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初夏若雨等花开 第330章 一个恶梦,一个美梦

时间:2018-07-12作者:唐思雨苏希

    每一个奖项都是对艺人工作的肯定和鼓励,所以,苏希自然很期待这个奖能花落她家了,她真得很希望,因为她上一次就和这个奖错过了,被提名了,但是,却没有拿到。 晚上八点,苏希正在吃着零食看她最喜欢的电影,打发了一下时间,这时,安妮的名字就在屏幕上跳动了。 苏希懒洋洋的接起,喂!安妮姐,怎么了? 安妮听她说话的声音,就知道她在吃东西,她在那端立即气恼的吼了一句,苏希,你还吃,你明天就得穿晚礼服了,你就不怕到时候穿不进去吗? 苏希笑起来,没有这么夸张吧! 你就算身材再好,也不能任性,少吃点,还有,明天的晚礼服确定会到吧!如果到不了,我这里也给你备用了几款。 应该会到吧!苏希眨着眼睛,也没有个数。 但温厉琛做事从来都是靠谱的啊! 好了,今晚早点儿睡,明天精神点儿,睡觉之前做一个面膜,上次给你买得几千钱一张的,也别省着,赶紧敷脸上去。 哦!我知道了,你简直比我妈还唠叨。 你妈都没有我操心你。安妮说完,挂了电话。 苏希自然习惯的伸手去拿署片,刚抓了一片署片,就想想到什么,她赶紧低下头看了看自已t恤下的腰身,难道真得胖了吗?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署片给放回去了,不管怎么样,她明天必须美美出场。 温厉琛今晚应该不回她家了吧!苏希最希望了,因为这个男人在家,她总会绷紧着神经。 苏希看了一眼时间,快九点了,哈,他肯定不来了。 然而,她还没有得意到几秒,就听见门外传来了叮咚…门铃声。 苏希的小脸一苦,顿时苦瓜脸了,不会吧!他来了? 苏希走到猫眼里一看,门外的不是温厉琛又是谁?这个男人怎么又来了? 苏希咬着唇把门打开了一半,只露出一张清秀的小脸面对着他。 今晚不许睡我家了,回你自已家里去睡。苏希不想让他进去。 温厉琛一身深色衬衫配西裤,俊颜透着一丝倦意,显然累了一天了,他眯着眸盯着她,为什么不许我睡你家?你睡我家的时候,我说过什么吗? 苏希脸一红,顿时把门打开了,小声埋怨道,那你总不能一直睡我家吧! 温厉琛轻哼一声,这辈子都睡,你也不许有意见。 苏希立即瞪着眼,我怎么会没有意见!我意见大了。 温厉琛进来便往主卧室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头也没回道,早点睡,明天争取有一个好状态。 这也正是苏希所想的,她应了一声,好啊!那你不要打扰我睡觉。 说完,苏希回了客房,她敷了一张面膜就躺下了,看了一会儿关于她的新闻,无非就是买了一些推送她的美照,由于她洁身自爱,在娱乐圈里,常常被喻为最干净的女艺人之一。 所以,她的粉丝都是铁粉,对她十分的维护,有这样的一群粉丝在支持她,她对这份工作也是十分的热爱的。 苏希敷完面膜,洗了脸就睡觉了,而且,她还做了一个超级好的梦,她梦见自已上台领奖了,而且,给她颁奖的,正是温厉琛,她在梦里都禁不住的笑出声来。 邢烈寒的别墅里,由于邢正霆夫妻和邢一诺也都睡在这里,邢烈寒也只好规规矩矩的带着小家伙睡觉了。 唐思雨倒是有些闹失眠,她翻来覆去的想着一件事情,邢烈寒今天在倪嫣面前的态度,她看得很清楚,他对倪嫣过去的感情,也的确撇得一干二净,她很理解这份感觉。 曾经的深爱,也许到后来,并不是真正过一辈子的人,年轻,总是充满了冲动,单纯,还有无知,就像她和慕飞。 她也一度以为会爱他到老,可事实证明,有的爱情是可以遗忘干净的。 所以,倪嫣的出现,邢烈寒有一份态度,她就会选对相信他,她担心的是倪嫣的这个人。 她一看就不是会善摆甘休的人,今天对她造成的伤害,她日后会不会用别得方式报复回来?她真得不希望看见会有这样麻烦。 倪嫣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再来纠缠呢? 唐思雨担心的是这一点,在担心中,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却被一个恶梦给吓醒了,她看见梦里,儿子所坐的车子,被一辆车狠狠的撞了。 只是在撞的那一瞬间,唐思雨就冷汗涔涔的惊醒了,当看见一室的黑暗,她忙把床边的灯打开,她发现自已已是一脸的冷汗。 她喘息着,惊魂未定,虽然只是一个梦,可是,事关儿子的安危,即便是梦里,也足够吓得她魂飞天外了。 唐思雨下了床,她推开门,别墅的正厅有着壁灯,她走到了邢烈寒的主卧室门口,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要过来看看儿子。 她轻轻的拧开房门,门没有锁上,她走到床前,邢烈寒侧躺着,小家伙枕着他的一只手臂,小嘴儿还留着口水呢! 唐思雨不由抿唇一笑,把儿子的脑袋扶正,她轻轻的动作,却惊醒了男人。 邢烈寒浓蜜的长睫一掀,看见她,他立即低哑道,怎么过来了? 我做了一个恶梦,睡不着了。唐思雨叹了一口气。 邢烈寒朝她张开另一只手臂,让她躺在他的身侧,唐思雨没有拒绝,她纤细的身子蜷睡在他的身边,她主动的贴在他的胸膛上,感受着他的存在,也伸手轻轻的摸了一下他另一只手臂上的小家伙。 她的心里才安定了。 邢烈寒侧身,薄唇在她的额头上吻了吻,好了,别乱想,睡觉吧! 恶梦之后,会让人身心疲倦,唐思雨果然听话的,搂紧着他的腰,将脸依在他的怀里才能再次睡着。 邢烈寒将小家伙推到了一旁,小家伙翻了一个身,就睡自已的去了。 邢烈寒侧身搂紧唐思雨,感觉她背上都汗湿了,显然,她刚才的恶梦十分可怕,邢烈寒的心弦绷紧,她到底梦到了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