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3章 神乎其技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相关方面在你到达之前我就打好招呼了。”

    那一瞬间上午的阳光从凌东方高大的身躯后面照射过来,使得他整个人都沐浴在一片金色光束之中。

    显得愈加高大而威严。

    王祺老人微微一笑,不说什么,她了解,为了眼前这个孩子凌东方付出了很多很多。凌雨晴则微微皱眉,双手下意识攥拳,她这才知道紧张。

    因为唐阳羽一旦搞砸了就必须二次抢救性修复,而爷爷肯定要受到严厉的惩罚。毕竟这么任性的不顾后果的使用一个毫无经验也没有任何资质证书的十几岁少年修复九龙壁这样的超级国宝,本身就已经是个巨大的错误了。

    甚至即便唐阳羽修复成功,这事爷爷都难逃责任。

    爷爷究竟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

    为了唐阳羽这家伙值得么?

    何况这家伙到现在都不承认自己是唐门传人,更不承认已经可以使出唐门唐修,何况这家伙即便不做修复也能混的很好,跟着楚千杯到处赚快钱不说,很可能还真得能搞定igi最后的面试和测试,然后成为igi历史上最年轻最特殊的一位特邀珠宝鉴定师、

    那更是前途无量。

    爷爷这样做只为了把这家伙拉回正路么?

    凌雨晴忍不住想上前单独跟爷爷说几句,毕竟涉及到唐阳羽的人品性格观念这些方面她是相对最有发言权的。

    可是却被王祺老人用眼光阻止,轻轻摇头。

    “外婆,可是……可是这样做风险真的很大,万一……万一弄不好爷爷和唐阳羽都会受到问责。”她焦急的小声争辩。

    “呵呵,傻孩子,你从小到大什么时候看过你爷爷如此冒进?我还不了解他?他是个死硬的保守派顽固分子,要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才不会这么做。”

    “而且这种时候你要用心去思考,九龙壁金龙破损从专业上来讲其实并不严重,之所以大家都不敢接手是因为这方面的老师傅都不在了,现在的年轻人也是从未经历过龙壁修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除非组织大家一起合力来修。”

    “但那会让修复变得复杂,结果未必好。修复龙爪必须一气呵成,正适合唐门手法,快而准,毫不拖泥带水。所以你睁大眼睛仔细看着就行了。”

    “只是……”

    王祺老人说着说着突然停了下来,凌雨晴听得正起劲,忍不住追问,“只是什么?外婆?你说话别说一半啊?”

    王祺老人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蹲下身子撅着屁股已经开始做准备工作的少年,顿了顿,“只是唐门唐修是独门技艺,而且从来都只传给唐门男性子孙,唐修之时也绝不允许外人在场观摩录像。所以因为这件事宗放当年其实跟各方面是有过矛盾的,记得有一次宗放曾跟我提起过,不是他不教,而且外人没人能学得会,教了也是白教,教出一个四不像反而害了人,反而更会坏事。”

    “不管别人信与不信,我至少是相信宗放的。可是当年你爷爷却不信,也许现在他也不信……”

    凌雨晴刚刚放松一点的心情立刻又被弄得紧张起来,“外婆,你别吓我,我从不知道爷爷跟宗放大师之间还闹过矛盾?那……那也就是说唐阳羽那家伙用的手法或许根本就不是真的唐修,因为他大摇大摆的让我们随便看……”

    王祺老人不再言语,她在观察。

    结果让在场的三人都大跌眼镜,他们以为唐阳羽要准备很多专业工具什么的,可没想到他鼓捣来鼓捣去却只从包包里掏出一瓶胶水。

    一瓶满大街都能买到的透明塑料瓶的胶水,偏偏还一脸的自信和信心。

    “龙爪掉了,碎了,最简单也是最好的办法就是用胶水粘起来,这是常识。真不知道你们国宫的专家们为什么连这个都不知道,虽然碎片比较多,过程会麻烦点,可是只要有耐心就行……”

    说着他竟然真的往超级国宝的九龙壁金龙破损处抹2块钱一瓶的胶水,抹一下,粘一片,抹一下粘一片。

    偏偏凌东方和王祺老人都站着不动,异常的安静,就任凭这家伙在绝世国宝上瞎胡闹。凌雨晴真的忍不住了,大喊一声,“唐阳羽,快住手。不要惹祸!”

    一个威严的声音突然紧随而至,“雨晴,你退下,这是命令!”

    凌雨晴吓了一大跳,虽然凌家没有人不害怕凌东方,可是凌东方对他这个宝贝孙女却很少如此大动肝火。

    记忆中这还是第一次!

    凌雨晴小脸苍白,不得不再次求助身边的外婆。

    王祺老人的脸色偏偏也比较严肃,“听你爷爷的,就安静的站在这好好看着,你让外婆有些失望……”

    凌雨晴怎么都没想到一向疼爱她的外婆居然也会对她凶。

    她很委屈,但是不会哭。

    因为这至少能证明一点,她错了,而且犯了大错。

    她很快就静下心来仔细观察,屏住呼吸,很快她就看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门道。

    首先那家伙手里拿着的绝不是两块钱一瓶的普通胶水,虽然都是没有颜色的,但是那一定是唐门独门配方。

    接着就是那家伙粘合碎片上去的手法,不紧不慢,十分有条理,而且没有按照之前专家拼好的顺序黏贴。

    用了他自己的判断。

    不说别的,单说这两点,她就彻底被震惊。

    而那家伙脸上偏偏十分轻松,就好像是小学生在随便做贴画游戏一样。

    从小到大修复国宝的事情她见过也不是一次两次,可是这种种人这种方法她却从未见过。

    哼,该死的家伙,明明这么有本事,明明心里早就有把握,却偏偏不跟她说,害的她白白担心一场!

    此刻她对于最后的结果已经再也没有任何疑问,她输了,输的很彻底,那么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真的要跟那家伙正式约会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