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93章 替代品玩具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至少有10万或者20万那么多。

    楚千杯看见他进来毫无遮掩,一边叫他过去坐一边继续数钱。

    “小子,你那份拿到了么?老师我不喜欢支票,因为没有成就感,现金才能让我热血沸腾,哈哈。”

    看不出任何哪怕一点为人师表以及被藏獒咬伤的样子。

    唐阳羽脑子里还在回想着刚才女主人的话,五年前的楚千杯是什么样呢?他真的想不出,因为他认识的是五年后的醉猫,不过想来那时候一定没有酗酒,而且一表人才装模作样的。

    他来到床边看着那家伙,“这钱你不能收,我替你还回去。”

    楚千杯一愣,随后立刻下意识的用自己的身体和四肢将散落在床上各处的红花花的现金护住。

    “不行,小子,你脑袋被驴踢了吗?有买有卖,你帮林女士的女儿治好了病,这钱就是我们应得的,这叫市场经济,懂不懂?”

    唐阳羽有些生气,“我根本不是医生也不懂治病,你带我来这根本就是胡闹。我再问你一句,你还还是不还?”

    楚千杯眼珠滴溜乱转,十分警惕的看着眼前的自己的弟子,竟然改变了主意,爬起来,“给你,你去还吧。”

    唐阳羽一愣,这家伙怎么会变得这么快?

    但是他管不了这么多,立刻动手把所有的现金收集起来装进一个袋子,然后拎着出门,他的计划很简单,把钱还给人家女主人,然后带着醉猫离开。

    大不了醉猫的医药费他出,反正上次那20万赚的那般轻易也是借了醉猫的光。

    况且醉猫看起来根本就什么事都没有,最多再带他去多打几次狂犬育苗就好,不会有什么大花费的。

    女主人看着唐阳羽送回来的一袋子现金,脸色立刻阴沉下来,“年轻人,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份是楚千杯的,不是你的。”

    唐阳羽点点头,“是他的,可是他也什么都没做,更不应该收这份钱。我现在拿来还给你,然后我们马上离开,不再打扰。”

    女主人抬头看他的眼睛,神秘莫测的微微一笑,“年轻人,看来你还根本不了解情况。在我这里你们该不该收钱,该收多少,是我说了算。我觉得你们该收你们就该收,觉得你们不该收那么一分钱都不会给你们。”

    “我做生意这么多年,从未欠过任何人任何一份人情,因为所有的事情我都是按照现金结算的。”

    “我并不欣赏楚千杯那人如今的所作所为,但是他带来了你,你让我的女儿开门而且还开口说话了,这就是你对我产生的价值。所以我每人给了你们25万,你那份你没有收,但是我会尽快联系并且寄给你的家人。楚千杯这份他收下了,是他应得的。”

    “所以,把钱拿回去给你的老师,这钱是我跟他之间的结算,与你无关。”

    女主人的话让唐阳羽十分不适应,他从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奇怪的人。但是看人家的态度十分坚决,而且带着一丝愠怒,他也不好再升级矛盾。

    可他不甘心,于是他问了个本不该问的问题,“如果我没能让你的女儿开门说话呢?如果她的病情反而加重呢?那么结果会如何?”

    女主人顿了顿,“我从来不回答假设性问题,只有那种情况真的发生了你才会知道真实的结果是什么。”

    “还有,你不能走,因为明天你还要继续给我的女儿唱歌。这是暂时让她开门说话的最好方法。”

    唐阳羽突然感到一阵后怕,他还是太年轻太鲁莽了,他今天本来绝不该出手的。这一出手自己就掉进了女主人的陷阱。

    甚至再也无法脱身。

    他不知道现在他强行留下那25万现金走出这个大宅子会是什么后果,但是肯定好不了。他不是一个人来了,楚千杯似乎心甘情愿的往人家的圈套里钻,这个女主人似乎在给女儿治病的同时也在寻找女儿的陪葬品。

    或者女儿的一个玩物,一个新玩物,替代那只死去的小白鼠的新玩具。

    而他很不幸的暂时被选中,成为了那个替代品。

    他原本以为像上次一样,只要看看不说话或者说几句话就完事,就能回去。京大那边的军训马上就要结束,再有一周就要开课了,他是个学生,必须上课。

    即便要逃课也要正式开学一个月以后视情况而定。

    “年轻人,看得出你并不知道我是谁,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也不知道我的手段。但是没关系,这都不重要,你只要知道只有按我说的做才能更快的回到学校,回到你原来的人生轨迹。”

    “或者换个说法,在京城,除非我放你走,否则没人能把你从这里带走。”

    女主人的口气突然一变,变成了一个暗烟老大,唐阳羽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他已经意识到女主人复杂的社会背景和社会势力。

    这一次他没有轻举妄动,他的脑海里似乎有凌雨晴的声音在反复回想,“冷静,不要惹事,先稳住她再说。”

    于是他拎着25万现金重新回到楚千杯的房间,关好房门。

    楚千杯对于这个结果早有预料,所以一点都不吃惊,反而深沉起来,“唐阳羽,这个社会不是你想象的那般善良和美好,这个社会总有一些人是处在最顶级位置的,他们是某些规则的制定者。而此刻的你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你没办法打破规则,只能乖乖的遵守规则。懂了?”

    “你以为老师是在害你?错,老师这是在教你,在给你上课,你在林女士这里经历的一切比你在学校学习四年书本知识还要重要,还要宝贵。”

    “小子,总有一天你会因此对我感激涕零的!”

    唐阳羽拎着钱来到窗边,看着外面西下的夕阳,残阳如血,照在他坚毅的脸颊之上。他刚刚在汶洲经历了不可思议的十天时间,刚回国内就掉进了一个也许早就设好的陷阱。

    他该怎么办?

    他的确有些害怕,可是他却并不迷茫,因为他这个人最大的好处就是似乎永远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