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6章 唐门绝技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第二天京城古玩界就传出一个非同寻常的消息,有人出价200万悬赏鉴定一只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

    鉴定的规则很奇怪,鉴定真品的,每人十万酬劳,鉴定赝品的每人20万酬劳,先到先得,先鉴定先得。

    当然这钱也不是好拿的,鉴定之前必须签订终生保真合同,就是只要活着就要对自己的鉴定结果负责。

    如果以后被证明鉴定错了,那么要双倍退还鉴定金。

    鉴定现场就设在京城久负盛名的宝芳斋,那只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就放在一号展厅的最中心位置,任何知名的专家学者和鉴定家收藏家签完合同后都可以随时过来观摩鉴定。

    这种事以前不是没人搞过,这件事之所以更轰动是因为第一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的主人并未亲自现身,只是委托宝芳斋全权处理此事而已。

    第二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是一场厂家或者拍卖行为了宣传或者高价拍卖做的秀,根据目前得到的消息这完全是一场个人行为。

    一时间各路真假专家纷纷走进宝芳斋,摇头晃脑,议论纷纷,网上的网民和所谓民间高手们也都跟着活跃起来,甚至发起了一张全民大鉴宝的活动,轰轰烈烈,热闹非凡。

    很快这场本应是行内单纯的鉴定就演变成了一场舆论风暴,各种媒体也全都加入进来,宣传造势,挖掘小道信息,寻找不为人知的新闻点,被炒作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

    有人说这是钓鱼,故意让人出丑的。

    有人说这是最高明的炒作,广告费就省了几百万,肯定有相关新公司要开业了。

    也有人说是持有者在跟人打赌,赌金是天文数字。

    甚至还有人说纯粹是因为持宝人有钱烧的,吃饱了撑的,闲的没事出来专门搞事。

    眼看着就要失去这场鉴定的本来意义。

    就在这时候国宫博物院院长,华府国鉴定界的泰山级大师人物凌东方站了出来。

    他以前几乎从不参加这种鉴定活动,这次不知为何却亲自出场,而且还是在电视直播节目万众瞩目的公开露面。

    凌东方一身灰色中山装,目光柔和,直奔主题。

    “这只珐琅彩碗是刚刚被一个顶级修复高手刚刚修复过的,如果不使用专业的红外灯是根本看不出来任何修复痕迹的,堪称专业中的专业。”

    “所以我看到的不光是这只珐琅彩碗,我看到的更是一个隐藏在民间的顶级修复高手鬼斧神工的传统修复技艺。相对于这只珐琅彩碗这份已经失传的顶级工匠的技艺更加值钱。”

    “只不过比较可惜的是这只珐琅彩碗却并不是真品,是一个完成度几乎完美的仿制品,是光绪中期仿制的乾隆制品。其实光绪时期仿造康熙乾隆的仿品很多,但是能够模仿到如此足以以假乱真的仿造者我还是第一次见。”

    说着他竟然当众将这个可能价值亿万的珐琅彩碗举起摔碎,然后不慌不忙的从中间捡起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碎片,面对摄像头。

    “大家看,这就是仿制者为了炫耀自己高超的仿造技艺而故意在内胎里留下的一处光绪乌烟,极其细小的乌烟,即便是用最先进的仪器从外面检测也检测不出来,如果不是最顶级的鉴定家和修复大师,即便打碎了见到这个小小的乌烟也不会有任何的怀疑……”

    所有的观众和专家学者全都被凌东方有理有据的高超鉴定所征服,久久不能平静,甚至觉得鉴定的过程还是太短了,凌院长这样真正的国宝级大师就应该多出来露露面,整顿一下当今浮躁的古文物收藏和鉴定市场,同时也多揪出一些浑水摸鱼的李鬼。

    就这样巨大娱乐漩涡在两天内就被遏制在摇篮之中,没有人会怀疑凌东方的结论,人人都说在古董文物行业不会有常胜将军,所有人,所有的大师都会看走眼。然而凌东方就是那个例外,就是那个不会打眼的活着的传奇。

    但是更大的一场争论正在暗流处涌动,被凌东方极度推崇的那个隐藏的顶级修复高手到底是谁?

    凌东方本身就是华府国最顶级的修复大师之一,他对人对己在专业上的要求都十分严格,为什么今天会突然性情大变?

    还是那个隐藏的高手真的是个不世之材?

