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21章 从天而降的娃娃亲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20分钟后,在q大东边的一座古香古色的四合院中唐阳羽就见到了一位活着的传奇。

    当然唐阳羽到现在还不清楚王祺老人和凌雨晴之间的祖孙关系。

    他还处于自我疑惑状态,但无论如何王祺老人的大名他还是听说过的,但是他鞠躬之后问的第一句话却差点让凌雨晴把他直接推进院子里的水井中溺死。

    他十分诚恳的请教,“王老师,图书馆门口雄狮子的京京为什么跟人的一模一样?”

    “外婆,麻烦把你的洛阳铲借我用用。”凌雨晴已经不生气了,因为她对眼前这家伙完全放弃了,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立刻找把铲子把他的脑袋铲下来然后挖个坑埋起来。

    别的她什么都不在乎了。

    谁知王祺老人先是一愣,随后很快就慈祥的笑了,上下打量一下来人,“唐门的人果然不同,不过孩子你知道么,你爷爷宗放大师当年第一次在这个院子里见我问的也是这句话,呵呵。”

    “外婆,怎么可能?你没事吧?最近身体不舒服么?”凌雨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外婆可是真正的大家闺秀,从来都是笑不露齿食不多言,怎么一见面就跟那个死变态谈论起这么污的话题?

    难道得了老年痴呆?

    她知道自己不该这么想这个世界上最疼爱她的外婆,可还是忍不住这么想,甚至计划着一会劝说外婆去校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

    “雨晴,外婆很好,雄狮子身上的东西代表的是阳刚,力量,正义,这是传统也是人们从古至今的一种美好期待。当年宗放大师过来拜访就是因为要修复国门口银桥上破损的雄师,那只雄师断了一条左腿还有根根……”王祺老人对着快崩溃的外孙女娓娓道来,说出当年旧事。

    凌雨晴深呼吸,再深呼吸,过来摸摸外婆的额头探探心跳,确认真的没事这才重新开口,“外婆,我去院子里浇花了。”

    即便外婆说的是事实她也没办法再跟那变态共处一室,她必须出门让自己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不然都快要窒息了。

    凌雨晴出去了,唐阳羽还倔强的站在那里,“王老师,你是凌雨晴的外婆?亲的么?”

    王祺老人招手让他过来,然后拉住他布满茧子的大手,“当然是亲的,外婆还有干的么?你之前不知道?”

    唐阳羽很无语的摇摇头,“不知道,我来之前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凌雨晴为什么不像王老师这么慈祥这么好脾气呢……”

    “算了,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不过王老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这个问题你不要问我,你可以让雨晴带你去动物园看一下,就知道答案了,呵呵。”

    “不说那些了,好孩子,让外婆好好看看……”

    王祺老人说着几乎将唐阳羽搂进怀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看了个仔细。

    看的唐阳羽脸红心跳心里没底,心说这老人家怎么了?就算跟爷爷当年是旧时相识可跟自己却是第一次见面啊,这就差拿放大镜研究他每一根汗毛的结构了。

    所以他微微有些拒绝,身子下意识向外用力,但他很快又于心不忍,老人家年纪大了耳聋眼花看不清楚,况且人家也没有恶意,于是他很快又下意识顺着老人的方向探过身去。

    就是这个小小的细节让王祺老人对他的好感倍增。

    “来了就好,对了,宗放把当年我们之间的约定都说给你听了吧?”王祺老人似乎在说着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可唐阳羽对此却毫不知情,因为爷爷生前从未提起过眼前这个老人,他略微有些尴尬,表情开始不自然,脑子里盘算着怎么应对。

    王祺老人却早已看出其中端倪,眼里闪过一丝落寞,自言自语,“他怎么能不说呢,这是我们之间多么重要的约定啊……”

    “孩子,你跟我来。”王祺老人突然起身,拉着唐阳羽来到内室,然后从柜子里找出一副精心装裱过的字,徐徐展开。

    “你看,雨后晴空,斜阳飞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么?”

    唐阳羽还是第一次见到王祺老人的真迹,立刻双眼发亮探头仔细,铁划银钩,笔走银蛇,娟秀俊雅,行云流水。

    虽然只是短短的八个字,却足足四尺全开,落款是京中老人。

    王祺老人作为当世最顶级的书法大家一共有三个款,其中京中老人用的极少,分量也最重,而且京中老人下方盖着五方印章。

    这是王祺老人的所有印章。

    一个书法大家倘若使用了他最为重要的款,同时盖上了自己所有的印章,那就说明这幅作品对其十分重要,同时自己也十分满意。

    基本上这种都是其最高成就的代表作。

    然而唐阳羽却怎么看都不觉得这是一副完整的正常的作品,他抬手摸摸脑门,“这好像是我和凌雨晴的名字。”

    王祺老人立刻向他投来一抹赞赏的目光,“这便是你和雨晴两人名字的起源,而且不光如此,这还是你们两人的定情之物。”

    “雨后晴空,斜阳飞羽,清晨的新雨过后晴空万里,斜落的夕阳白羽飞舞,从清晨到落日,这就是你们两人的一生。你们两人的名字本就不可分割,一辈子注定纠缠在一起……”

    唐阳羽的脸有些发热,可还是忍不住心里一阵阵异样的兴奋,赶紧追问,“您的意思是我们还没出生就被定了娃娃亲?”

    王祺老人笑而不语,那意思你明白就好。

    唐阳羽内心一阵翻滚,又喜又悲,喜的是自己跟凌雨晴真是缘分注定想躲都躲不掉。悲的是爷爷到死都未曾提起过一句这事,以他对爷爷的了解,爷爷是因为晚年丧子家道中落唐门手艺面临失传而没了心气,他一生从不求人,出门永远都是一件灰色大褂一双老京城布鞋,倒背双手腰杆笔直。

    他是那种宁可站着死不可坐着亡的人。

    他一定是觉得唐家已经配不上人家凌家,所以他想把这门亲事随着他生命的终结一起带到地下。

    唐阳羽深呼吸,“那凌雨晴知道这事么?”

    王祺老人摇头,“这件事还没跟她说过,因为这孩子从小被惯坏了对于这种事肯定无法接受,所以我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时机。却没想到你们自己居然走到一起了,呵呵。”

    唐阳羽抬起头,看着老人那张纵使历经风雨依然称得上是一等美人的脸,“唐家衰落,手艺失传,这样王老师你也愿意让凌雨晴嫁给我?”

    王祺老人神色一紧,“君子一诺,生死无碍!怎么,我敢把我的宝贝外孙女交给你你还不敢娶么?”

    唐阳羽笑了,脸上闪出一抹自信的光芒,“你敢嫁我就敢娶!”

    王祺老人却突然话题一转,“你这么说我当然高兴,但是要娶到我的外孙女可没有那么容易,我会观察你三年,给你三年机会,三年之内倘若你能让雨晴真心爱上你那这门亲事就如常进行,倘若你没有那个本事,哼,那到时候就别怪我不遵守约定了!”

    唐阳羽转身透过木制雕花的窗子看向院子里正在撅着屁股侍弄花草的凌雨晴,“三年就三年,三年之内凌雨晴一定会死心塌地的爱上我的!”

    “不过……你得先帮我一个小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