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初夏若雨等花开 第216章 没办法接受

时间:2018-07-12作者:唐思雨苏希

    明亮的水晶灯光下,只见沙发上,邢烈寒将衬衫脱去,露出来的身躯,线条完美而性感,腰部劲实,胸肌与腹肌块块分明,身材好到令人喷血,只是,背部和手臂处,那红肿的印子清晰可见。 唐思雨提着药箱下来,白晳的脸蛋上,浮现出一抹不易查觉的红晕,这个男人今晚展现出他强悍的一面,但现在,他却在她的面前,展现了他的虚弱。 唐思雨走到他的身边,她望着他背上那三条明显的棍击出来的印迹,她的眼底浮现一抹心疼。 我给你擦药吧! 等我去洗一个澡下来再擦吧!邢烈寒说完,看到她眼底明显的担忧,他嘴角轻轻的扬起一抹暗喜。 唐思雨坐在沙发上等着这个男人洗澡,没一会儿,邢烈寒下身就套着一件睡裤下来了,洗过澡的男人,似乎更透着狂野气息。 唐思雨站起身,邢烈寒就她的身侧坐下来,他从药箱里拿出一瓶药酒,这瓶给我抹上吧! 唐思雨屏弃杂念,她倒在手上,双掌擦热之后,就在他红印的上面抹擦着。 邢烈寒嫌她的力量太轻了,他声线沙哑道,稍微用点力。 唐思雨只好用了一点力量把药酒擦完他的背上,她走到他的的面前,开始给他擦手臂上伤处。 今天的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衣裙,束腰的设计,令她纤柔又玲珑的身段勾勒出来,此刻,她领襟口微垂,在她弯着身子给他擦药的时候。 以男人的视野方向,正好看见她领口处的迷人风光,那一晃一晃的东西,令男人瞬间喉咙发紧,连眼神都变得讳莫若深起来,那里面黑色的欲流有些明显。 唐思雨正想看看搓疼他没有,哪知道一抬眸,就发现这个男人的目光竟然看她的衣襟口,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了。 她立即直起身,将衣襟一捂 ,有些羞愤道,看什么呢! 邢烈寒饶有兴味的笑起来,挺好看的! 唐思雨俏脸立即泛起红晕来,流氓。 邢烈寒被骂了,可是,他没有愠恼,反而唇角一勾,笑得更加迷人,我哪点像流氓? 唐思雨对着他这张面容,还真得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这个男人还真不像是流氓,流氓要是长他这样的,恐怕被占便宜,女人也会心甘情愿吧! 有颜有身材,还有一双会吸覆灵魂的魅力眼睛。 唐思雨的心突然跳得有些乱了,她看见也擦得差不多了,她弯下身去整理着药箱,提起来就上楼了,而她在车上惊出了一身冷汗,也很不舒服,她必须赶紧洗一个澡再说。 唐思雨洗过澡坐在床上,她换上一身灰色卡通睡衣,保守款的,她现在和儿子在一起,她买衣服从来都是保守的。 她看了一眼时间,算了一下时差,这会儿正是国外的凌晨四五点,她原本想着打一个电话给儿子的,现在也不能吵着他。 这下,她还真得没事干了,倒是感觉喉咙里有些口干,她想喝杯水再睡觉,她心想今天邢烈寒也累了吧!他一定回房间睡了。 唐思雨想着想着,就自然的推开了门,当看见楼下果然只留了一盏壁灯,也没有听见有声音,她安心的下楼去找水喝了。 而她没发现,身后邢烈寒同样出门了,他修长的身躯披着一件黑色的丝绸睡衣,长款的,身材堪比吸血鬼的贵族王子,他的脚步迈得很轻。 在他发现唐思雨的房门也开着,他便知道她一定在楼下,他一步一步下来,无声无息的,还真得像是一只吸血鬼。 唐思雨这会儿想要喝一点儿冰的,所以,她打开了冰箱,弯下腰去下面那一层拿旷泉水,突然她感觉身后有声音。 她吓了一跳,猛地回头,只见身后几米处,一道背着光的黑色身影伫立在那里。 啊…唐思雨吓得不轻,整个身子往冰箱一靠。 而这时,男人迈着脚步,脸渐渐的出现在冰箱的光芒之中,不是邢烈寒又是谁? 吓着你了?邢烈寒眼底闪过一抹自责。 唐思雨胸口起伏不定,瞪着他,你为什么不发出声音,你想吓死我吗? 吓死你我又没有好处。邢烈寒环着手臂笑答道。 谁说没好处,你想吓死我,好夺走我儿子。唐思雨气得反驳。 这下邢烈寒还真得毫无形像的哈哈大笑起来,清朗的笑声,在昏暗的大厅里,格外的迷人,末了,还有几声低沉的闷笑。 笑死你算了。唐思雨说完,拿起冰水就想走人。 邢烈寒倏地伸手,扣住她的手腕,将她一扯,唐思雨直接撞在他的怀里,她微微瞠着眸,邢烈寒微喘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蛋上,唐思雨,做我的女人如何? 这突如其来的表白,令唐思雨心跳加速,她抬头眸,看着隐匿在昏暗光线里的俊美男人,他的脸庞隐在光影交错之中,一双墨眸却格外的晶亮逼人。 若换以前,唐思雨会拒绝,可现在,她咽了咽口水道,以后再说。 邢烈寒一手揽紧她的腰,一手轻抚她的面容,逼迫着她,可我想现在。 他温热的指腹在她的脸颊磨挲着,唐思雨感觉身体里一股电流突然窜进四肢百胲,令她惊慌失措的别开了脸,不行! 为什么不行?邢烈寒的声线里透着沙哑的克制,还有疑惑。 唐思雨拧着眉,就是不行! 我会很温柔。 唐思雨闭上眼睛,脑海里想到五年前那一夜,她嘶声挣扎在他的身下,可他却那般的无情,不顾她的恐惧强势欺压。 那种感觉令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成了她不可磨灭的阴影,而现在,她恐惧男人,更加恐惧和男人的亲密行为。 唐思雨还是推开了他,从他的身侧迈上楼梯。 身后, 邢烈寒伸手虚拉她一下,没有拉住,他只能看着她慌乱逃上楼梯的身影,一如既往的没有停留。 他微微轻叹一声,这个时候,他真得没有资格去要求她的原谅,五年前那一晚,他做得有多错,他最清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