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47章 撞破好事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唐阳羽不是没有选择,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他从小就是打架高手,连猴子那样的泰拳恶霸都可以随便收拾能对付不了张波?

    即便她练过牛比的防身术又如何?

    在唐阳羽眼里花拳绣腿而已,不堪一击。

    但是唐阳羽不会动手,他不会打女人,更不会动手伤害对自己好的女人。曾经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女人对他好,那就是他妈。

    现在似乎多了两个,一个是楚依,半个凌雨晴半个张波。

    所以唐阳羽没有反抗,而是任凭张波给他换药给他温敷,他只是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他不能睁开眼睛看到这一切。

    为了掩盖极度的尴尬他干脆拿起一个抱枕放在头上。

    这样他好张波也好。

    这样张波就可以相对放心的对他进行治疗,尽管她的手依然很重,可是她真的已经很小心了,她从小到大都没这么小心过。

    她的心脏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她必须忍住,幸好她没有了第一看见和接触要吐的感觉,对于她这样内心拥有洁癖的女生来说,接受这种器物真的不是简单和容易的事。

    “唐阳羽,其实你不用这样的,反正这房子里也没有外人,反正我得照顾你半个月呢,直到你好了为止。你就把我当成医生就行了,在医生面前是没有男女之分的……”

    但是张波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口处突然传来一声惊讶的声音,不可置信夹杂着绝顶愤怒,“波波,你在做什么!”

    “你……你……你居然背着我们干出这种事情……”

    “呼……呼……我们张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光是听声音就能听出她平常的养尊处优以及保养的很好,唐阳羽的脑袋翁了一声。

    他知道坏事了。

    通常这栋别墅是没有人回来的,但是偶尔张波的母亲也会过来看看,或者是故意的,或者是办事路过而已。

    但无论如何他最宝贵的东西已经被这个中年女人看到了,唐阳羽立刻本能的用脑袋上的抱枕飞速盖住自己的下下神,猛地坐起!

    他很想解释清楚,但是眼前的情景根本解释不清楚,所以他只有沉默。

    平常能言善辩的张波也完全吓傻了,哑口无言,她只能本能的站起身,双手背向身后,结结巴巴,脸红的像秋天的苹果,“妈妈,没有,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

    但是世界上任何人都不会相信她说的话。

    吴暖情已经气得浑身发抖面色惨白,一年前她痛失爱子,原以为女儿会是他们的骄傲,可是没想到这孩子居然干出如此辱没家门之事。

    吴暖情开始下意识的找东西,任何能杀死人的东西都可以,她的女儿不是这样的孩子,一定是沙发上那个暴露的男人强迫或者带坏了她。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得死,立刻去死。

    她随手抓到一个吸尘器的管子,不顾一切的冲过来就要灭口,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张开双臂挡在那个男人身前!

    他气坏了,也不管是不是自己女儿了,抬手就打。

    啪的一声。

    唐阳羽的额头就被打破了,直接见血,原来他在一瞬间发出了洪荒之力不顾自己的虚弱和疼痛,飞身又将挡在他身前的张波挡在他身后。

    当然也飞身而起之前也没忘了提上自己的裤子,艰难的提上。

    “阿姨,都是我的错,不关张波的事。”

    “打死你,打死你,你这个混蛋,居然敢玷污我的女儿!”

    “打死你,去死吧,快点去死!”

    吴暖情疯了一样疯狂的抽打,不说唐阳羽伤的多重,反正吴暖情手里的吸尘器管子已经打的粉碎,治理破裂。

    这还不算,她干脆拿起吸尘器砸了下去。

    唐阳羽就那么死死抱住怀里的张波,自己的后脑硬生生的挨了一次重击。

    然后他的脑袋上都是伤口,到处流血,样子可怕极了。而躲在他怀中安然无恙的张波忍不下去了,用力挣扎。

    “混蛋,你放开我!你会死的!我妈妈练过空手道!”

    “妈妈,住手,快住手,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唐阳羽的伤势我弄的,我刚才再给他换药,带他回来修养!”

    “你们不是一直教育我自己惹的祸自己要负责么!”

    “快住手,妈妈!”

    吴暖青终于住手了,不过不是因为张波的解释和苦苦哀求,而是因为手里实在是没什么东西科打了,吸尘器也被她打碎了。

    “呼……呼……张波……想不到你现在也会说谎骗人了,即便你把他打伤了即便你要负责,你直接把他送去你叔叔的华城医院就可以了,还需要带回来你亲自护理?”

    “张波,从小到大你油瓶子倒了都不扶,你会给人换药?你以为妈妈脑子缺根弦,你以为妈妈很傻是么?”

    吴暖情双手掐腰,站在那大口大口的喘粗气。

    “妈妈,你能不能听我解释?我把人打成重伤,而且还是一个男生,还是这种伤口,你觉得来得及送叔叔的医院么?再说真去了叔叔的医院做康复那别人会怎么看我?会怎么看你们?”

    “在医院医生就让我学习如何换药和温敷,我学会了的,你要是不在这时候突然出现就什么事都没有!”

    张波也彻底急了,她绝不能也绝不会让唐阳羽背这个烟锅,因为到这里来是她擅自决定的,这个可怜的病号路上做了十分强烈的反抗,只可惜都没有管用。

    她更心疼他满脑袋是血,她真担心母亲一时失手打死这家伙,那么她一辈子也不会好过的。

    “真的这样?这个人……就没有亲属什么的?我们可以赔钱啊,可以找护工啊。”吴暖情还是不愿意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还是不愿意相信那个年轻男人的无辜。

    “妈妈,他叫唐阳羽,是q大古生物学专业唯一的一个新生,在我做指导员的西语专业军训,然后就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我把他打伤了,然后我就带着他去q大医院检查治疗,幸好暂时没有大碍,但是必须好好休养,得到好好的照顾才行。”

    “唐阳羽老家雷州的,华府国最南端,他家里只有一个生病的母亲,你让我联系谁?我本来的想法是然他偷偷住在这我每天照顾,直到他伤好了,然后我就带他离开,就当这事没有发生过!”

    “可是谁知道你居然这个时候回来了,你看到的……不是我们在做那种事情,是……是我在给他换药,因为这个傻子不小心又碰到伤处了!”

    吴暖情这才好好的上下打量眼前的年轻人,消瘦,身材颀长而匀称,脸上写满坚毅,被她打的满头是血也没有喊叫一声,咬着牙硬忍着。

    “你说的都是真的?”

    张波长长的叹了口气,“我从小到大跟你说过谎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