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33章 看你不顺眼就打你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但其实不是因为你年轻,因为你是唐家人,唐家人是绝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家的唐修就此失传的,对吧?”

    张常宁那个讨人厌的家伙刚走就又来了一个更加讨厌的人,陌生人,唐阳羽并不认识。反正现在谁要跟他提唐门唐修他就自动把对方视为敌人,因为他们这类人哪壶不开提哪壶,不懂得最基本的尊重人的方法。

    “我叫岳棋,本来应该通过凌雨晴跟你认识,可是我还是觉得在这种场合偶遇比较好。”岳棋说着主动伸出右手,结果不出意外的吃了闭门羹。

    唐阳羽根本看都没看他一眼,更不要说跟他握手,直接抬腿走到别的地方去看珠宝了。这次珠宝展一共展出精品珠宝700多件,其中经过igi,gia,goblin,gcgi,grs,ssef六大顶级鉴定机构鉴定的就有700件。

    剩下没有经过这些机构鉴定的寥寥无几,所以等级和水准真的很高了。唐阳羽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igi的面试考试,不过虽然紧锣密鼓但却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研究神经障碍专题还有背诵英汉医疗词典。

    任何时候******事都是排在第一位的,即便以后娶了媳妇也是如此,他这辈子最痛恨的事情还不是背叛,而是娶了媳妇忘了娘。

    反正在他身上这种事绝不会出现。

    唐阳羽没有只看igi一家的鉴定,他只是把igi作为重点而已,其余五家机构的鉴定他也要看,而且必须看。

    兼容并蓄才行。

    可悲的是在华府国举行的如此高规模的珠宝展览,经过华府国宝石鉴定协会鉴定的珠宝却只有区区十一件而已,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巨大的悲哀。

    这说明华府国虽然是珠宝消费大国但是珠宝鉴定的水平却远远的落后于世界先进国家和地区,甚至在汶洲唐洲那些鉴定机构眼里,华府宝石鉴定协会的鉴定结果根本不可信,因为华府国很多东西都讲关系的,真正甘于寂寞研究学问和技术的人少之又少。

    说白了就是瞧不起。

    唐阳羽走到哪岳棋就走到哪,像他的尾巴,形影不离。

    而且他仿佛一下子就能看清楚唐阳羽内心所想,“你想以igi为跳板先做出业绩,然后开始建立一套华府国自己的珠宝鉴定标准和技法,最后再将这种标准和技法取代现在国际珠宝行业同行的标准和技法,对吧?”

    “不得不说你这种想法很大胆也很伟大,不管最后这件事你能不能做成,至少你是为数不多的敢这么想也敢这么做的华府人。”

    “你看见那边那个红宝石了么?都说非洲的红宝石最好,而东亚的红宝石就不怎么值钱,到底是为什么呢?绝不仅仅是产地不同质地不同那么简单,珠宝从来都是需要故事需要历史的,所以卖宝石的人会不会讲故事同样甚至更加重要。”

    “我对于宝石研究的不算太多,只是有过一年的相关经验,不过如果你想找一个人聊聊天说说话什么的那可以找我。对了,忘了告诉你,我是igi第一个真正秦洲的高级珠宝鉴定师,呵呵。”

    唐阳羽边走边看边用手机拍照录像,岳棋则是亦步亦趋的跟着他呜呜哇哇的讲个没完,最后唐阳羽真被他墨迹的都开始烦躁了,忍不住停下脚步,“我看你不应该叫岳棋,你应该叫岳唐僧才对。好了,不管你是谁,都请你离开,离我远一点,我不会警告下一次,你再敢跟在我身后我保证会打的你连你妈都不认识!”

    一刻钟后保安再次出动,刚才是因为有人拎着消防斧耍酒疯,这会则是因为有人在展览现场打架斗殴,一个少年把一个年轻人骑在地上左一拳右一拳的打成了血葫芦!

    一开始冲过来三个保安硬是拦不住,最终六个保安才勉强把当众施暴的少年拉开抬走弄回保安室。

    人群中凌雨晴这时候才走了出来,她蹲在满脸是血的岳棋跟前,看了看,一脸的幸灾乐祸,“我早说过你不要自己找他,要我带着你介绍你才行,现在怎么样?”

    “请问你们认识么?如果认识那就帮忙配合一下我们的救治工作……”旁边一个工作人员见缝插针的询问道。

    凌雨晴立刻站起来摇摇头,“不,不认识,被打的这个不认识,打人的那个是我熟人,你马上带我去见他!”

    地上躺着疼的眼泪都流下来的岳棋身心同时受到了强烈的伤害,他怎么想得到跟唐阳羽搭讪和说说话就被打成了这样?

    关键是他还不能起诉他,他要是把他送进了拘留所那凌东方还不得把他直接生吞活剥了?所以他只有忍着,同时心思转动,难道唐门唐修之人真的都练过铁砂掌?

    否则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一拳把他撂倒,几拳就打蒙!

    这小子不去地下烟市打烟拳赚大钱真是可惜了,上什么大学?玩什么唐修啊?什么也不如打烟拳来的威猛刺激,也不白活这一生。

    保安室里唐阳羽非但没有被罚反而受到了相当高规格的对待,上好的铁观音喝着,二郎腿翘着,甚至还有专门的保安给他按摩肩膀。

    “岳棋,29岁,国宫博物院最年轻有为的副院长,我爷爷最心疼最喜欢的得意门生,你说你把他打成这个样子会有什么后果?”

    “喔,对了,岳棋的母亲在最高检工作,父亲在最高法工作,你死定了,呵呵。”

    凌雨晴站在唐阳羽对面,笑呵呵的给他讲明利害。

    “凌雨晴,我告诉你另外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有些人不管身份地位多高,不管家里做什么的,不管多有才华多有前途,但是天生长着一张欠揍的脸,你见了不痛打他一顿回去半个月都睡不着觉,老会惦记着这件事!”

    “所以岳棋就是最欠揍的那个人,我就是无论如何都要胖揍他一顿的另一个人,懂了?”

    唐阳羽的回答很牛比,关键是他自己的揍人理论更牛比,简直无人能懂。说白了他这观点就是不讲道理,就是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的架势和尽头,反正只要他看谁不顺眼那就一定要先出手打一顿再说。

    “行,算你牛,别到时候穿制服的找上你你哭爹喊娘求我帮忙。然后还有件事我要通知你,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经纪人,你以后的任何学习之外,与生意与赚钱有关的事情都由我来安排,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让你接什么活就接什么活,明白?”

    唐阳羽听了一愣,抬手摸摸脖子,“是全职还是兼职的?白天贴身跟随晚上贴身陪睡么?”

    凌雨晴刚要出手打,这家伙却已经一溜烟就不见踪影,跑的比兔子还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