    此刻宝芳斋内院正房的茶室之中,面对面坐着两个老者。

    “我就是看着那只珐琅彩眼熟才出来的,宋图,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来国宫找我,非要弄这么大的阵仗?”凌东方笑得有些无奈。

    “老哥,你才不是看着眼熟才出来的,你是看见我那只珐琅彩碎而复原才出来的,你看重的其实是背后修复它的那个人,不是么?”宋图也不示弱,只不过他笑的很开心,发自内心的开心。

    因为他的成就太高,名气太大,很多年都没有发生过这么刺激的事情了。而且那只珐琅彩被凌东方重新摔碎以后他竟然一点都不心疼了。

    因为他知道,解开珐琅彩下面隐藏了百多年的真相也是他在天上父亲的心愿。

    再说他已经锁定了那个神秘的做好事不留名的雷锋,他很快就会见到他,最多让他再修好罢了,反正他现在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你如此说我也不跟你客气,想必你还没看出其中的隐秘,修复珐琅彩的那个人就是唐家人,消失了20年的唐家人,天下独此一份的唐门绝技。”凌东方的笑容也开始明朗起来,而且里面还藏着不为人知的隐秘。

    “什么?老哥你说这是唐门传人的手艺?不行,你赔,你赔我的珐琅彩,你赔我唐门传人亲手修复的珐琅彩!”宋图吃惊非小,甚至直接站起身露胳膊挽袖子,那么大年纪了那么虚弱的身体,却要直接张嘴吃人的样子。

    这可不怪他,唐家唐宗放大师的手艺在几十年前被称为修复界的东方奇迹,他的手艺受人尊崇到,一些知名的收藏家纷纷把自己手里最喜欢最珍贵的藏品摔碎,弄残,然后托关系走门路让唐大师给重新修好。

    唐宗放修过的古玩文物还有一个专门的门类和称呼,叫做唐修。

    唐修有两大牛比无人能及,修复的手艺,不管是瓷器青铜玉器还是漆器书画,修复的手艺比原物原作还好,似乎有了新的灵性新的生命。

    还有就是唐宗放修复过的文物价值会超过原本的价值。这在整个近现代文物历史上绝无仅有,也可能空前绝后。

    “这个我可不管,我只管摔不管修,好了,我还有个会,先走了……”凌东方竟然死不认账,脸不红心不跳抬腿就走。

    一天,两天,三天很快过去。

    凌雨晴一直较着劲没去主动联系已经从她视线里消失三天的唐阳羽,直到第四天她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大的常识性错误。

    唐阳羽没有手机所以她才把自己的一部手机塞给了他,她原本的意思就是等着那家伙碰了壁然后找跟她认错回头的。

    但是她却忘了唐阳羽根本不知道她现在手里手机的电话号码,也就是说她不给他打电话他一辈子都找不到她的。

    她有些哭笑不得,从小就被成为天才的她居然犯了这种低级错误,她甚至听见了爷爷的怒斥声,仿佛看见了那家伙睡在立交桥下面与乞丐为伍的惨象。

    她刚要打过去,手机却突然嘟嘟震动起来,她吓了一跳,拿过,怎么都觉得来电号码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这不是她自己的另一个号码么?

    那家伙是怎么知道她这个号码的?手机里没有存啊,难道那家伙真如爷爷所说也是个天才?还是跟她心有灵犀?

    她赶紧用力摇摇头,止住自己的胡思乱想,稳定一下情绪,接听电话。

    “喂,你好,请问哪位。”她故意高冷和疏远的语气。

    “是我,唐阳羽,我打电话就是给你报个平安,我找到工作了,日工,推沙子,按件计费。”那边传来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你……你才找到工作?那你这几天吃什么睡哪里?”凌雨晴的心猛地往下沉。

    “没吃饭,大夏天的随便往哪一靠就是一宿。好了,我要去干活了,不说了。”说着这家伙就要挂断电话。

    “等等,我给你问了,如果你肯帮忙修复金龙那么你会得到1万块的奖金,这比你到工地推沙子强多了!”

    “别再说我没给你机会虐待你!”

    凌雨晴赶紧喊住,但唐阳羽还是装疯卖傻的拒绝,“对不起,我不会修龙爪只会推沙子,那份钱我想赚也赚不到,再见。”

    嘟嘟,嘟嘟。

    听着电话里的盲音凌雨晴彻底陷入到了思考之中,唐阳羽为什么如此坚决的拒绝修复金龙呢?这里面到底隐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