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灵异警厅 第33章 你才道士呢!

时间:2018-07-12作者:柠檬醉了

    ,精彩小说免费!

    苏信决定对江一扬的“轻佻”无视,毕竟也不是要经常相处的同事,随他便好了,正事儿要紧。

    “把情况说一下吧,有什么安排赶紧说。季姐说让我们处理完这边,赶紧去南桥,怕是那边的情况有点难以处理。”苏信淡淡的说。

    “难以处理?excuse me!”江一扬,往里屋走了几步,用一种怪强调说道,“有我在!什么都不是问题!”

    我去!这张狂劲儿,你怎么不上天?!

    苏信克制住了内心的鄙视,见江一扬要进里屋,连忙拉住他,“你等一下,我先叫醒侯明昊。”

    “呦,我说我怎么没见着人呢,原来是躲去睡觉了。没事,不用叫,有他没他都一样。”江一扬大大咧咧的甩甩手,继续往前走,却又被苏信拉住了。

    只见对方冷着一张脸说道,“我们俩昨晚一直执行任务,今天白天轮流休息,这并不是躲。”江一扬心想这人是炮仗吧?一点儿就着?可刚刚自己调戏他,咋没啥反应。

    “我现在去叫醒他,麻烦你等一下,如果邵雨泽醒来时,只见到你我二人,我想并不好交差,我们也算同事,麻烦理解下。”说完,苏信就没再多管江一扬,心想话都讲到这份上了,要是还不管不顾就自己进去,那这人不必打交道了。

    江一扬被苏信这样一说,很是郁闷,明明不是那个意思,怎么就被苏信说成了一个,一个不通情达理的人?其实,江一扬想的太过乐观了,他的形象,在苏信眼里,用“不通情达理”,那真是太抬高自己了。

    更何况,他最后那句,“有他没他都一样”。在苏信眼里,那是赤裸裸的鄙视。苏信想着,只要侯明昊不逃走,他们就绝不做这种可有可无的存在,人生,总是要有些意义的,哪怕现在的道路,貌似已经背离了他的初衷。

    苏信轻声的对床上睡着的人说,“猴子,醒醒,有任务。”

    谁想到,对方腾的一下就坐了起来,然后下意识的说道,“起来了。”

    可苏信见他这迷离的眼神,想必是他还没反映过来是怎么回事。

    苏信拍拍侯明昊的肩膀,说道“江一扬来了,季思宇打过电话,让江一扬来把这边的情况稳定下,然后咱们一起去南桥。”

    侯明昊用手搓了一把脸,从床上爬下来,穿上鞋子,“那边出事儿了?怎么让咱也过去,而且,咱去了,这边怎么办?江一扬能一下子搞定这边?季姐他们守了那么久,这边不是一直没啥动静么,江一扬那点儿本事,能一下子就看破这怎么回事?”

    “切,少瞧不起人,我还真看破了。”

    “呵,那行吧,你先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大爷我现在不想告诉你,一会儿你听我话就行了啊。没必要让我浪费那么多口舌。”江一扬半开玩笑的说。

    以往情况,这时候侯明昊绝对会巴不得江一扬啥都不说,催着对方赶紧进去办事儿,自己在后面看着就好,可现在却有点异常,“你确定不说?”

    听侯明昊这样说,江一扬也有点意外,这人今天咋积极了,别啊,我可都已经习惯你缩在后面的人设了,这是突然要改画风?“你要威胁我?”

    “我哪有本事威胁你,只是想问问你,你需要人手不,不需要,我和苏信就在这等着你就好了。”

    这话说的虽然很是侯明昊的风格,可这语气,怎么一点儿都不像他风格啊。这是真希望不用跟着处理事件,还是威胁不帮忙?

    同时纳闷的还有苏信,怎么感觉,这侯明昊睡个觉,就跟变了一个人事儿的,没以前那样,蠢傻贱了?竟还有点陆子殇上身的意思。

    还没等江一扬和苏信想出个所以然来,侯明昊就一屁股瘫在沙发上,抱着靠枕,无骨的哼哼唧唧,“不需要帮忙,就让我再睡会儿!”

    卧槽!

    江一扬和苏信二人内心同时出现了这个词,江一扬找了一杯水,啪的放在侯明昊桌上,“大哥,拜托你醒醒盹,咱今天任务多!任务重!你要挺住!别没事儿吓我!”

    苏信看着眼前的二人,心想怎么画风又变了。

    “那你到是先说清,到底怎么回事儿,我们需要怎么配合你啊。你总不能指望我们进去,你一个手势,我们就知道你要做什么吧?”

    “呵,我看你是想借我说话得功夫,再睡会儿吧!”江一扬鄙视的说。

    侯明昊丢回给对方一个鄙视的眼神,“哼,小爷就是要这样醒会儿盹,你爱说不说。”

    江一扬,无奈的瞥了苏信一眼,那意思再明确不过了——你看,我说不叫,你非要叫醒他,这多麻烦。

    苏信扭过头,无视了江一扬的表情,然后也坐在沙发上,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两人关系好的很,都这么磨磨唧唧的不干正事儿,反正是不着急,那自己一个新人也没啥着急的,他们心里有底就行了。

    见状,江一扬向后仰在沙发里,翘着二郎腿,无奈说道,“其实,猴子说的对,我今天还真没法解决这事儿。”

    “你看,我就说他不行吧。”

    “你闭嘴,赶紧提提事儿,一会儿还有正事儿呢。”江一扬打断侯明昊的话,见后者冲苏信耸耸肩,心想,侯明昊这张嘴怎么就这么贱!他到也不想想,自己这张嘴,也不比侯明昊高贵到哪去。

    “没办法,这个邵总太不配合了,问什么都不说,我之前见过他一次了,他只说不安全,被缠上了,其他的,一概不提。”想到这,江一扬就恨得牙痒痒,头一次碰到这样的人。论谁碰到偏灵异点儿的事儿,不是巴不得把自己碰到的芝麻粒的小事儿都告知他们,生怕一不小心遗漏什么,自己就小命不保了。

    听到这,苏信也是皱眉,“那怎么办?”

    “他虽然不配合,但是我是谁,还有我看不破的事儿?”

    苏信见他这样狂妄加吊儿郎当,真想把眼前桌上的烟灰缸扔过去,可是他忍住了。

    “那么,江大道士,我们现在要怎么做呢?”

    谁知,对方一下就急了,“谁是道士?你才道士呢!我是学生!研究生!你才道士呢!要不是某人死皮赖脸非让我来,谁稀罕给你们做外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