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萌妻小宝:总裁找上门 第122章撞见他洗澡

时间:2018-07-12作者:邢烈寒唐思雨

    特别是想着期待他的饭菜的一对母子,他就更不敢怠慢了,不知为何,他不想让唐思雨小看他,哪怕在任何一方面,他都想成为她眼里,最优秀的那个男人。 也许曾经的慕飞成为她难于忘记的那个男人,现在,他要把这个男人撤底从她的心里挤走,让他成为她心里那个难于取代的男人。 邢烈寒十分有自信,因为他想要干的事情,没有做不成功的。 唐思雨在研究曲谱,不时的抬头看向厨房里的男人身影,她几次想要动身过去看看,但又怕他不会煮饭,她过去,会让他难堪,所以,她只有忍着,看看这个男人在厨房里摆弄出什么菜肴来。 唐思雨等啊等,等得她没有心思做任何事情了,因为她真担心今晚的晚餐要黄。 不是她对这个男人没有信心,而是面对着一个根本没做过饭的男人,她还能有什么期待呢? 这根本明摆着做不出好吃的嘛! 因为她自已也是摸索了几年,才把厨艺提高的! 妈咪,你闻,好香啊!小家伙突然朝她出声道。 唐思雨不由闻了一下空气里,还真得有一种飘香的味道,她看向厨房里,她是真得饿了,所以,她闻着香气就更饿了。 等啊等!终于厨房的门推开了,小家伙立即跑过去问道,爹地,可以吃饭了吗? 只见邢烈寒一身白衬衫挽起,手里端着两道菜出来,唐思雨也赶紧起身过来,她这一看,不由暗哇了一声,这个男人竟然做了糖醋排骨,只见在一片生菜上面,十几根骨肉均匀的排骨酥红飘香,令人一看就有食欲。 还有一盘壕盐焗虾摆盘也十分漂亮,肉沫茄子,西红柿炒蛋是小家伙的最爱。 今晚就先做这几道菜,凑合着吃吧!邢烈寒把菜端出来的时候,又进厨房用隔热手套端了饭出来。 这…不是你变出来的吧!你确定你是第一次煮饭?唐思雨指着这桌上的菜,真是哑口无言的感觉。 当然是第一次煮,怎么?看着不好吃吗? 爹地,你连这话都听不出来吗?妈咪的意思,根本就是你超常发挥啦!一看就好吃! 邢烈寒听完儿子的解释,这才好心情的看了一眼某傻眼的女人,好不好吃,偿偿吧! 唐思雨接过邢烈寒盛来的一碗饭,她拿起筷子夹起了那盘排骨,酥脆的肉香,还有糖醋的糯甜,简直令她再次惊住了。 该死的,竟然比她煮得还好吃!难道男人真得天生有厨艺细胞吗? 好吃吗?邢烈寒十分在意的看着她寻问。 唐思雨抿唇猛点了一下脑袋,好吃!真得很好吃! 这可不是抬举他,而是,事实! 爹地!你真棒。小家伙也喜滋滋的吃着她的西红柿炒蛋。 邢烈寒松了一口气,还好第一次煮饭没有搞砸,他勾唇一笑,朝儿子道,好吃就多吃点。 嗯!小家伙大口吃饭和吃菜,唐思雨夹了一根排骨到他的碗里,小家伙也很喜欢吃。 唐思雨又给他剥虾,今晚这顿饭无疑是成功的。 看来她白担心了一场了,真是小看这个男人的能耐了。 以后如果我有时间,我就煮饭给你们吃。邢烈寒也对厨艺有些爱上了。 那我和妈咪就太幸福了。小家伙说完,朝唐思雨看去,妈咪,你说是吗? 唐思雨不能拂了儿子的话,她点点头,对!很幸福。 邢烈寒盯着她的表情,发现,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也不是迎合装出来的,他的嘴角又勾起了笑意。 他找到一个可以哄她开心的方法了!煮饭给她吃! 吃完饭了,唐思雨就主动的负责洗碗了,她感觉这个男人能给她们母子做一顿晚餐已经够好的了,洗碗这种活,还是她来做吧! 她去洗碗,邢烈寒就带着小家伙去了他的房间玩。 唐思雨洗了碗,就去洗了一个澡,洗完澡,她等着儿子回来,无聊的拿起一本书来看,看着看着,抬头时间已经九点了,唐思雨对儿子的作息可是有严格要求的。 因为培养一个孩子的作息时间是很难的,必须要每晚保持才行。 唐思雨打开门进入邢烈寒的房间,只见房间里没有父子两个人的身影,不过,她很快就听见浴室里的声音,她心想,一定是儿子在洗澡吧! 她也很久没有见过儿子洗澡了,想看看他脱衣之后的小身板有没有结实一点,她就打算去偷看儿子一眼。 她走到浴室门口,这是推拉式的,而显然也没有对人防备,所以一拉就开了,唐思雨以为是儿子在浴缸里,然而,当她拉开门。 唐思雨推开门,抬头一看,整个人要晕,只见浴缸里,邢烈寒赤身坐在那里,可见的几块结实胸肌,肩膀线条完美,双手慵懒的倚坐着,一条结实的长腿还屈起,整个人散发着一种男性的狂野和性感气息。 而坐在他的另一端,唐以熙一个小脑袋正在水里玩着一只小船。 听到推门声,两父子的目光几乎同时的看向门口,看见了那个吓傻的女人! 天哪!这个男人竟然和儿子在一个浴缸里? 啊…唐思雨后知后觉的忙捂住了眼睛。 妈咪,你是来看我们洗澡的吗?小家伙咯咯笑问。 邢烈寒嘴角勾起玩味的笑容,一点儿也不介意被她看,因为他对自已的身材可相当的有自信。 儿子赶紧洗澡,你该睡觉了。唐思雨脑子空白中,赶紧说出这句话,然后转身推门快步离开。 天哪!她刚才看到了什么? 邢烈寒的大半裸身? 虽然没有看见不该看见的,但是,已经给了她足够的想像空间了,唐思雨一脸想哭的表情,她真是太冒失了。 唐思雨赶紧回到她的房间里,呼吸却乱了,她咬着唇,懊恼的搓了一下自已的眼睛,她回房间里等着儿子去了。 九点十五分左右,她的房门被推开,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走进来,小家伙穿着贴身的卡通小睡衣,而男人则穿着一件黑色的丝绸睡衣,不是睡袍得那种,而是分上衣和裤子的那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