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灵异警厅 第8章 早晚会爆发的

时间:2018-07-12作者:柠檬醉了

    ,精彩小说免费!

    ,最快更新灵异警厅最新章节!

    明儿见?刚刚侯明昊说“明儿见”?

    苏信觉得头痛,不想在思考了,揉了揉眉心,算了,还是回家先休息吧,爱咋咋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当夜,苏信睡了个踏实的安稳觉。

    第二天,苏信刚到警局,就发现一众人瘫在桌子上无精打采。

    “苏哥!”王子文见苏信来了,立马站起来激动的说,“苏哥!你都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人!简直就是一个畜生”

    “怎么了?”苏信看着气急的王子文,一张娃娃脸上顶着个黑眼圈,忍不住想起了某种小动物。

    “额,”王子文突然又颓废的坐回椅子上,刚刚的冲动劲儿一下子又没了,搞得苏信莫名其妙。

    “还是让景给你说吧。我好困啊。”

    景无奈的摇摇头,叹气道,“苏哥,马有才,什么都交代了”。

    三年前,马有才确实是一个老实的不能在老实的人,不爱说话,闷的要死,别人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乡里乡亲们总让他帮忙干点这个干点那个,哪怕在别人眼里这简直就是欺负人,他也从来也不说一个不字。马有才说,他希望别人可以喜欢他,希望别人瞧得起他。可是这样反而事与愿违,而且,做父母的哪敢把自家女儿嫁给这么一个“挨欺负”的老实人,那还不和他一起挨了欺负。

    陈婷失踪的那天,马有才刚好从田里干完活回来,正好碰上陈婷。当时天马上就要黑了,陈婷走了一路,见他开着拖拉机,心想两个村子离的不远,而且这个人他之前见过,听说是个老实人,于是就想偷个懒,问马有才能不能开车把她送回去。

    马有才干了一天活,也是很累,本不想答应,但是见那姑娘长的漂亮,还坚持要给路费,就应承了下来。但是这个拖拉机是马有才跟别人借的,马有才自己还有个电动三轮车,于是就跟陈婷说,先把拖拉机还回去,再开电动三轮车送陈婷回家,左右不过十几分钟的事儿。陈婷犹豫了下,就答应了,然后站在田地里等他。

    “其实啊,马有才原本真是个挺老实的人,问题就出在他还拖拉机的时候,他没敲门,直接推开大门就进去了,结果正赶上人家女主人给七八岁的小姑娘洗澡。大热天的,村里人么,就在院子里弄个大盆直接洗。然后就被马有才看到了,女主人一下就火了,把人轰了出来,接着就跟自家男人在院子里嚷嚷,这一嚷嚷,都被门口马有才听到了。”景说到这停顿了一下,把自己的杯子放到王子文身前,心想,不能太惯着这人,得要点好处,用眼神示意他给自己倒杯水。

    “那女的说什么了?”苏信忍不住追问道。

    “那女的骂他家男人,怎么不知道关门!怎么什么都不想着。他男人估计也是忙活了一天,累了,就不想跟女人闹,就说孩子那么小,看了就看了,没啥事儿,马有才那么老实。可这女人一听就不干了,就大着嗓门说,再怎么老实,那是个男人,是个光棍,一辈子没见过女人的,出事儿的都是这种老实人,什么龌龊想法都有,谁知道没事的时候想什么,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难听的话”

    苏信知道赵景肯定是把原话说的委婉了些,原话应该更难听,赵景是说不出来的。

    “然后,马有才就嫉恨了?”

    杨博插嘴到“也不能说嫉恨吧,就是心理不平衡,为什么自己什么都没干过,要被人这么骂。为什么自己这么好,就娶不着个媳妇。为什么我帮了你们这么多,你们还是不待见我。不就是穷点儿么,村子里有跟他差不多穷的,怎么人家就能娶着,自己就娶不着。”

    陈博想抽颗烟,刚从口袋里拿出来又放了回去,这两天累的,抽烟都提不起气儿来了。要不是等着给李局汇报情况,他早回家去睡了。

    “因为这件事儿,警局才没怀疑他吧。”

    确实就是因为有了这个事儿,当时的马有才没有被怀疑,谁能想到前一刻还在和别人“吵架”的老实人,下一刻就把人来掳走了呢。

    “那就没有人看到过陈婷当时在田里等人么?”

