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灵异警厅 第80章 商发的死

时间:2018-07-12作者:柠檬醉了

    ,精彩小说免费!

    “苏信!商发死了!”电话中,侯明昊的声音带着急促和不可思议。

    苏信和江一扬来到商发家的时候,更是可以用“一脸懵逼”来形容。

    居然就死了?要知道这个人可是重要嫌疑人,而且也是唯一嫌疑人!

    一踏进商发家,满屋子的血腥味,看着眼前这血淋淋的场景,饶是见多了的苏信也忍不住问:“怎么会这么多血?”

    “他身体里的血,都流出来了。”侯明昊声音里满是丧气,不过才一小会儿没盯着,人就死了。还好,这份工作做的久了,也就看淡了旁人的生死。

    苏信想要上前查看,却被江一扬劝阻了一下。

    “你最好别过去。”走在苏信身后的江一扬斜靠在门框上正经的说。

    苏信鄙视他一眼,身为警察,他怎么可能不过去。

    商发的尸体静静的躺在血泊中,苏信踩着侯明昊之前确认情况时留下的痕迹,靠近尸体。浓浓的血腥味,熏得他一阵犯呕,从表面上看,尸体貌似只是静静的躺在血泊中,衣服整整齐齐穿在身上,只是已经被染成了血红色。

    苏信走到商发尸体旁边,长裤、套头t恤完整的穿在身上,手脚自然的摊开,就像睡在床上一般,眼睛都是闭上的。怎么会?如果表面看不到伤痕,苏信是不能上前触碰尸体的,他需要尽可能的为法医保留尸体的原貌。他回头疑惑的望着侯明昊和江一扬,可是,他们的表情都是异常阴沉。

    江一扬看出苏信的疑惑,叹口气说道:“你仔细看看他的脖子,还有其他肢体关联处。”

    听他这样说,苏信心里咯噔一下,连忙低头细细查看。侯明昊也诧异的回头,忍不住问:“这你都看的出来?你是不是有什么线索?”

    江一扬没有回他,而是注视着苏信的动作。苏信查看了片刻,然后起身,走了回来,脸色异常阴沉。

    “……”苏信想要说什么,但是一时开不了口,努力压下心中的震惊后,说:“分尸?放空血后,又重新拼回来的?”

    侯明昊点点头,“应该是。”

    “当时什么情况?怎么发现异常的?”

    侯明昊无奈的摇摇头,沮丧的说道:“昨天他吃完饭就回家了,我们提前在他家装了监视器,本来一切都很正常,看电视,睡觉,早上起来,刷牙洗脸,吃早饭,收拾屋子,看电视。”

    “本来?”苏信疑惑道:“后来出什么事儿了。”

    “后来监视器突然就都断了,一片雪花。这个节骨眼上,哪敢掉链子,我和子文立刻就上来了。”侯明昊的脸上有点懊悔,想着也许自己再快点,人可能就不会死。

    “敲了一会儿没人应门,然后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子文当时就吐了。不过他也是够6的,兜里掏出两根细铁丝,直接就把门撬开了。”

    苏信心想,废话,我带出来的人,哪个不会开锁。“后来呢?”

    “我们进来时,人就这样了,屋里没有任何人。现场也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我们连凶器都没有找到。”说完,侯明昊扭头盯着江一扬:“非人所为吧?”

    苏信也回头看着江一扬,确实,按侯明昊说的,从监视器没有信号,到他们看到尸体,正常人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这么细致的“分尸再拼”。

    江一扬点点头,“应该吧。不敢断定,至少我觉得有一种简单的邪术是可以做到这样的。”说完,他就无所谓的出了房间,还不忘叮嘱道:“最好叫陆子殇过来。”话还没说完,就与陆子殇打了个照面。

    “呦,这么快。”陆子殇瞥了一眼他就朝着苏信他们走了过来,跟在后面的是那个扎着马尾的小姑娘,马尾小姑娘,冲着江一扬吐吐舌头,江一扬突然意识到什么,回身,拉着苏信,快速出了商发的家。

    苏信一脸茫然:“怎么了?”

    “没看陆子殇那脸黑的么,走,我们去干别的,这交给他们处理。这件事儿,得尽快解决,谁知道后面又会发生什么。”

    苏信蹲在楼梯间,这时候很想抽颗烟,邵雨泽那边还在等着救命,可线索就这么断了,怎么能不沮丧。他低头,双手拢了下头发,很是颓废。江一扬见状也蹲坐下来,嘟囔道,“线索也不是全断了,起码在我这边不是,里面那情形,我觉得特别像某种禁术,你容我想想。”

    苏信见他低头沉思,不再言语,想着还是先把侯明昊叫出来商量下,刚一起身,就见他也走了出来。

    “我们对一下情况吧,商量下后面怎么办。”

    苏信点点头,两个人还真是想到一处去了。

    “给,这是我跟踪商发时拍下的照片,你看看有没有可疑的地方。”

