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灵异警厅 第68章 收购

时间:2018-07-12作者:柠檬醉了

    ,精彩小说免费!

    “你俩是不是考虑下保持距离,在一起就没好事儿,走个路都能碰上这种事儿。”陆子殇言语中的刻薄,被他磁性深沉的音色盖过,反而多了一份厚重。

    江一扬撇撇嘴:“要的就是这种刺激!”

    陆子殇从两位老人身上拉回目光,意味深长的笑看江一扬:“也对,只是以后这刺激你可要挺住了…别一不留神,嗨过了…”

    江一扬耸耸肩,表示无所谓。

    “行了,这两个人属于正常死亡,你该叫的不是我,而是警察。”说完,陆子殇就准备走。

    “你确定么?”江一扬一脸严肃:“不用拉回去研究下?”

    “这有什么好研究的,一看就是正常死亡。难道你没看出来?”

    江一扬眉头轻皱:“我只是觉得有些蹊跷,再说,你见过正常死亡成这样的么?马路上就直接挂了,还站的这么…”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但从我的角度来看,他们就是正常死亡,除去他们是站着的,几乎可以用寿终正寝来形容这二位。”陆子殇平和的说着自己的观点。

    陆子殇点点头:“好吧,你回去吧,我们叫警察过来收尸。”

    王子文到的时候,陆子殇已经走了,面对此时的情形,王子文无比庆幸他软磨硬泡的把赵景拉了过来。

    “苏、苏哥,他们怎么死的?”王子文的声音有点儿抖,真不是他胆小,再血腥的尸体他都见过,唯独这站着死的,死后还不倒地的,他还真没见过。他觉得打从苏哥进了华山去c所,他自己仿佛也踏进去了半只脚。上次南桥村一下晕了那么多人,突然又都好了,他是不能过问,但不能阻止他胡思乱想啊。还有陈村的哭声,虽然现在没有了,可当时到底从何而来,现在也没查出个究竟。

    “正常死亡啊。”苏信淡定的回答他,仿佛就是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事情。

    王子文咽了口唾沫,“可是站着…”

    谁知苏信还没答他,一直跟着的赵景开口到:“世界之大,什么死法都有,哪那么多问题,呐,法医到了,让他们把人拉走吧。”

    “…”王子文想要反驳他,但又找不到反驳的地方,只得沉默,看着法医战战兢兢的把人放倒,抬上车,推进急救车。

    苏信轻拍王子文的肩:“下面的事儿就交给你们了,有什么问题,给我打电话。”

    “好,诶?”王子文诧异:“你们不跟我回警局录个口供?”

    “没啥可问的,我们过来时就是这样,呐,那有摄像头,你可以查下。”

    可是这不符合规矩啊,王子文刚要开口,就被赵景拦住了:“没事,你们走吧,我们这边有什么难处,会给你打电话的。”

    苏信冲赵景笑笑,心想,还是小赵懂得变通,也知道什么时候该要点好处。这案子一看就蹊跷,现在把他带回去,不但解决不了什么,没准还得罪自己,相反,不带他们回去做笔录,卖个人情给自己,他那边一旦有处理不了的,自己绝对会第一时间帮忙。

    当然,相处了这么久的同事,信任才是最重要的,苏信是个什么样的人,赵景怎么会不知道,只要不违反道义、职责,他都愿意对他特殊关照。

    和王子文他们分开后,苏信和江一扬都保持了沉默,因为实在累。到家后,两个人就各自回屋休息。

    不知道江一扬睡得如何,但是苏信一觉到天亮,连个梦都没做。他没有回想晚上遇见的事,也刻意无视了那种恐怖的感觉,他觉得唯有这样,才能让自己保持冷静,保持精力。

    江一扬推开门时,就见苏信一个人在客厅桌子旁吃着早点,桌子上还多出一副碗筷,江一扬笑嘻嘻的冲上去,“怎么也不叫醒我!”

    他拉开椅子,坐下来,伸手就要拿桌上金黄诱人的油条。

    啪!苏信一筷子打在江一扬的手背上。

    江一扬一脸“委屈”,“干嘛,多摆一副碗筷,不就是给我准备的?”他以为苏信不让他吃饭。

    “大哥,先刷牙洗脸行不!”苏信对他这种行为真的很鄙视!

