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神级修复高手 第138章 成化斗彩鸡缸杯

时间:2018-04-03作者:小神

    只是杯子从左到右裂了一个半圆形的裂痕,就像是一个绝世美女脸上被割了一刀一样。

    果然,果然是这样。

    即便这是几百年前甚至上千年前的水晶杯,但是也不值钱了。

    水晶器皿其实出土的并不算少,这样的不好确定年代的残品是没办法得到收藏家或者博物院垂青的。

    但是要说连两万块都不值也不至于。

    所以黄碧并没有欺骗唐阳羽,他这两万块花的很值。而且黄碧最后还嘱咐,“小哥,两万,我只要你两万,多一分都不要,小宝做手术要一万多,剩下的钱够他和我妈生活几个月的,其实他们俩一个月有几百块就够活的。最多三个月我就出去了,等我出去了就什么都好办了!”

    唐阳羽不知道黄碧哪里来的自信,也不知道他能有什么方法可以让自己三个月就能出来。那不是他现在要担心的,眼下他需要给小宝找个医院做手术。

    联系了两家一问才知道,小宝因为年纪太小,所以虽然疝气挺严重,但是除非出现堪顿才能进行紧急手术,否则就只能先住院观察检查,等到确定小宝的身体条件允许手术才能确定手术日程。

    唐阳羽想了想还是叫来了凌雨晴。

    凌雨晴对于这家伙神奇的自己出来很诧异,对于磨刀霍霍非要给唐阳羽一点颜色看看的岳棋突然撤诉也很诧异。

    到底发生了什么?

    结果正担心出来号子就失踪的那家伙,那家伙就打电话让她来剪子胡同找他。

    “这里是什么地方?发生了什么事?”凌雨晴被四周腐臭的气味熏的喘不过气来。

    “凌雨晴,你说别人帮了我我也要帮别人,对吧?”唐阳羽则已经像一只蟑螂一样适应了眼前城中村的恶劣环境。

    “这个肯定,不过也要看什么事情,只要不违法就行。”凌雨晴的回答还是很谨慎的。

    唐阳羽点了点头,走进屋子里把老太太和小宝带了出来,“这是黄碧的母亲,这是黄碧的儿子小宝,你都看见了,老太太眼睛不好,2米之外的东西就看不清,小宝疝气很严重需要马上住院检查做手术。”

    凌雨晴也被眼前的景象深深震撼了,她更无法想象在帝都居然还存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祖孙俩。

    “让我打个电话,安排老奶奶和小宝一起住院,可以吧?”凌雨晴答应的很快,因为这是她的本能,她看不下去这种事情。

    “等等,你跟我出来下。”唐阳羽却拉着她走出狭窄的院子。

    “怎么了?不说你朋友帮了你你也要帮他么?何况这对祖孙真的很可怜,钱的事你不用担心,从我的零花钱里出就行,小孩子做疝气手术老奶奶做青光眼手术都用不了多少钱。”凌雨晴很有耐心的跟他解释,毕竟眼前这家伙自己也缺钱缺的厉害,自己还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呢,哪有多余的精力和金钱去照顾别人的母亲和孩子。

    “不是,钱我出,2万块,黄碧卖了我一个水晶杯,物超所值,我非但不亏反而赚到了。而且刚才我也跟老太太确定了这杯子她嫁到黄家的时候就有,的确不是来路不明的赃物……”唐阳羽也很耐心的跟她解释。

    “等等,你这个叫黄碧的朋友到底是干什么的?虽然我知道在号子里认识的肯定没什么好人……”凌雨晴不得不小心防备起来。

    “其实也没什么,盗掘秦始皇陵也没多大罪过对吧?何况他还没挖进主墓室呢,咳咳。”唐阳羽忍不住抬手摸脖子,他自己说的话自己都不信,相当的没底气。

    “呵呵,猪头,现在这种时候你能正经点么?”凌雨晴一点都不吃惊,因为她一点都不信,打死都不信,打不死更不信。

    “我说真的,京城警方是追着他一路到的陕南骊山,然后蹲守了半个月才把他抓住,因为他是惯犯,所以带回原籍审理……”

    “算了,不说这些了,你帮忙联系医院吧,记住了,钱不要你花,但是要是有像对我妈那样的慈善组织照顾什么的可以介绍。”唐阳羽又把话题转移过来,到现在他对黄碧还是很不了解,老太太也有些糊涂了,老年滞呆挺严重,很多事都不记得了。

    所以得他有空去看守所看他的时候再详细问清楚来龙去脉。

    小宝因为疼痛又开始哭叫,只是听着连哭叫的声音都比正常的小孩子小,唐阳羽眼里有点湿润,老太太突然将小宝放进唐阳羽怀里。

    嘴里自言自语,“酒杯,酒杯,家里还有一个值钱的酒杯,黄碧他爸临死之前告诉我的,可以救命的,我给你找,给你找……”

    唐阳羽哪里抱过小孩子,尤其是哭闹的小孩子,他不是不想抱而是怕把孩子伤到,于是下意识的向旁边的凌雨晴求助。

    凌雨晴更是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不是向前接孩子,而是向后倒退,脸色潮红的摆手,“不行……真的不行……我处理不了这种情况……我看你抱着挺好的……”

    “喂,你在看哪里?还看,再看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当灯泡踩!”

    “呼……猪头,你有点脑子好不好……没生孩子的女生怎么可能有奶水……何况小宝14个月了,可以不吃……不吃母乳了……”

    唐阳羽这才将自己的目光从人家傲人的大围上移开,后知后觉的点点头,“也是,没生娃的女人没有奶水,我想多了,嘿嘿。”

    “奶瓶,老太太,小宝的奶瓶在哪里……”

    可是老太太拿出来的却不是奶瓶而是两只杯子,两只都有较大残损的瓷杯子,是古时的饮酒用具,比现在的小酒杯要大一点,不过也大不到哪去。

    唐阳羽和凌雨晴见了忍不住凑上前仔细,然后禁不住倒吸了口冷气,不可置信的相互看了一眼,几乎异口同声道,“成化斗彩鸡缸杯?”

    孩子很快回到老太太手里,唐阳羽和凌雨晴一人手里一只杯子,小心翼翼的拿到阳光下再次仔细辨认。

    表情变得愈加恐怖,甚至呼吸都有点急促了。

    凌雨晴咬咬嘴唇,“就是成化斗彩鸡缸杯,虽然不如刘先生收藏的那只天价的鸡缸杯,可是也算是成化斗彩中的单彩中品。只可惜两只破损都比较严重,要是某只猪头承认自己唐门传人的身份,把这两只成化斗彩鸡缸杯变成唐修,那别说给小宝和老奶奶治病的钱,就是买下一家小型医院都够了。”
小说推荐