    苏信接过侯明昊递过来的照片,一张张看了起来。

    “商发这两天要么宅在家里,要么就是去便利店买快餐,最远不过就是去了一下那个面馆吃饭,呐,就是这个面馆。”侯明昊从一堆照片中抽出一张商发在面馆吃饭的照片。

    苏信看了许久,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沉思后说“去把王子文叫来。”

    侯明昊点点头,把王子文叫了出来,只是没想到后面还多了一人——赵景。

    “你怎么也来了。”苏信疑惑道,说实话,苏信并不想让他们与c所有过多的接触,王子文这人简单,想的也少,一知半解的东西,他也不会去深究,自然陷进来的可能性不大。可是赵景就不同了,聪明能干,看似不相关的点,他思索一下也许就能串联起来,这很危险。他并不希望他们像自己一样,被调来c所。

    “我不太放心这小子,这么大的事儿,他一个人处理不来。”赵景对苏信还是一如既往的尊敬。

    “切~”王子文撇撇嘴,“还有侯明昊啊,我们两个……。”

    还没等王子文说完,赵景就给了他一记眼刀。

    王子文硬生生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不敢多言。

    王子文也许并不懂赵景的担心,可是苏信懂。他对赵景点点头,“好,其实我也并不想麻烦你们,但我时间有限,确实需要你们的协助,呐,你们看下这些照片。”

    赵景接过照片,王子文因为全程参与了监视,便没有再看。

    “苏哥,您是想让去查一下这里面可能会与商发接触的人吗?”

    苏信温和一笑,果然没看错,赵景确实是个人才。“对,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看看有没有与他相识的可疑人。”

    “好。”赵景收起照片答应,忽又道:“找到可疑的人直接报告给你们就可以吧?并不需要我们介入进去。”赵景此话,非常清晰的表明了他的立场,对于这个案件,沧明区警所并无意愿去插一脚,他们能做的也不过是这些简单的协助。

    “对,直接电话通知我就可,不要与嫌疑人接触。”苏信也很担心他们过于深入这个案子,毕竟对方可是会那些乱七八糟咒术的人。

    “你们只需例行公事的查问就好,其余一律不许多问。觉得可疑就告诉我。”苏信严肃的看着王子文,“听到没?跟着景,保护好自己是第一要位。”

    王子文也不是真傻,他早已反应过来他们的意思,点点头表示答应。

    二人走后,苏信见江一扬还在苦恼的思索着“禁术”,忍不住打断他,刚要上前拍一下他肩膀,就见他蹭的站了起来。

    “不行,我得回趟家。”江一扬转过头一本正经的对苏信说,“家里有本书专门讲禁术的,我回去翻下,你们去跟一下林老师那条线,电话联系。”

    说完,江一扬转头就跑了,根本不给苏信反驳的机会。

    “回家?你家?”侯明昊愣愣的问。

    “恩。”

    “他搬了好多东西过去?”

    “不知道。”

    “专门讲禁术的书?…哎!”侯明昊拍拍苏信的肩膀,那意思再明确不过了——自求多福吧。

    苏信苦闷的咬咬牙,心想找机会一定要警告江一扬,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以后只字都不要跟他提。一想到家里有本禁术,苏信也是有点烦躁,禁术书江一扬都提的这么轻松,那屋子里指不定还有什么其他奇奇怪怪的东西。

    “对了,”苏信收起那点心思,“我们今天去了下孤儿院,有点儿小收获。”

    “什么?”

    “我们找到了当年孤儿院的一个员工,给她看了邵雨泽小时候的照片,她说她记得邵雨泽。”

    当年林老师还是个刚进入社会的姑娘,来到孤儿院的时候,怀着一颗悲天悯人的心,对每个孩子都疼惜的很。

    邵雨泽当年走进孤儿院的时候,她记忆特别深刻,他不哭不闹,身上干干净净,但眼神里充满了怨恨。林老师觉得这个孩子一定经历了很不好的事,所以对他格外照顾。邵雨泽不爱说话,她就时常找他聊天,哪怕只是她一个人自己絮叨半天。给他买好吃的,哄他睡觉,尽管他依旧有点儿冷漠,但是年轻的小丫头,总是那么有一种执拗的精神,仿佛得到这种特殊的孩子的“喜爱”就能证明自己的与众不同。

    可是,没过两星期,邵雨泽现在的父母就来孤儿院办理收养手续,当时的邵雨泽一改往常的冷漠,见到养父养母,竟然笑的十分可爱讨喜,在一众孤儿中,显得十分乖巧。就这样,邵雨泽进孤儿院不到两周就被收养了。

    “可是,这并没有什么特殊啊,跟案件有什么关系吗?”侯明昊疑惑的问。

    “看似没关系,可是,林老师还说,邵雨泽养父母原本要收养的并不是邵雨泽,早在那天之前他们就已经相中了另外一个男孩,那天过去,就是为了办手续的,只是没想到,他们去的时候,那个孩子已经被别人领养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