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初夏若雨等花开 第265章 不想戒掉她

时间:2018-07-12作者:唐思雨苏希

    邢总,对不起,这的确是一份难于被推翻的遗瞩,唐小姐只能吃这个亏了。 邢烈寒送走了律师再回来,就看见会议厅里不见了唐思雨,他的心顿时一惊,他赶紧在二楼寻找了一遍,没有找到她,他又忙奔跑上三楼,也没有看见,最后,他直接上了顶层。 他看见唐思雨站在栏杆的面前,身姿纤巧,仿佛要被风吹走,同时,想到她内心的绝望,他更涌起一层恐惧。 他微喘一口气,几乎狂奔到了她的身后,他立即伸出手臂,紧紧的将她的身子拥入怀里,呼吸低喘着警告,思雨,别做傻事。 唐思雨也没有要轻生,她只是觉得房间里太闷了,她想要上来吹吹风,此刻,她感觉搂着她的手紧紧的,她不由在他的怀里转过了身,她抬起一张苍白得有些透明的小脸,我怎么会做傻事呢? 邢烈寒看清她清亮的双眼,他才安下了心来,她的眼睛里还充满着希翼和憧憬,就绝对不会要轻生的。 邢烈寒却还是有些懊恼,她刚才站在栏杆面前的样子,真得吓坏他了,他的大掌轻轻的托起她精巧的下巴,薄唇落在她的额头上,宛如蝶羽的眉睫上,鼻尖上。 他终于压制不住自已的渴望了,他直接轻轻的贴上了她两片柔软的红唇。 唐思雨双睫轻颤,接受着他的吻。 邢烈寒此刻可没敢霸道强硬,他只有耐心和温柔,仿佛带着安抚一般,轻轻的触碰她的唇瓣,倒是他没有快速的深吻,反而是唐思雨突然哪里来了一股勇气或是什么。 她掂起脚尖,紧紧的搂着男人的脖子,纤指没入他的墨发之中。 邢烈寒的心弦重重一绷,即然她热烈的邀请了,他能不回应吗? 不回应,他就不是男人了。 一场激烈的吻,在阳台上进行,唐思雨仿佛在发泄着什么,或是在渴望着什么,她有些没有理智… 邢烈寒倒成了被她强吻的对像了。 吻着吻着。 倏地,唐思雨双手轻抵着他的胸膛,将脸埋在他的胸膛里,没有说话,只是一直在喘息着。 邢烈寒双眼滇黑,里面的东西已经很明显了,可他知道,今天的唐思雨有些不对劲。 对不起…唐思雨突然闷闷的道歉。 为什么道歉?邢烈寒下巴抵在她的发丝间寻问。 我唐思雨的声音传来,却说不出来为什么道歉。 邢烈寒伸手梳着她的长发,低沉一笑,好!我接受你的道歉!走吧!下去吧! 下了阳台之后,邢烈寒进入了浴室里洗冷水澡灭火,他理解唐思雨,父亲才去世, 她怎么可能会有心情? 只是,刚才那个吻,足够的令他满意了。 因为从认识她到现在,如果不是他强行要求她,她还没有主动的吻过他呢!就在刚才,他感觉到,她需要他,渴望他,不管是什么原因,他都开心。 唐思雨的内心完全乱了,律师对这份遗瞩的认定下来了,她除了接受签字,没办法通过遗瞩再要回母亲的股份,难道让她亲眼看着自已的股份属于邱琳吗?不,她绝对不想,如果是这样,地下的爸亲不安心,连母亲肯定也含恨不甘吧! 唐思雨坐在床上,双手屈起,伸手撑着下巴,现在有一条摆在她面前的路,那就是嫁给邢烈寒,将来, 他用收购的方式,把唐氏集团夺回来。 可是这样对他会不会太不公平了?她怀着目的和他在一起,而且,日后,还要强行让他对付邱琳,邱琳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 她狡猾又奸诈,还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唐思雨叹了一口气,她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她心里愧对着父母,又怨恨着邱琳,同时,也对邢烈寒充满了内疚和歉意。 她值得他这么做吗? 邢烈寒换了一身休闲服敲门进来,看着坐在床上满脸愁思的女孩,他不由坐过来,在想什么? 唐思雨微微叹了一口气,抬头看着他,邢烈寒,我答应和你在一起,但是,我没想过要你为我的夺回唐氏集团,你没必要为了我对付邱琳。 邢烈寒的目光深邃的锁住她,把她的心思看透,他心里欣慰的同时,也有些生气,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外人,倒是你一直把我当外人是吗?唐思雨,我是不是在手捧着花,拿着钻戒盒,朝你单膝跪地求婚,你才觉得显得正式呢? 唐思雨眨了眨眼,眼眶有些酸涩,心下,各种复杂的情绪在翻涌着。 这个男人! 真得那么喜欢她吗? 可她哪里值得他这么喜欢了?想着想着,心里发涩,眼眶发酸,眼泪又不争气的涌上来了。 邢烈寒剑眉蹙紧,他有些没好气的替她把第一滴涌下的泪水抹去,低沉出声道,不许再哭了,唐思雨,你最近哭得够多了,现在,我要你擦干眼泪,站在我身边,我们一起狠狠的对付那些欺负你的人! 唐思雨的眼泪硬生生被他给震住了,她就这么看着他,想哭又不敢哭,涌着泪水的眼眸,倒映着男人那张俊美坚毅的脸。 此刻,她的心里,有一种不能言,却已经感动到了极限的情绪。 好!唐思雨用了所有力气回答他。 邢烈寒笑着擦她眼角倔强又不流下来的泪水,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你这么爱哭。 唐思雨窘了一下,她抬头认真的望着他的眼睛问道,邢烈寒,我想知道,我哪里值得你喜欢了? 对啊!你哪里值得我喜欢了?你倒是告诉我,像你这么爱哭的女人,我该戒掉才行!怎么还能越来越上瘾呢?邢烈寒倒是笑着反问她。 唐思雨愣了几秒,然后被他逗得秀眉拧起,瞪着他,那你戒吧!趁着我还没有死缠着你,你还有机会戒掉我! 算了,我这个人专情得很,我想这辈子也戒不掉你了。说完,邢烈寒直接笑露出一排冰块般的牙,好不晃眼。 也不想戒,谁叫你是我儿子的母亲呢? 如果我不是呢? 你已经是了!邢烈寒笑得迷人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