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10章 女人之间的隐秘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杜爷和楚伊在一起的时候气氛总是很奇妙,或者说很奇怪。

    楚伊是杜爷发掘并且培养到今天的,换句话说杜爷能让她走的更高也能让她瞬间从天堂堕进地狱。

    “是唐阳羽。”楚伊有些不自然的摆摆手机。

    “宋老那边一直等着消息,你这边似乎一直没有行动。”杜爷淡淡回道,就好像是说别人的事情一般,与他完全无关。

    “你了解宋老的性子,他想要得到一个人,一定就要得到。而我,做事从来不管过程,我要的是结果。”杜爷紧接着强调了一句。

    楚伊的脸上现出为难的颜色,顿了顿,“我知道了,杜爷。”

    这是唐阳羽进京以来杜爷第一次警告她,因为她没有完成他交给她的任务。她的任务其实很简单,让唐阳羽成为宋老的人。

    可是楚伊内心是有自己想法的,所以她迟迟不动,或者她是在放长线钓大鱼,或者她希望宋老只是一时猎奇,很快就会忘了的。

    但宋老没有忘,所以她无论如何都得开始布局了。

    杜爷说完没有离开,而是等着她过去按摩,按摩是最正宗的国医按摩,没有别的附带内容。可是关于她和杜爷的关系,外面早就众说纷纭,主流的说法是她只是杜爷养起来的一只金丝猫而已。

    至于事实到底如何,那么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凌晨的方圆会所外面看不出什么,甚至看不出是否还在营业,里面则完全是另一番景色。人们总说凌晨的京城是属于南里屯的,可实际上那只是普通人过去发泄的地方。

    方圆这种地方才是另一种人夜里放松的所在。

    庞媛媛今晚没有再接待别的客人,实际上她并不每晚都会亲自待客,出不出来全看她的心情。

    在方圆这种复杂的地方,她看起来永远都是那么清纯和清净。

    不待客的时候她多数时间会钻进琴房制作下一部古琴,她制作的古琴永远不愁销路,如今要得到一部她亲手制作调教的古琴,不等上一两年是不可能的。

    首先因为她每年只制作12把古琴,一个月份一把,制作完成以后她要调和养,都需要很长的时间。

    尤其是养琴更是一个漫长而枯燥的过程。

    但是凡是她亲手养过的古琴,无不会散发出一种独一无二的魅力和声音。跟很多现代的制琴人不同,她更加坚持使用古木做底,这是最基本的原则。

    至于她手里一把古琴的价格,呵呵,那是一个秘密。

    也许只有几十万,也许百万千万不止。

    她所有的古琴左下方都会有一个小巧的记号,一只飞在空中的燕子。

    所以她制的琴也被称为飞燕琴。

    今天她也在琴房,只是琴房里来了一位客人,一位并不起眼的女客人。

    “杜爷为难你了?”庞媛媛一边调弄琴线一边低声问道。

    “是。”楚伊淡淡回道,就好像是回答别人的事情,完全与她无关一样。

    “那个少年的确有些不同,但眼下也只是有些不同而已。”庞媛媛很快做出一个评价,当然她说的他就是唐阳羽。

    外面没人知道她和楚伊是朋友,这是一个十分隐秘的秘密。

    “你打算怎么做?”庞媛媛又问。

    “不知道。”楚伊回答的也干脆利落。

    庞媛媛笑了,放下手里的琴线,净手,然后给她泡茶,她喜欢喝她泡的茶,只是她不能总来这,那样会被人发现什么的。

    “你喜欢上了那个少年?”庞媛媛还是轻笑。

    “不,我还是更喜欢你。”楚伊一手端茶一手托起庞媛媛的下巴,稍微用力。庞媛媛并未反抗,而是任凭她的轻度折磨,抬眼看着她,目光复杂。

    “以后别一口一个少年,你跟他也差不多大。”楚伊警告。

    庞媛媛毫不在乎,但也不说,她轻轻的靠在她的身上,像是姐妹,又像是别的什么,反正十分的亲密和说不清。

    回程,从医院回玉湖胡同,唐阳羽的情绪不高,因为之前跟主治医生聊了聊,医生对于他母亲的病情似乎并不乐观。好像还要继续进行另外的一系列检查,也就是说之前的那些检查仍然不能让他们确诊到底是什么病症。

    凌雨晴的情绪也不高,她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而到目前为止光是检查的各种费用就已经花了七八万。

    虽然暂时唐阳羽还能承受,可是这绝不是一个好的开始。

    大头还在后面。

    换句话说李梅的怪病很可能会拖垮甚至拖死眼前的少年,而他为了给李梅治病是绝不会回头的,哪怕去街头乞讨他都不在乎。

    “总需要个过程,不用想太多了。”凌雨晴坐在地铁靠近车门的座位上,左边是唐阳羽。两人很少这么坐地铁,是她提出来的,而且还是末班车。

    也许她知道此刻的他更需要一个开阔的空间来疏解压力。

    “医生是人不是神,你不用安慰我,我不会想不开。不过我没想到你原来是这么细心的人,呵呵。”唐阳羽给了她一个微笑,尽管有些勉强。

    “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妈妈恢复健康。”凌雨晴仰头看地铁顶部有些刺眼的灯光,发起狠来。

    “行了,凌雨晴,你一考古系的在校生用什么治好我妈的病?知道你有这份心就行了,倒是我,要不要退学复读一年然后考个医学院?”唐阳羽低头看自己的鞋子,自言自语。

    “你……行,我觉得你这想法很好,你妈的病说不定真能等你十年八年医术精湛了,呵呵。”瞎子都听得出来凌雨晴有些生气,不希望他乱折腾。

    “那就这么定了?有你的支持我什么都做得来。”唐阳羽的目光突然认真起来。

    “你……你离我远一点,立刻,马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