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30章 隐秘的私人拍卖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唐门唐修归根结底还是一种代代相传的顶级技艺,技术才是真正的核心,所谓万能胶水只是作为一种辅助而已。

    要修复眼前这只唐代镶金兽首玛瑙杯还需要唐阳羽头脑中的立体拼图,还需要他特别的手劲。他的手劲大到什么程度?大到再坚硬的核桃他都可以轻易捏碎,他的手劲轻柔到什么程度,最细的蜘蛛网他可以当成琴弦弹上半个小时而不断。

    这是力与柔的完美结合。

    当然不能被别人看见。

    当然如果唐宗放知道唐阳羽如今将唐门唐修的大力手专门拿来打架斗殴欺行霸市,肯定会气的从坟墓里爬出来找他算账。

    因为唐门唐修代代都是斯文人,都是有身份有涵养的人。

    唐阳羽确认没有任何监视和监听了,这才开始动手修复,其实他很明白要让张常宁全部关闭藏宝室之中的监视并不容易,可是张常宁真的这么做了,他已经破釜沉舟了。

    倘若唐阳羽真的修不好镶金兽首玛瑙杯,那么他的下场会很惨很惨。

    此时此刻,夜里,国宫博物院早已经关门,但是九龙壁跟前却站着两个人。一个老者倒背双手目光威严,一个年轻人则在认真的使用各种先进仪器检查那条两周前刚刚被修复的龙爪。

    一个小时,足足一个小时,年轻人这才收起很多人都叫不上名字的专门机器,回到老者面前。

    “老师,唐门唐修的确是最顶级的修复技术,甚至在最先进的文物检测仪下面都能超过90分,在这之前我只有在罗马修复大师普西斯和华府国的鬼手身上见过接近或者超过90分的案例。而且普西斯大师和鬼手大师两人都有专攻,普西斯大师专攻青铜器和铁器修复,鬼手则专攻古家具修复。眼前的唐阳羽则是全才。”

    年轻人头头是道的分析。

    “岳棋,这就是你全部的看法?”凌东方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妙,似乎对于岳棋的结论很不满。岳棋很了解凌东方的脾气秉性,因为他是国宫博物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副馆长,同时也是凌东方着力培养的接班人。

    他毕业于兰西巴黎美术学院,而那里一直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艺术学校。他今年只有29岁,能做到副馆长的位置足以令人瞠目结舌,行政职位上绝对是破格提拔,同时也说明岳棋的综合技术与经验十分出类拔萃鹤立鸡群。

    他同样是一个全才,真正的全才,他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在全世界各地最着名的博物馆游历工作,并且得到了很多顶级大师的高度赞扬,想要留住他的着名博物馆不知道有多少,但是最后他还是毅然决然的回国了。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倒不是多爱国,而是因为凌东方,他的私人老师,他10岁开始一直到16岁的私人老师。

    “老师,我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研究,我不想轻易的得出结论。”岳棋小心翼翼的回道,实际上他刚刚从国外参加完一个规模和等级都比较高的文物研讨会回来。

    刚放下行李还没等喝一口水呢,大半夜的就被凌东方拉到九龙壁这里来。凌东方顿了顿,“岳棋,你不觉得明明看似胡来,打破原本排列组合的那只金龙龙爪反而一下子成了整条金龙身上的点睛之笔么?”

    岳棋微微一笑,“老师,这就是你一直所说的那种绝对的技术和绝对的艺术的结合啊。这不是你一直教导我要追求和达到的境界么?”

    “其实我知道老师你在想什么,在顾虑什么,可是老师你也要考虑另一种可能,奇迹和天才的可能。有种人天生天才天生就是用来创造奇迹的,而且我坚信唐阳羽绝不是那种出道即巅峰,这只金龙在他还没有动手修复之前就已经在他的脑海里飞了起来,所以他才会做到如此完美。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任何人比他修复的更好。”

    “因为艺术本来就是残缺的艺术,残缺中才有相对的完美。”

    凌东方的脸色愈加阴沉,“岳棋,难道你觉得我批评唐阳羽的那三点不对么?”

    岳棋抬头看着老师的眼睛,不卑不亢,“老师,实话说,是的。从正常的文物修复学角度来讲唐阳羽所作所为令人发指,完全一个门外汉一个外行人。但是如果换成他自己的角度呢?他是真的没有在宗放大师还活着的时候完成学业,宗放大师去世以后他跟母亲过着清贫而自由的生活,再也没有人管束和约束他,更没有人教他。”

    “按道理说他现在应该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可是他现在为什么却如此犀利如此敏锐,如此精准和鬼斧神工。”

    “老师,我这次在北敦参加会议倒是遇见一件趣事,有一个神秘的卖家在拍卖会上拍卖一条祖母绿的千年之泪,除了本身这块祖母绿的顶级之外,最吸引人的就是它唐修的身份。而据我所知这绝非宗放大师生前的手笔,所以我就动员那边的同学朋友什么的找到这位神秘的拍卖者。结果果不出我所料,真正的持有者是一个叫张波的女生,本来是我们京大大二的学生,却突然因为某种原因去了北敦的帝国大学读预备学科。”

    “所以我又给国内这边打了几个电话,最终确定张波跟唐阳羽是有关系的,而且她之所以突然被吴暖情发配北敦就跟唐阳羽有关。到此我几乎可以百分百断定,这条千年之泪新唐修就是出自唐阳羽之手。”

    “只是很可惜的是这件难道的双重价值的艺术品很快就被一个神秘买家花大价钱买去了,至于张波卖掉了这么重要的东西做什么,那我就不得而知了。”

    凌东方微微一愣,他没想到自己最得意的门生居然用很长的时间来说一个陌生女生的事情。当然祖母绿的千年之泪的确是极品中的极品。

    “然后呢?”他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而是反问了一句。

    “张波被家里切断了经济来源,家里只支付她的学费,她连生活费都要自己打工赚钱。可是即便如此她也不需要卖掉自己的心爱之物还钱,那么最后也只剩下一种可能,那就是张波卖掉新唐修千年之泪是为了凑钱给唐阳羽的母亲看病。对了,刚才忘了说了,张波拍卖千年之泪是在一个私人场所私人场合,我是阴差阳错中无意得到信息的,并且有幸当场研究了一下那个千年之泪。”

    “我还是那句话,唐门唐修是最顶级的修复技艺,不但让文物重新完好如初而且还能让老的破碎的文物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和色彩。”

    岳棋继续详细的解释说明。凌东方已经迈步往回走,岳棋则赶紧收拾东西在后边追了上去,“老师,唐阳羽我们还是尽快挖过来据为己用为好,否则错过这短暂的一段时间以后你再想要让他进入国宫工作恐怕就很难了。”

    凌东方的表情总算稍微缓解一点,“这件事凌雨晴一直在处理,你现在就可以去找一下她,跟她交流一些相关细节,然后你作为第二主力去搞定唐阳羽,务必要有个好结果,懂了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