    “要不说命不好呢,确实就是没人看到。马有才回家后,才想起要送陈婷,他一想起这事儿,就魔怔了,他觉得送陈婷回家,是干了一件好事儿。自己明明这么善良,为什么没人嫁给他。既然善良没啥用,还善良干嘛,然后他就骑着电三轮去找陈婷。也巧,路上马有才又看到了那辆车,然后就动了歪心思,趁陈婷上车的功夫,从后边把人打晕了,然后绑了扔到车里拉回了家。”

    “你这说的真是一笔带过啊。”王子文把刚刚接回来的水递给赵景,忍不住吐槽他,可他并不想补充什么。

    苏信继续问道,“那冯雪是怎么回事?”

    马有才把人虏回去后,就把人藏了起立,开始是关在偏房,但是后来觉得不安全,就在屋里挖了个地洞,把人藏进去,不来人就敞着口,来人就关上。他又怕陈婷出声,就一直用东西堵着陈婷的嘴。但是马有才还是日夜担惊受怕,就打起了隔壁的主意,觉得不能放在自己家,然后就接着挖洞,把洞直接挖到了隔壁,把陈婷藏在里面。几年的担惊受怕下来,马有才就天天给自己找借口,天天想着被发现的可能,这也是为什么他不再“老实”的原因,日夜思索,自然变得越来越严谨。

    然后,去年年末,陈婷怀孕了,这之前陈婷也怀过,但是都被马有才一顿暴打,打流产了。可是马有才这次却动了心思,岁数大了,就想要个孩子,想着孩子生出来后,就说是自己买的,领养的,什么的,也不会出多大问题。

    陈婷一怀孕就几个月,马有才也不敢动她,好吃好喝的供着她,可是对陈婷作威作福惯了的马有才心里就憋了那么股劲儿没处发泄,恰巧碰到了老书记让他给冯雪带路,他就索性把冯雪虏了回来。这种事儿一回生二回熟,他做的干脆利落。

    可是后来,陈婷生孩子的时候,难产,孩子生出来心跳特别弱,脐带没剪,就死了。马有才一怒之下,就对陈婷拳打脚踢,刚生产完的女人,虚的很,直接就给打死了。

    听到这里,谁心里都不好受,警局办公室里的人一个个都愁眉紧锁的,同情这两个受害者的同时,又恨不得凌迟了那个王八蛋,一时之间整个办公室一片唉声叹气。

    说起冯雪,苏信忍不住问王子文,“冯雪人现在怎么样了?”

    王子文又是一声叹气,“还是不肯说话,跟昨天晚上差不多,我们已经请了心理医生了,就看心理医生的本事了。”

    赵景接过话,“马有才说,开始的时候,他怕冯雪叫,就用东西堵住了她的嘴,只要她出声,他就拿鞭子打她,直到她不敢叫为止。我想这可能也是她不肯说话的原因。”

    然后,办公室里又是一片沉默。

    苏信从杨博那要过问讯笔录看了一遍,啪!合上笔录,苏信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那哭声是怎么回事?”

    一听这话,杨博也愣了,他们最开始接到报案是因为哭声,调查的结果是很可能有人开车带着女人或者孩子在陈村转悠,进而查到了马有才家。可是根据口供,马有才从来就没有把这两个受害者带出过他家。那声音是怎么回事?难道还有别的案件?

    两个人都紧缩了眉头。

    可苏信皱眉,是因为自己做错了一件事,他只是条件反射性的提出疑点,几乎是脱口而出的同时,他就想到可能是他见过的那个“婴孩”和“女人”发出的声音,如果是那样,就不应该再提,也没法再调查。

    但反过来一想,即使自己不提出这个疑点,杨博用不了多久也会发现的。

    就在几个人疑惑重重的时候,李立忠推门走了进来,一脸的严肃,眉头紧皱,很是纠结的样子。杨博迎上去,虽然之前已经电话汇报过情况了,但是还有许多后续问题需要再跟李局长沟通。可是李立忠挥手挡开了杨博,冲着苏信扬了扬手中的黄色密封档案袋,示意他跟自己先跟进办公室。

    苏信疑惑的跟上李立忠,杨博看出来李局是有话要单独跟苏信说,就没有跟上。

    不知怎的,苏信就想到了昨天侯明昊离开时说的那句话,突然他不是很想进李局的办公室。奈何杨博从身后推了他一把,“怎么了,快进去啊。”

    苏信叹口气,想起来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了的一句话,“心是个傻瓜,要学会哄她。”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爱咋咋地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