?唐雄惊讶的看着他。 我…我听说伯父替我爸买得画到了,我过来取。慕飞淡定的出声道,这个时候,他不提邱琳骗他过来的事情。 邱琳也断定他不会说,慕飞,你来了,正好我们马上就吃饭了,吃个晚餐再走吧!邱琳起身招呼道。 不用了伯母,我拿了东西就走。慕飞的目光射向邱琳,语气里很平静,说完,他的目光凝望向唐思雨,眼神里却难掩温柔和深情。 邢烈寒坐在唐思雨的身边,面无表情,但周遭的空气仿佛要结冰一样,冷得令在座的人,都感受到了。 慕飞,你稍等一下,我去书房取画。唐雄赶紧起身,他也希望慕飞拿了画就先离开,今晚,还真不适合他过来。 唐雄离开了,慕飞看着唐思雨把邢烈寒领回家里了,他的眼底划过一抹沉痛,失落清晰的映在眼底。 慕飞,坐啊!别站着啊!又不是外人,都是自家人呢!邱琳热情的招呼着。 唐思雨僵着一张面容,此刻,她的脑子有些乱。 慕飞走到沙发的旁边坐下,邢烈寒突然伸手一搂,将身边唐思雨揽入怀里,亲爱的,这里闷,陪我花园里走走。 唐思雨心跳微急,她扭头看着邢烈寒,只看见他俊美冷峻的神情,还有他扣住她的手,不由分说的拉她起身。 唐思雨只能跟着他一起站起,邢烈寒拉起她,径直走向了大厅外面,唐宅的花园用高墙砌出了近千平米的地方,园中风景也不错。 但此刻,唐思雨的手骨被捏得很疼,而邢烈寒也不像是要看风景的人,拉着她,急步走进花园深处。 唐思雨感觉他生气了,仿佛谁招惹到他似的,很快到了一颗大树树杆面前,唐思雨被他大掌一扯,一推,她的后背就靠在树杆之上了。 唐思雨,以后我在地地方,我不希望那个男人也在!邢烈寒冷酷警告道。 唐思雨感受着他强大的怒气,她微微怔愕的看着他,慕飞不是我叫过来的。 我不管!邢烈寒突然就怒了,语气很重。 如果你不想呆在这里吃饭,你先走吧!唐思雨心下委屈。 怎么?想留他在家里吃饭?赶我走?邢烈寒长指突然捏住她的下颌,眼神更加冷戾。 唐思雨吃疼的承受着他的力道,她伸手试图扳开他的手指,邢烈寒,你发什么疯。 看见那些照片,是不是回忆起你和他的甜蜜过去了?开始对他旧情复燃了?邢烈寒说完,他薄唇附到她的耳畔,我不准,我也不许! 说完,他的唇带着强烈的怒火,直接攫住她的唇。 霸道,粗蛮,仿佛在宣占主权。 直接撬开她的唇,探寻她的一切。 唐思雨的脑子轰然而炸,这个男人发疯,也请挑地方好吗?这是她家,她无法接受被他这样的对待。 唐思雨羞恼的推他,终于推开了,她低叫一声,邢烈寒,你干什么! 说,现在你心里想得是他, 还是我!男人霸道质问,占有欲强烈到令人发指。 唐思雨有些受够了,她绷着脸道,我想得是谁是我的事情,我没必要告诉你。 邢烈寒的眸色一厉,眼底划过一抹危险,如果不是我!那也不许是慕飞。 唐思雨真得觉得他无理取闹了,她推开他,你闹够了吗?闹够了,我把车给你,你可以先走。 邢烈寒知道自已在胡闹,但是,他此刻如果不这么做,他会很烦燥,他一把揽住她想走的身子,要走一起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