    “哦哦哦,马上去,”江一扬起身去卫生间,边走边嘟囔:“怎么跟我师父一个样。”

    吃饭的时候,两个人对了下今天的行程。

    “你准备去会会那个夏秘书?有必要么?”因为那个血缘型诅咒的原因,江一扬直觉这是家事儿,与公司关系应该不大。

    “有,我一是想看看夏秘书有没有可能知道什么,二是我觉得那个商发很可疑,既然他的公司被收进邵氏了,以邵雨泽的为人,应该不会开除以前所有的员工,那一定会有了解商发的人。”

    江一扬点点头,表示赞同:“也对,那你带猴子去吧,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你呢?”

    “我?”江一扬想了想,“我要去邵思雨之前住的地方转一下,凡是这种事儿都应该有痕迹,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找出来了。”

    苏信觉得江一扬此时的神情相当张狂,但又喜于他这种张狂,谁不想有个强大的队友呢。“那你一个人注意安全。”苏信嘱咐到。

    “放心!”

    于是三个人分了两组,分开行动。苏信带着侯明昊走进“夏秘书”的办公室时,才早上8点半。

    “没想到,你这么高的职位,还这么早来。”苏信客气的与他攀谈。

    “越是职位高,需要付出的就越多。什么都不是白得的。”夏锦涛给两位警官递上两杯茶水:“喝水!”

    “谢谢,”苏信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有点烫,“邵太太给你打过电话了么?”

    “打过了,他说让我配合你们,只是我能问下二位是什么身份么?你要知道,虽然alinda是邵太太,但如果不说明原因,我也没有办法配合的。”夏锦涛说的很客气,虽然邵太太的话很重要,但他觉得他还是需要对邵氏负责的。不能不清不楚的就把底随随便便交给什么人。

    “你不必担心,”苏信掏出警官证:“我们是警察,我们只是来调查下一些不涉及经济的问题。”

    夏锦涛疑惑的看了看苏信的警官证,之前邵太太并没有告诉他苏信是警察,也幸亏苏信提前说了不涉及经济,不然他真的会第一时间担心公司是否做了违反的事儿,那问题就大了。

    “可以,”夏锦涛把警官证还给苏信,“有什么想问的,您问吧。”

    “谢谢配合。”苏信收回警官证,“你知道商发么?”

    “当然。”

    “那麻烦说下你知道的情况。”

    夏锦涛一时不知从何说起,思忖片刻,“我们集团下属有一家公司,是做手机业务的。”

    苏信点点头,他还真知道,因为他的手机就是这家公司的。他还挺喜欢这个牌子,手机质量不见得有多好,前两年突然杀进市场,在众多国际大牌中争了一席之地,很励志的感觉。

    “我们最初从商发手上收购回来的,就是这家公司。我们原本是做房地产、开商场的,不涉及这个领域,所以最初的时候,董事会并不想收购这家公司。一是我们没有任何经验、没有运作团队,另外就是商发的公司只是代加工而已,没有核心技术。我们收回来做何用?还要帮他还债,如果真想做,倒不如从新开一家。”

    夏锦涛喝了口水,继续道:“可是邵总坚持,没办法,我们只能接受。不过没想到,这家公司通过努力,真的做起来了,而且做的这么好!”夏锦涛脸上掩不住的敬佩,“邵总确实是个奇才,你很难想象我们当时是如何挺过来的,很热血的一段时光。”

    苏信点表示赞同,又问:“商发的公司为什么破产?”

    “因为借了高利贷。”

    “高利贷?”

    “对,我们收购那年的前一年,商发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接了很多代工的订单,可是当时他的机器不够,人员不够,又是买方市场,上游商家不给订金,银行也不是轻易就给贷款,所以为了赚钱他就只能借高利贷。”

    “生产完后,上游商家毁约了?”侯明昊问道,他觉得这种无良商家,很常见。谁知道夏锦涛摇摇头:“不算毁约,因为确实是产品有问题!所以商家全部退货,导致他资金彻底断掉。”

    “怎么会?不是商家故意为难?”

    “当然不是,每一只屏幕上都有一道细纹,商家怎么可能要。但是,我们接手后,试过这批机器,没有任何问题。生产出来的全都是合格品。以防万一,我们本想把这批机器都淘汰掉,但是邵总说没有必要,问题应该是出在运送环节上。所以我们就保留了这批机器。”

    听他这样说,苏信思忖片刻问道:“那么商发本人呢?可曾发表过什么意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